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終極勝利」的情懷

2016/6/24 — 11:49

演員 Ian Charleston 在電影《 Chariots of Fire 》中飾演 Eric Liddell。

演員 Ian Charleston 在電影《 Chariots of Fire 》中飾演 Eric Liddell。

今時今日,世道乖變,人心不古,談愛國思想,已被視為迂腐老土,予人咎病,講國際主義,當然更形同出土文物,大逆不道,是典型的「左膠」行徑,只會惹人訕笑,被人批判。

因是之故,冼杞然的新作「終極勝利」(The Last Race)可說是不重取悅討好觀眾之作,備受市場冷落自是可期。惟其如此,導演對理想主義的推崇和執著,更覺難能可貴。

「終極勝利」是電影「烈火戰車」之真人真事主角李愛鋭(Eric Liddel)的故事,述說一個出生於天津的蘇格蘭傳教士,天賦運動細胞,1924年在巴黎奧運會奪得四百米冠軍後,如日方中,卻沒有留在西方發展自己的事業,反而心繋中華,重返天津從事教育工作。是時日本侵華,兵荒馬亂,外僑紛紛撤離中國,自視為中國人、家有妻女而妻子又再懷孕的李愛鋭,為了理想和信念,寧願留在中國,也不陪伴家人返國。其後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偷襲珍珠港,李愛銳與一眾外國人淪為戰俘。憑着他無私博愛的犧牲精神,李愛鋭成為了戰俘的精神領袖,教大家無論在現實上經歷多少苦難,肉體上如何受盡折磨,都能抖擻精神,苦撐下去,等待明天。

廣告

因為樹大招風,好勝的日本長官要求和李愛鋭賽跑,給予豐裕的食物養好身體,但他卻全送給難友充飢,因而落敗。戰爭後期,物資匱乏,不論軍囚,皆缺糧草,當時經已積勞成疾的李愛鋭挺身而出,用最後一戰換取日本長官容許村民偷運物資入營接濟。他的身體比前更衰弱,全憑橫強的意志和艱苦的操練,最後取得終極勝利。可是,懷恨在心的日本長官出爾反爾,違背承諾,讓負責偷運物資的孤兒電死在戰俘營的鐵?欄上。李愛鋭亦於1924年病逝中國,從此與家人陰陽永隔。

在我們成長的年代,這些充滿亂世情懷為理想信念而無私犧牲奉獻的可歌可泣故事比比皆是,最能打動人心,更感召了不少心靈,立志為人民服務。史懐哲、白求恩是知識靑年榜樣,人人希望學習胸襟廣闊,放眼世界,志在四方。因為生於憂患,推己及人,所以才有理想主義的年代,而所謂普世價值,正是社會歷史的產物。

廣告

但在當今互聯網的年代,發達國家和社會的新世代多是自我的一代(Me-Generation),生於安樂,以我為主,自我中心,價值觀和心態全然不同。正所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標榜犠牲精神和理想主義,只會被犬儒譏為偽善。時代使然,世情如斯,教人無奈。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學。「終極勝利」生不逢時,如果在六、七十年代拍成,可能已經成為港版「齊瓦哥醫生」了。

 

 

原刊於「政治經濟學」「大紀元時報」2016.6.24;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