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站在前線保護抗爭學生的韓國母親

2019/7/7 — 22:0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承繼 80 年光州「5.18」的抗爭精神,80 年代的韓國大學生,成為主導反全斗煥獨裁體制的主要抗爭力量,不論是集會、鬥爭與衝擊行動等不同場合,他們都是永遠站在最前線,痛擊著這個不尊重民意的黑暗政權。

只是,每一次走上街頭,與警察正面交鋒抗爭時,面對著催淚彈與警棍的進迫,學生們以單純的血肉之軀,都難以應付得下。結果,一個接一個的大學生,便成為了獨裁政權的囊中之物,全都以政治犯的罪名,無聲無息且無理地被送進監獄,受盡折磨。

就在那刻,為他們站出來,亦是為了保護青年人的,就是深愛著他們的 — 母親。

廣告

1987 年 1 月 14 日,首爾大學學生朴鍾哲被警察以嚴刑拷問致死。兩天後,亦即 1 月 16 日,最先且最按捺不住為朴鍾哲挺身而出,勇敢地向警察違法行為進行抗爭,就是一群韓國母親。怒氣沖沖的她們,先是衝到位於南營洞的對共本部示威。三天後,她們便再到朴鍾哲就讀的首爾大學門外,高舉著「拯救朴鍾哲,殺人政權軍部獨裁下台﹗」的示威牌舉行集會。沒多久後,她們的聲音便傳遍整個韓國,引來更大的社會迴響。

這群勇敢的韓國媽媽,其實不是因為朴鍾哲一事才偶然聚合,她們原來早於 1985 年年底時,便已經成立了一個專以保護下一代的公民組織 — 名叫「民主化實踐家族運動協議會」(민주화실천가족운동협의회),簡稱「民家協」(민가협)。民家協原來建立的目的,是為了聯合一群家中兒女因政治抗爭而被政權拘捕入獄的母親。

廣告

她們的首要工作,當然是要向政權抗爭,釋放她們被捕的兒女,但其實背後更重要的任務,更是要推動韓國政治民主化,因為如果民主化不能實現,她們或是別人的孩子,仍會活在這個獨裁的時代,長大後也會繼續被拘留,受到拷問和鎮壓。所以,「民家協」在成立以後,不但從沒缺席任何一場抗爭運動,而且永遠站在最前線,保護抗爭的青年人。而它們選於 1985 年 12 月 12 日成立,也是要以全斗煥的政權對著幹(全斗煥當年發動軍事政變奪權,正是 12 月 12 日),堅定不移地要推翻這個「新軍部」政權,不會放棄鬥爭。

後來到了 1987 年的「6 月抗爭」時期,「民家協」發動並參與的抗爭活動,也遍佈全國不同地方。當中,迄至為止仍是最膾炙人口的一幕,想必是 1987 年 6 月 18 日。當時韓國公民團體舉辦了「全國催淚彈驅逐日」,要求警方不要向再民眾發射催淚彈。一眾「民家協」的母親成員,認為她們作為韓國的媽媽,希望能推動社會和平,不分學生或是警察,都是她們的兒女。因而,她們決定以和平的方式,向守在街頭前線的警察,在他們心口上,掛上一朵象徵和平的康乃馨,以緩和緊張對立的氣氛。

6 月 26 日的韓國全國和平大遊行,擁有超過 200 萬人參加,「民家協」亦是這次運動的主導者。到了 7 月 9 日,被警察發射的催淚彈擊傷頭部的學生李韓烈不幸離世,當天全國舉辦了送別李韓烈的「國葬禮」,領頭最先到達市政府廣場的,就是「民家協」的成員。當時,她們每位成員都頭戴麻布,把李韓烈視為自己的孩子一樣,為他送別。而自此以後,每當有民主運動領袖離世後,「民家協」同樣也會頭戴麻布,參加葬禮。

「民家協」的媽媽們,大部份當初都是因為自己的孩子無故被政府拘捕而加入協會,而獲得其他成員在情緒、法律與財政上的幫助。後來,投身參加「民家協」後,她們每一位都會慢慢出現另一種情感,會把第一次見到需要保護的學生,也會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攔住警察逮捕,把學生救出來,就像救了自己的孩子一樣,無分彼此。

例如一位參與「民家協」的母親曾經寫到:「當年我的兒子成為了首爾大學學生會的副會長,因為投身學生抗爭活動,使他都無法上學,學校因而要把他停學,我為了保護他,說自己因病,他要長時期照顧我,才會曠課……後來,我會經常到大學校園找他,為他送飯,而其他抗爭學生建議我到『民家協』,說那裡有支援抗爭學生母親的服務。我到了『民家協』以後,它們除了給我錢,讓我負責為其他大學的抗爭學生提供膳食,而且那裡其他母親也會給我力量,讓我相信自己的兒子正在做正義的事,也深信孩子都不會死在警察手上……」

所以,最終韓國成功把獨裁政權推翻,學生的功勞當然重要,但其實在他們每一人背後,為他們帶來支持,甚至願意走上前線保護他們的母親,他們的付出,更是功不可沒。

參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