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紐大學者孔傑榮:中國留學生面對適應美國校園的問題

2017/12/19 — 13:18

2016年,有54.45萬中國人出過留學,其中在美國的有32.9萬。龐大的華裔群體,似乎並沒有解決文化適應性問題。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所長孔傑榮近日撰文討論中國留學生適應美國校園生活的情況。他以早年求學的自身經歷為例,指這種適應問題具有普遍性。他又表示,中國留學生大多面對適應校園生活的問題,這些問題亦是其他母語非英語的外國學生所體驗的。他認為通常而言,中國女學生比男學生更不願在課堂上開口。

孔傑榮表示,上星期紐約時報的一篇評論文章,展示了適應校園生活的議題,這對於無論作為昔日的學生,還是今日的教授而言,都是重要的討論。他以自己早年在法國求學的經歷為例,指當時在街上遇到法國老師並向他問好,不料對方卻告訴他,在法國,學生不會在街上搭訕老師,又說因為孔傑榮是外國學生,不熟悉國情,所以原諒他。

孔傑榮談論中國留學生,認為他們大多較為成熟,但通常面對適應性問題,這些問題通常與母語非英文的外國學生相似。他又說,每當自己向中國學生談到中國法治狀況時,他們不會反擊,但表現出灰心的樣子,這令他難過。孔傑榮指,中國學生在課堂上的沉默,是美國教師的一大難題。據他觀察,中國女學生比男學生更不願在課堂上開口。

廣告

紐時文章:孤立感、語言隔閡

紐約時報上週刊出一篇評論文章,來自中國的作者透過自身在美國求學的經歷,分析中國留學生在美國校園遇到的挑戰。作者指自己在哈佛大學讀研究生的最後一年,完全無心欣賞風景,孤立感、語言隔閡,以及與遠在北京的親人的關係,都令她焦慮不安。

廣告

文章分析,漂洋過海求學,固然讓中國學生擺脫中國的教育體系,但這種改變亦伴隨一些危險。耶魯大學2013年發佈調查,45%的中國留學生稱自己有憂鬱症狀,29%表示自己有焦慮症狀。而美國大學生的整體憂鬱症和焦慮症比例約為13%。相比之下,中國留學生的憂鬱症狀幾率高得不同尋常。

學業壓力是最大壓力來源

文章指,中國留學生承認自己承受國外生活常見的挑戰,例如語言障礙及文化差異。但據他們認為,學業壓力是最大壓力來源。國外的博雅教育,事實上超出華人一般想象的嚴苛。文章分析,中國學生在學業中習慣以結果為導向,這種思維模式並不適合強調分析過程和審辯式思維的教育體系。因此,中國學生在國內成功所憑藉的毅力,可能會更加深他們在國外的挫敗感。

學業壓力還來自於難以與學術導師建立有效關係。美國西南部一所大學的研究,詢問19名中國研究生的壓力來源,很多人表示自己很難取得導師的信任。有些人擔心,語言障礙可能會令導師懷疑他們的智力。還有人承認自己失眠,因反復回想在溝通中出現的失誤,比如一次不愉快的談話,或給導師發了一封措辭不當的郵件。

文章認為,雖然很多美國學生亦面對學業壓力,但中國學生從小接受的觀念是將人生前景和自我價值與學業成績畫上等號,因此這種挫折感令他們更加不安。

再者,中國留學生大多是全額支付學費來求學。一年的開銷在5萬至6萬美元之間,大約是中國城鎮平均可支配收入的十倍,工薪家庭往往需要花光全部積蓄或出售房產才夠送孩子出國留學。這種經濟壓力,亦是對中國留學生沉重的負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