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破壞韓國民主基石的朴槿惠與崔順實

2016/11/2 — 12:1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一路走來,由數以十以至萬百萬計的韓國國民,他們無私地付出的血與汗,甚示不計較犧牲生命,終在 1987 年標誌性地推翻了 30 多年軍人獨裁專政,辛苦地建立並換上了他們渴求的民主制度以後,韓國亦最終成功趕上了 20 世紀末開往民主社會的最後一班列車。從那天起,每一位國民也能抹掉眼淚,自豪地向國際社會展露出一臉會心微笑的歡愉,因為他們已是一個既經濟發達又擁有一人一票投票選舉他們國家元首的成熟國家,擺脫了令人感到羞愧的過去與宿命歷史觀。

韓國珍而重之的民主機制建立於 1987 年。但是,當國會與總統同樣也是由國民公平及平等地投票產生的同時,韓國的政治制度發展卻也是凝結在那一刻,到2016 年的今天為止,韓國民主與自由的程度不但未有繼續推進,反而隨著韓國保守派回朝而每況愈下,不斷倒退。而且,當韓國社會自 90 年代末自已故前總統金大中帶領進入互聯網世代後,因網絡膨漲而趨生出如雨後春筍般的網絡公民社會,視言論自由、監察政府與施政高透明度為當下最重要的主流核心價值。然而,1987 年以後未有與時並進的韓國政制,越來越見與社會文化發展脫節,並透過這一次朴槿惠與她的「深閨密友」崔順實的不正當關係,正式完全摧毀並斷送了韓國人辛苦建立的民主基石。

愚昧無能的總統

廣告

朴槿惠與崔順實二人匪夷所思的友誼,從上周被韓國 JTBC 電視台一部拾回來的屏版電腦內藏有的內容開始發酵,到了今周更越演越烈。透過韓國媒體窮追不捨的不斷追查,展露了崔順實藉與朴槿惠的這段關係,在她未有任何公職的背下,竟然無視國家檔案法的保護,肆無忌憚地任意批改韓國總統的官方文件,並左右政府極重要的政策立場 (包括南北韓對話與設立「薩特」防衛系統) ,單是這樣已叫人難以接受。後來,她更被指控使朴槿惠「密友」的關係之便,向韓國多大財閥施壓,要求它們向自己名下的兩間財團注資,用以資助女兒在海外接受馬術訓練的費用。

而且,她亦涉嫌曾向韓國梨花女子大學校方威逼利誘,要求校方以「破格」的身份讓自己的女兒可入讀該學校。種種不當事端,都是指向同一方向,就是崔順實不但未有尊重韓國既有的民主體制,並視之為無物,更不斷透過濫用其身份向官僚施壓,擺出真正獨攬大權與權傾朝野的手段,讓自己可貪得無厭地吸取國家資源。

廣告

然而,崔順實的權力不是自然而生,而是透過朴槿惠的拱手相讓才會發生如此荒唐的事,這也是最叫韓國人今天憤怒的原因。身為一國之元首,朴槿惠這一次的「崔順實門」雖然未有明顯的貪污指控,也不如多位前任總統般犯下了與子女或兄弟的貪污舞弊問題,但卻透過她竟然一次又一次相信崔信實的父親崔太敏他的神怪言論,縱容二人在青瓦台內左右大局一段長時間,足出曝露了她根本欠缺統領國家的基本元首能力,而且她的愚昧無能,對韓國人而言,更加是令人感到蒙羞,因為她徹底地斷送了韓國應有的國家形象,這是比貪污的總統帶來的破壞更大。

觸動了最脆弱的神經

2013 年年底,韓國不少大學生都發動了「你們生活好嗎?」的社會運動,本來只是透過關心身邊朋友生活的不濟,但意想不到的是結果竟然引起了一場一發不可收拾的政治風波。自始以後,韓國社會在過去數年間便接連爆發了多場大型的示威活動。雖然議題有異,有的是關於工人反對韓國鐵道公社的民營化抗爭,有的是關於韓國青年人的就業保障不足,有的則是關於韓國修改歷史教科書內容,但是每一次抗爭的目標都是一致,就是矛頭直指向朴槿惠政府,而當中民怨的水平也是一次比一次高。

除了民怨,挑起韓國人的情感,還有他們的集體民族創傷,最近的例子想必是 2014 年發生的「世越號沉沒」事故。從意外發生到 2016 年的今天,韓國人迄今為止也未全然克服這一次事故帶來的傷口,國民每每提起或想到那些無辜犧牲的學生與老師的時候,都會隱隱地感到那份由衷的傷痛。而正因為這個創傷,今天竟然有陰謀論傳出世越號事故,背後或許與崔順實所操控的巫教團體,它們的祭祀儀式有關,還有有傳朴槿惠在意外發生 7 小時以後才公開露面,其實當時是與崔順實的前夫鄭潤會密會中。這些謠言雖然未被證實,但卻在韓國廣泛流傳,反映有消息一定影響力,而在舉國上下對世越號沉沒還未有治癒之下,崔順實與朴槿惠卻與這次事故連上關係,必然會觸動了國民脆弱的神經,增強了民眾對二人的反感。

另外,隨著 2012 年韓國總統大選後引起廣泛社會熱議的關鍵詞 — 「經濟民主化」,是近年韓國民眾極力推動發展的價值。可是,在他們還沒有見到經濟生活出現改善之際,社會上卻繼續爆發多單牽涉到韓國大財閥濫權的爭議事件。最明顯的一次當然是 2014 年底發生的大韓航空前副社長趙顯娥的「堅果返航」事件。自此以後,韓國舉國上下的民眾對那些財閥富二代有恃無恐的財大氣粗氣焰,更顯得不能再容忍。可是,這一次崔順實卻又再一次觸及韓國人近年最敏感的神經,讓自己的女兒可擁有「特權」身份入讀韓國名牌大學,並可以參加奧運代表隊。這些扣連,只會令已憤怒的韓國民眾,對這一次的風波更顯得群情激憤。

還有,最近在上年反朴槿惠示威活動上,被警方開出的水砲猛力射擊下導致頭部重創,及後更傷重不治的白南基事件,民眾對朴槿惠治下的警察與司機機關,是否能公正無私地執法,抑或是被操控為打壓異見者的工具,他們的信心已變得蕩然無存。然而,連帶上年朴槿惠政府竟然逮捕一直留在曹溪寺的工會領袖、建立一張封殺韓國演藝界明星或導演的「黑名單」、不斷以「誹謗罪」的名義檢控勇於批評朴槿惠的記者,還有向韓國 KBS 電視台新聞部施壓要求不要過度批評政府在處理「世越號事故」上的失職等等問題,都是在展現出韓國整體社會已對於朴槿惠為整頓異見聲音,不惜動用警權與司法權作手段,無孔不入地破壞社會的言論自由與既有秩序。

這一次朴槿惠縱容崔順實的不當行為,還有檢察院特意容讓崔順實在回國後擁有一整天假期,不在機場立即拘捕她,已叫不少國民懷疑檢察院的中立性。若在調查崔順實的過程中,檢察院再出現更大的失誤或偏頗,難以想像已在臨界點按捺不住的群眾,除了駕駛著一部推土機破壞檢察院的辦公室,還會幹出更瘋狂的行為。

更換人事為時已晚

崔順實門爆發以後,力圖挽回民心的朴槿惠,希望透過撤讓內閣大部份成員,還有不少青瓦台秘書室長的主要職級人員,令民心不會無止境地下挫。然而,現在這次人事更替只屬亡羊補牢的性質,朴槿惠無能的形象已深深印在每一位國民心中,再多動作也只是為時已晚。

對下一步的韓國來說,最好處理辦法其實就是建立一個更公平公開的調查小組,徹頭徹尾查證朴槿惠與崔順實所犯下的國家層面的罪行。雖然韓國總統在任期間免於任何刑事起訴,但讓事件更多的真相揭露在公眾而前,還有要駕空現在總統的權力,讓總理暫代一些國家重要決定,才是使韓國民眾對青瓦台重拾管治信心的辦法。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