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爾賓與英國年輕一代

2017/6/26 — 13:28

資料圖片 l Andy Miah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Andy Miah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文:邵江(1980年代學生運動、1989年民主運動參與者,前良心犯,流亡歐洲,現居倫敦)】

這次英國大選,工黨領導人傑雷米·科爾賓(Jeremy Corbyn)贏得近70%年輕人的支持。科爾賓喚起了一代年輕人參與政治的熱情,他們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改變自己的命運。

科爾賓長期從事社會運動,追求社會正義和平等,堅守原則,保持政治誠信。

廣告

在這次大選中,科爾賓不斷被主流媒體和保守勢力攻擊,然而他在競選中堅守理念,有效競選,使工黨這次得票率比上一次大選增加了9.5%,獲得自2001年大選以來工黨最高的得票率41%,只比保守黨少一個百分點,這也是工黨自1945年克萊門特·艾德禮贏得大選以來增長最快的一次。而這次大選標誌著工黨徹底告別布萊爾的影響。從2015年,新加入工黨人數劇增,從20萬,迅速增加到這次大選前的65萬。這次選舉後,工黨成員增加到80萬,成為歐洲最大的既有社會主義理念又有民主原則的勞工政黨。

這次選舉不僅使保守黨贏得議會壓倒多數的美夢破產,而且使保守黨在議會中的席位未過半數,不能單獨組成政府,聯合政府將處於難產和動蕩之中。在大選三天后,工黨的支持率繼續上升,已經超過保守黨。

廣告

這一代英國年輕人大部分感同身受日益加深的社會鴻溝和更加匱乏的社會正義。 2010年大選,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形成議會多數,組織聯合政府,僅一年就違反自由民主黨不漲學費的競選承諾,大幅度提高大學學費,同時開始實施緊縮公共開支。隨之,數萬學生和反對緊縮的抗議者上街示威,十幾位示威者被打傷,約百名示威者被捕。

2015年大選,保守黨吞噬自由民主黨大量支持,在議會中獲得超過半數席位,組成政府,開始實施更為嚴厲的緊縮政策。從2015年年以來,政府對公共部門實施緊縮,導致全民醫療質量繼續大幅下降,有人死在等候就診中,使用食物救濟機制(food bank)的人數愈百萬,無家可歸人數以數倍幅度上升,有四百萬兒童生活在相對貧困中。

從撒切爾、新工黨布萊爾到現在的保守黨政府,對內共同的軌跡是新自由主義的劫窮濟富。尤其金融危機之後加速這種傾向。他們對外的政策也基本相同,加入美國的全球霸權,維護沒落英帝國的特權,將英國拖入美國每一次對外戰爭,並向新崛起集經濟霸權和政治極權的中國獨裁者叩頭。

科爾賓的工黨為年輕人帶來變革的希望。現在的工黨強調社會平等,主張增加全民醫療體系投入,增加醫生和護士數量,防止自撒切爾時代以來,尤其是2010年以來保守黨的緊縮政策和私有化導致全民醫療質量每況愈下。

在教育方面,科爾賓承諾反對保守黨的基礎教育政策導致社會階層鴻溝加深,為所有的學生提供足夠的師資和有質量的教學,同時再次提供大學本科免費教育,並提供學生上學期間的生活資助。科爾賓主張教育由本地社區控制,而不是由財團控制。

工黨主張對所有老人提供養老保障,反對保守黨針對中下收入階層的老人以他們的房產作為抵押,換取對他們的照料。科爾賓也將廢除限制勞工權利和有利雇主剝削工人的零時合同,提高最低工資,增加公共住宅, 消除貧窮,減少無家可歸者。科爾賓也承諾提高被保守黨縮減的公共安全開支。

科爾賓的工黨的上述開支預算主要通過增加大公司稅收解決。英國目前大公司的稅收不僅比北歐國家低很多,而且在工業七國集團中最低。保守黨拒絕提高大企業稅收,其理由是增加對大公司徵稅導致這些公司離開英國,英國將喪失更多的工作機會和稅收來源。但是大公司是否離開一個國家不僅取決稅收的高低,而且更重要在於優異的公共設施和服務、安全保障、法治,以及教育和職業水平等。德國和日本都比英國對大公司的徵稅高不少,但並沒有大公司離開。而保守黨大量縮減經費,造成公共設施、服務、安全下降。而減少教育投資導致至少一代人教育和職業水平下降,直接導致近年來工人生產效率停滯,現在英國工人效率不足法國、德國和美國同業者的五分之四。

如果說科爾賓的工黨上述主張是劫富濟貧,而不是保守黨和新工黨的劫窮濟富,那麼對鐵路、能源、郵政等與民生相關的部門重新收歸國有更是製度上的變革。這些基礎設施的建成來源於全民稅收,屬於國有部門。但在撒切爾時代將這些部門私有化,這些部門獲利主要進入私人腰包;出現虧損,要求政府提供優惠,同時將損失轉嫁給消費者,而這些部門總體服務質量下降。這些部門重新收歸國有有助於消除特權經濟、保障民生。

科爾賓還主張建立地區投資銀行,增加地區基礎設施投資,使用環保能源,消除地區差異,這些政策不同於1970年代工黨消極保護傳統工業的政策。這次大選在工黨和保守黨白熱化競爭的選區,許多綠黨支持者將票投給了工黨。

在外交上,科爾賓與撒切爾、布萊爾截然不同,他主張拋棄英國恃強欺弱,不折手段獲利的外交政策。他也倡導全面檢視反恐越反越恐的政策,制定以人權作為核心的外交政策,實施國際法約束霸權。

相較而言,保守黨的競選綱領沒有任何新意,繼續維持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英國公投脫離歐盟後,保守黨成為英國獨立黨硬脫歐的代言人。今年四月地方選舉中,保守黨將英國獨立黨大量支持者拉入保守黨陣營,大勝工黨。以這次地區選舉為計算模型,保守黨將在大選中獲得超過工黨200票,在議會中獲得遠超過半數的絕對多數。於是首相特里薩•梅打破不在2020年前舉行大選的誓言,決定八週後舉行大選。

但是托利黨無視幾十年新自由主義導致的社會積怨和對保守黨的反抗,蔑視年輕人要求變革的願望。而科爾賓的工黨提出的政綱恰逢其時,以具體可行的政策逐漸使越來越多人接受,無力感的年輕人看到了變革的希望。

科爾賓常年從事的社會運動,工黨基層黨員信任他的政治理念、判斷和誠信。年輕一代活動人士為他的政治綱領所吸引。人民動力(People’s Momentum) 成為上萬名八十後、九十後活動人士組織活動的主要平台。他們在數百個社區建立基層組織,與同齡人和父輩一起學習歷史和辨析現狀,自我教育,頻繁組織政治活動,獲得反抗代議民主中特權政治的方法和能量。

人民動力和工黨基層黨員幫助科爾賓在2015年與布萊爾派競爭工黨黨魁,科爾賓以壓倒多數的選票獲勝。 2016年,工黨在議會中的布萊爾派不停使科爾賓影子內閣陷入危機。科爾賓再次迎戰布萊爾派的挑戰,雖然布萊爾派取消了五萬名2016年初加入工黨成員的選舉資格,但是科爾賓仍再次高票當選黨魁。連續兩次工黨成員平等的直接選舉,不僅促成工黨近一步民主化,而且為英國政治變革打下基層。
 
這次大選人民動力與有一百多年勞工運動經驗的工黨合作,利用基層網絡、拓展培訓和小額眾籌方法聚集支持者,動員數百萬年輕人說服他們的父輩,不要相信保守黨無稽之談-指控科爾賓同情恐怖份子和沒有治國能力。年輕人告誡他們的父輩,如果將票投給保守黨,這一代年輕人的未來將徹底被保守黨毀掉。

科爾賓與民眾互動引用雪萊的詩“你們是多數,他們是少數!”年輕人將選舉作為改變自己命運參與變革的重要機會。保守黨最後競選時對科爾賓老調重彈,年輕人立即集體反擊:“我們確實想讓科爾賓成為我們的首相。如果投票日我們都投工黨,我們的希望就會實現。”

1989年10月,萊比錫人民抗議東德共產黨專制政府,齊聲高呼“我們是人民”。香港年輕人以“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的精神繼續雨傘運動。英國不少主流媒體和保守黨蔑稱年輕一代為雪花一代,年輕一代通過6月8日的大選,百萬雪花成為雪崩英國社會特權的一代,改變已經開始。


(作者自我簡介:1980年中後期學生運動和1989年民主運動參與者,前良心犯。流亡歐洲,現居倫敦,研究者和活動人士。研究興趣在政治和媒體、政治社會學、 社會運動和民間社會、民主化。出版書籍包括Citizen Publications in China before the Internet (《中國在互聯網之前的公民出版》) (Palgrave,20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