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福島未來,誰來作主?

2015/4/21 — 16:00

不論是否自願做「死士」,核電廠員工都要冒生命危險,不停為過熱的反應堆灑水。

不論是否自願做「死士」,核電廠員工都要冒生命危險,不停為過熱的反應堆灑水。

【文:Doris Tsang;圖:香港電台】

2011 年,福島發生核事故之後數個月,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在西班牙領國際獎項時說:「我反對核能發電,並且認為福島核災是日本人自己所犯的大錯,污染自己的國土和生活。」

2015 年,事隔四年之後,一切是否已事過境遷?福島居民有沒有為犯錯汲取教訓?攝製隊經過之處,工人正忙於清理輻射泥土,輻射廢棄物堆積如垃圾山。與輻射一起生活的居民、核電廠員工、一群福島媽媽、傳媒工作者等等,不會因日本政府說低劑量輻射無害而「轉軚」信住先,他們堅持抗爭到底,直至找到真相為止。

廣告

工人將輻射雲覆蓋的東西,以至地上的泥土,都要放入黑袋中等候發落。

工人將輻射雲覆蓋的東西,以至地上的泥土,都要放入黑袋中等候發落。

廣告

回看 2011 年 3 月 11 日,日本九級大地震引發海嘯,福島第一核電廠爆炸導致核輻射洩漏,日本政府劃定核電廠二十公里半徑為禁區,這個未來五十年都生人勿近的禁區,輻射劑量驚人,比安全標準超標一千三百倍!荒廢鬼城,居民返家遙遙無期。看不到聞不到感覺不到不等如不存在,志願者用蓋格讀數器測量禁區以外的輻射,比日本政府所訂每小時 0.23 微希或每年 1 毫希的安全標準,超出數十倍 !

日本政府安裝的蓋格讀數器,刻意做了「手腳」,比民間讀數器的數字為低。

日本政府安裝的蓋格讀數器,刻意做了「手腳」,比民間讀數器的數字為低。

最近,日本東京電力公司派機械人深入這核電廠最高危區拍照,熔毁的核反應堆輻射依然高企。有員工認為,要花三十至四十年才能清除輻射。而核電廠所長小野明更坦言:「現時沒有技術令這幾個反應堆停止運作,相信要完全清理核污染要二百年!」

海嘯殘骸已由日本漂流到三藩市,嚴重影響海洋生態。

海嘯殘骸已由日本漂流到三藩市,嚴重影響海洋生態。

福島核電廠每天將三百噸高濃度輻射的污水,排放到太平洋,輻射粒子隨水漂流到全球,引發海洋生態大災難。歐洲國家驗出含輻射物質銫 - 137 和銫 - 134 的魚類,若果銫進入人體之後,首先攻擊胰臟和心臟,然後蔓延到其他部位病變。

野口太太的兒子在核事故之後,開始甩頭髮及被驗出甲狀腺有囊腫。

野口太太的兒子在核事故之後,開始甩頭髮及被驗出甲狀腺有囊腫。

徨恐不安、痛苦絕望,每天侵蝕居民的心靈,思慮不能延長壽命,福島縣立醫科大學的山下俊一博士,於是為居民打氣:「只要大家笑多些,輻射就不會影響你…」對應日本政府推出「國民教育」:低輻射不會影響健康,憂慮輻射才是健康剋星,也有為 0 至 18 歲的居民進行甲狀腺超聲波檢查的大型醫學研究。不過居民信唔過政府的把戲,決定自救,面對輻射視死如歸。

距離核電廠二十五英哩的學校,輻射已被清理,但家長們仍不放心,繼續帶備儀器測量輻射。

距離核電廠二十五英哩的學校,輻射已被清理,但家長們仍不放心,繼續帶備儀器測量輻射。

核電廠內有「死士」留守;一個死守家園的爸爸;一個基因受損的牛農與染有輻射的「斑點牛」共生死;一班擔心子女健康的媽媽,自發到學校量度輻射、參加福島縣民健康檢查,小朋友相繼被驗出有甲狀腺囊腫,恐怕還有更多受害者……接觸過輻射之後,未來數十年都有機會患上癌症及其他病變。

吉澤正己對三百隻受輻射污染牛不離不棄,縱然牠們「不能賣」、「不能吃」,他堅持當養牛的神風勇士。

吉澤正己對三百隻受輻射污染牛不離不棄,縱然牠們「不能賣」、「不能吃」,他堅持當養牛的神風勇士。

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福島的新一代前景嚴峻。不輕言放棄、守望相助的日本人精神,是否能為福島帶來重生的希望?他們的未來,又由誰來作主?

西尾正道醫生分析,二十年之後核輻射的後遺症將會出現,包括提高了的患癌機會。

西尾正道醫生分析,二十年之後核輻射的後遺症將會出現,包括提高了的患癌機會。

港台電視 31 外購電視節目《國際新視野》,帶大家遊走不同國度,細看各種不平凡的人生,經歷他們對抗命運的故事,節目於星期三晚上 8:30 播出,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 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