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紅牛泰國創辦人孫兒 駕法拉利殺警4年 仍逍遙法外

2017/4/3 — 17:47

背景圖片來源:AP 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AP 片段截圖

泰國警方傳召駕駛法拉利撞死警員案中的肇事司機於上周四(30日)到檢察處聽取控罪,該司機一如既往缺席,但亦不需承擔任何後果。究竟他的身份有什麼特別,連警察也忌他三分?這宗纏繞泰國政壇與執法部門近5年的案件,要從4年多前講起。

2012年9月3日,當時27歲的沃拉育(Vorayuth Yoovidhaya)駕駛一輛灰色法拉利跑車在泰國曼谷知名的素坤逸路(Sukhumvit Road)上飛馳,高速撞向一名騎著電單車的警員威先·格蘭巴碩(Police Sergeant-Major Wichian Klanprasert),連車帶人拖行超過100米。事後,沃拉育逃之夭夭。

警方接報到場,沿著剎車油痕跡跟蹤到距離事發現場不足1公里外,一座泰國億萬富豪的大宅鐵閘前。那輛灰色法拉利就停在閘內,擋風玻璃碎裂、車頭凹陷損毀。

廣告

警方初時認定主犯就是該富豪家族僱用的一名司機。當高級警員到場時,沃拉育才在父親陪同下自首,並到警署支付15,000美元保釋金後離開。他接受酒精測試,驗出血液中酒精含量明顯超標。他的律師為他辯護時堅稱,沃拉育是在意外發生後才飲酒,來「舒緩緊張心情」。

警方根據閉路電視片段、車輛撞擊後的行駛距離,還有威先警員即場斃命的傷勢,認定沃拉育肯定超速駕駛,估計他在時速限制80公里的路上,以時速170公里行駛。沃拉育的律師矢口否認。

廣告

警方花了6個月時間搜證及準備訴狀,控罪包括超速駕駛、魯莽駕駛導致他人死亡和肇事逃逸。在2013年整整一年間,沃拉育連續7次缺席傳喚接受起訴。到2013年9月,超速駕駛罪名的起訴時效屆滿。

當時的曼谷市警察局長卡榮威(Comronwit Thoopkrajang)就公開許諾,「要不把害死威先警員的人繩之以法,要不我辭官下野」。結果,直到他於2014年退休,該案件仍然未解決,前警長也只能嘆「失望」。

富豪家族   逍遙法外

沃拉育家勢雄厚,全因祖父許書標(Chaleo Yoovidhya)是能量飲品紅牛的創辦人。許書標於1980年代與一名奧地利營銷總裁合作,將當時稱作「Kratindaeng」的能量飲品搖身一變,成為現在全球風行的商品。時至今日,許氏家族坐擁200億美元資產,紅牛標誌隨處可見,尤其在炫技表演和體育競技賽事中容易見到其身影。

去年3月,總檢察長宣布再度起訴沃拉育,然而在2016年一整年間,沃拉育律師一而再,再而三成功推遲檢方提出的出庭面訊要求。他的律師更向立法議會提出聲請,指沃拉育被不公平對待。

美聯社調查發現,沃拉育奢靡揮霍的生活似乎未有被這宗撞死人意外影響。他繼續乘坐私人紅牛飛機翱翔天空,一級方程式賽車賽事中亦常見他的身影,坐在貴賓席上為紅牛車隊吶喊助威。另外,記者在2月時,根據社交網絡提供的線索,找到他當時正在老撾古城與家人度假,極盡奢華。

早於2013年就有泰國在野陣營的領袖,公開大力批評曼谷警方沒有向沃拉育作出拘捕令,任由他自由進出泰國,彷如一切都沒有發生。

平民的哀歌   軍政府的尷尬

一場車禍,盡顯富人的橫蠻,還有普通市民的悲哀與無助。

威先警員雖然是幼子,但自小意志堅定,是家裡由農村走進城市工作、大學畢業並且獲政府聘用的第一人。他父母善終的開支由他承擔,也曾幫助一位姐妹度過患癌難關。他自己沒生孩子,但就打算資助侄子讀大學。

威先警員的家屬與沃拉育的律師達成協議,收取了大約100,000元美金後,承諾不會提出私人刑事起訴。

平日,若被傳喚出庭的人缺席聆訊,警察或檢察員會向法庭申請逮捕令,但這單案件明顯是例外。

軍政府自2014年上台以來,揚言要向貪污宣戰,令泰國成為更平等、公道的社會。不過,遲遲未能起訴沃拉育卻成為「權貴可以隻手遮天」的最佳佐證,公義仍然不彰。

英國廣播公司(BBC)引述一名熟悉該案的律師指,「從未見過有犯罪嫌疑人如此逍遙法外的例子,簡直是聞所未聞」。他又表示,若犯罪的是其他人,「沒有像沃拉育一樣的家勢,那麼他第一次缺席傳喚後就肯定會被逮捕」。

肇事逃逸控罪的最高刑罰是監禁半年,起訴時效今年9月屆滿;沃拉育面臨的最後、亦是最嚴重一宗指控「魯莽駕駛」罪則會在2027年屆滿。權貴不受法律制裁的案例,泰國人民或許已經司空見慣。

相關報道:BBC/美聯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