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票債自償

2016/11/14 — 11:01

上星期全球的新聞頭條莫不是繼今年英國「意外」脫歐後,世界又出現了另一黑天鵝,而且是一隻狂妄自大、口不擇言、偏激粗鄙的黑天鵝。滿地眼鏡碎堆中,始終還是有人看得清楚,當然可不是事後馬後炮那類貨色。吾友是享負盛名(自非「燈神」)的財經界人士,近年對於股市和樓市走勢每有獨到和準確預測,且曾惹來資深地產投資者叫陣挑機,雖未成事,不然又增戰績,亦足證其「一鳴」驚人的能耐。

美國總統大選戰情如火如荼期間,傳媒民意調查大多顯示希拉莉的支持度領先,他卻獨排眾議,多番強調民調萬不可信,而特朗普的勝算,實遠較希拉莉為高!塵埃落定後,大家仍未定過神來,吾友已忙着解畫妙算,而這次大選的民調偏差,實在是一堂很好的心理學課。他試舉例如有一調查問題︰你是否一個「衰格」的人?若其時調查員是當面向受訪者提問,相信絕大大大部份人的答案,都會對調查員斷然說「不」;但假設換了一個私下獨處作答的場境,估計會有不少人撫心自問,並兩三確定是不記名後,悄悄剔「是」亦不為過。

同理,因應主流媒體的普遍……或普世價值觀,選擇希拉莉的人該是「理性、有經驗」,而選擇特朗普自不然就是認同其「衰格、偏激、臭口」。因此在調查員的面前,公然撐特朗普,幾近承認自身也一個衰格的人,試問閣下又有否具備特朗普的那份所謂率真,該說是厚顏。即使打從心底選擇他的人,大概都會模棱兩可地表示未作決定,繼續搖擺。

廣告

事實上,當美國人仍得表態自己尚站在道德高地,口裏自會虛偽地爭說討厭這位總統參選人,但一個人躲在投票站的時候,誠實的身體最終或會圈上他的名字。吾友總結就是:世界上喜歡「衰格」的人,數量遠比我們想像中要多很多。而我的註腳是:自甘「衰格」的人,數量同樣遠超所想。或者「理性」一點的說法是,世上「非理性」的選民何其多。

又記起以前翻過一本書,書名依稀是《理性選民……》甚麼的,書中對於選民能否理智地投票有很大保留。可不要以為這書是那位國內學者大肆鞭撻民主制度的鉅著,然是一美國經濟學教授根據該國大量競選數據的研究所得。至於選民的非理性,卻有其理性基礎。話說一般選民在日常生活中,由最簡單的購物到最基本的求職,基於直接影響個人利益,自要經過慎重考慮方作決定。

廣告

另一方面,部份選民對於選舉的作用且存疑,尤其因為之前所投的候選人縱然當選,甚或連任也未能帶來「改變」局面,因而以票作為洩憤或教訓手段。再者亦有認為自己一票對整體投票結果的作用其微(投票和沒投票的思維,其實如出一轍),所以不妨任性一點,況且尚有很多其他人可作抵銷,情形就如不少公投「脫歐」的有識之士,由始至終都不曾想過「妄」想竟成真。

雖則對一個人而言的低成本「任性」,但若集結整個社會的非理性力量,積少成多,集腋成「球」,在關鍵時刻,特別是勢均力敵的狀態,自成威力驚人的「元氣彈」,最終摧漽的卻是大部份人的利益,票債非但自償,更且成功「攬炒」,損己害人。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