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給你一份韓國光州的人權景點地圖

2019/9/1 — 20:50

5.18 民主化運動記錄館內的歷史圖片(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5.18 民主化運動記錄館內的歷史圖片(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我們一般理解的人權,都是文化精神層面的,但其實人權也可以通過歷史建築、公園等實體來表達,甚至成為人權景區/景點。

下面,與各位分享一份韓國光州的人權景點遊歷地圖:

韓國電影《逆權司機》的大熱,讓光州走進人們的視野。位於韓國西南部的光州,是韓國人口數量排名第六的城市,早在 1929 年日據期間,韓國和日本的學生就曾在光州交鋒,隨後演變成全國反對日本統治的風潮。

與光州這個名字聯繫在一起的,一定是 1980 年 5 月發生的「光州事件」。由於反對全斗煥的軍事獨裁統治,5 月 18 日光州學生與市民發起抗議,與政府軍警發生衝突。軍政府切斷光州市聯通外部的鐵路、公路及通訊線路,並決定以實彈進行武力鎮壓。到 5 月 27 日,軍警入城掃蕩。資料顯示,「光州事件」造成一百多名平民學生死亡,數千人受傷,大批人士遭到逮捕。

廣告

「光州事件」之後,全斗煥政府企圖掩蓋真相,禁止一切與光州事件有關的輿論與出版物,並且不允許人民公開討論「光州事件」和進行悼念。死難者家屬及受傷者組成不同團體,在政府的干預和鎮壓下,堅持不斷舉行追悼會以及示威,要求政府「查明真相」、「處罰負責人」、「賠償受害者」。而大學生、宗教團體和社運人士也在平反事件、查明真相的過程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1987 年,全斗煥下臺,韓國逐漸走向民主化,社會上談論並要求平反「光州事件」的呼籲越來越強烈。以 1988 年的「光州聽證會」為契機,5 月抗爭的真相逐漸得到公開。1994 年,「5.18 紀念基金會」在光州成立,這是一個由光州事件倖存者、倖存者及遇難者的家屬、研究者以及民間團體共同號召成立的組織,其主要任務是調查歷史真相,追究事件責任。1996 年,全斗煥等 17 人因「光州事件」而被起訴,法庭認定他們的「軍隊叛亂和內亂罪」及「內亂目的殺人罪」,全斗煥因「叛亂、內亂首惡罪」被判處死刑,至此,「光州事件」在法律上獲得平反。

廣告

今日,「光州事件」已經過去三十餘載,而「光州事件」被平反也已經有二十年了。在今日的光州,這起影響韓國曆史的重大事件,依然「有跡可尋」:

國立 5.18 民主陵園

大約四年前,我曾隨交流團前往光州訪問。在光州逗留期間遊覽的地方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國立 5.18 民主陵園。

國立 5.18 民主陵園裡的紀念碑

國立 5.18 民主陵園裡的紀念碑

為了「導正歷史」(Historical Rectification),韓國政府於 1993 年宣佈建立國立 5.18 民主陵園,並於 1997 年建成。民主陵園裡安葬著在光州事件及後續逮捕活動中的犧牲者,而光州民主抗爭相關者,只要經過登記,死後也可以安葬在這裡。

踏入國立 5.18 民主陵園後,我感覺來到了國內的抗日烈士陵園。充滿著陽具崇拜色彩的紀念塔,飄揚的國旗,宏大對稱的廣場設計,空曠遼闊的空間感帶來的肅穆,還有紀念碑兩旁的青銅群像雕塑,都有似曾相識之感。在入口處會派發各個語種的介紹冊子,簡體中文版的封面上寫著「愛國主義民主教育聖地」之類的醒目標題。在我們的話語體系中,愛國主義是和民族主義緊密掛鉤的,而在這裡,民主、自由才是愛國主義所維護的核心價值。兩者之間感官上的強烈衝突,竟然在這裡和諧共存,這或許是韓國最令人費解而獨特的地方。

在紀念碑前方,有供奉花圈與燒香的地方。而我們交流團的第一站,便是在紀念塔前肅立默哀、致送花圈,向當年的死難者致哀。

在紀念碑後方,便是諸位光州事件死難者的墓地,每個墓碑上都刻著名字,墓前插著韓國國旗,供人瞻仰紀念。隨著越來越多參與光州事件的人去世,韓國政府考慮將來將公墓改為骨灰存放。

光州事件死難者的墓地

光州事件死難者的墓地

在莊嚴的紀念碑與墓地旁邊,有一座傳統韓國墓葬形狀的建築,裡頭擺放著所有在光州事件中死亡的學生與平民的照片。在建築二樓,有一個放映廳,前來紀念或者參觀的遊客,都可以在那裡觀賞一部約三十分鐘的關於光州事件的紀錄片。這部紀錄片呈現了大量珍貴的影像資料,記述了光州事件爆發的原因,以及最後韓國走向民主化並平反光州事件的歷程。比起光州事件所帶來的震撼,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這部紀錄片自帶的中文字幕。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韓國人真的很瞭解我們。

上百張當年死難者的照片,極具震撼力

上百張當年死難者的照片,極具震撼力

在照片陳列館的對面,有一座展覽館。其中收藏的不僅有光州事件中的圖像與視頻,更有大量歷史遺物,包括染血的韓國國旗,平民夜晚作戰時所用的火炬,以及一排排破損的手錶。這些手錶都是從光州事件的死難者身上保留下來的,而時針所停滯的時間,或許就是他們離開人世的時間。這些停滯的秒針裡,凝固著鮮活的歷史。這些物件讓我看到的不僅是關於歷史事件的翔實史料,更讓我看到了一個個活生生的生命,以及他們是如何消逝。這些遺物當年是如何被保存下來,在籌建展覽館的時候又再如何被一一捐贈出來,又是另一段肝腸寸斷的歷史。

當年死者手上的手錶,秒針定格在歷史的那一刻

當年死者手上的手錶,秒針定格在歷史的那一刻

一群外國人,去韓國人的陵園致意,意義何在?陵園介紹中是這麼寫的:國立 5.18 民主陵園,不僅是國族主義的象徵,也是為了教育並警示後人,不可以再讓不義與獨裁在這片土地立足。即便這種訴求包裹著民族歷史,全世界追求渴望公義、自由與民主的人,也還是能對此產生共鳴。或許這就是我們去這個陵園致意的意義所在吧。

5.18 墓地舊址

在國立 5.18 民主陵園不遠處,便是 5.18 墓地舊址的所在地。此處原為望月洞市立墓地,而在光州事件之後,遇難者的屍體都被他們的家屬安葬於此。大約有 120 具無人認領的屍體,則由政府以垃圾車運來此處集體埋葬。因此,這裡逐漸成為了紀念光州事件的場所,被視為韓國的「民主聖地」。

5.18 墓地中被保留的墓碑、墳冢

5.18 墓地中被保留的墓碑、墳冢

1997 年,國立 5.18 民主陵園竣工之後,此地所有光州事件死難者的屍體被遷出,集體安葬於新建成的民主陵園。亂葬於此處、忍受了 17 年屈辱的英靈們,終於能入土為安。此後,政府仍舊保留了該處的原狀,包括墓碑、墳冢以及各種紀念品。對於想要了解歷史原貌的人來說,此處是不可多得的去處。

5.18 自由公園

5.18 自由公園是以歷史原址為基礎來建立的紀念公園,地處市中心,看起來灰不溜秋的,不怎麼吸引人。這裡由陳列照片與遺物的資料室、軍事法庭以及禁閉室組成,而軍事法庭及禁閉室正是軍政府囚禁、審問並審判光州事件抗爭者的尚武臺法庭。

軍事法庭審判現場的歷史照片

軍事法庭審判現場的歷史照片

在 80 年代,許多市民會來到法庭外頭,高唱愛國歌曲來抗議政府的不公正軍事審判。法庭入口會有持槍憲兵維持秩序。法院會以非公開的審判形式,對抗爭者作出死刑以及無期徒刑的判決。如今光州政府將原法庭及禁閉室平移一百米,原貌重現,在此基礎上建成了現在的自由公園。

5.18 民主化運動記錄館

從 1994 年成立至今,「5.18 紀念基金會」就致力於蒐集與光州事件有關的檔案、證言、影像記錄、文物和研究書籍。而這些追索歷史真相的成果就彙總在 5.18 民主化運動記錄館中。

5.18 民主化運動紀念館大樓

5.18 民主化運動紀念館大樓

這棟大樓的常設展館裡,陳列了大量的照片以及實物。這些材料展示了在光州事件中抗爭市民及學生的群貌,並對光州事件的歷史脈絡進行了梳理。展館有一個單元是專門介紹 5.18 中女性的活躍表現的。除了傳統的視覺展示,展館中還有語音、影音信息閱覽室,以及一個 3D 影像室。這個 3D 影像室講述的是在水庫裡游泳時慘遭戒嚴軍殺害的永哲的故事。

展館中展出的歷史資料

展館中展出的歷史資料

在展館樓上,有為公眾以及兒童開放的閱覽室,可以在這裡閱讀與光州事件有關的書籍及資料。

記錄館中最珍貴的,是佔據整層的 5.18 事件檔案庫。檔案按照膠片類、文化藝術品類、紙質及纖維類來分類,紙質文件另有複印件可參考。檔案室設有特殊閱覽室,提供給研究者或 VIP 訪客在此查閱資料。

5.18 民主化運動記錄館中的館藏檔案,是聯合國世界紀錄遺產 5.18 光州民主化運動記錄物的一部分。5.18 各相關團體於 2009 年組建紀錄文化遺產登載促進會,並在全國範圍內廣泛蒐集與光州事件有關的官方及民間資料。這其中包括了由公共機關起草的 5.18 民主運動資料,如戒嚴佈告令、下達協助戒嚴業務的指令、起草緊急戒嚴和平息暴亂指令的相關公文。

光州事件中的相關手稿被保留了下來

光州事件中的相關手稿被保留了下來

另外還有 5.18 事件日誌,內容包括:損失狀況,查驗對策,恢復標準,屍體埋葬計劃,死者身份調查和埋葬人名單等,同時也有警察對違反戒嚴佈告令的受理和調查情況。

此外,檔案館也收錄了當時韓國及海外記者所拍攝照片的膠捲,以及來自 1,472 名市民的證詞的錄音與記錄、受害者的醫院治療記錄、受害者賠償資料、國會 5.18 民主化運動真相查明會記錄,以及市民起草的聲明書、宣言書、採訪手記和日記。

檔案館中的影像與錄音材料

檔案館中的影像與錄音材料

2011 年,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世界記錄遺產國際諮詢委員會正式審議5.18光州民主化運動記錄物登載申請。該申請最終獲得通過,5.18 光州民主化運動記錄物正式成為世界紀錄遺產。

歷史遺蹟地標

除了紀念館與資料館,還有另一個方法能夠更直觀且感性地瞭解光州事件的歷史。在光州街頭,會看到如下圖這樣的銅牌,該銅牌代表了該處曾是光州事件中的重要地標,像這樣的銅牌總共有二十六塊。跟隨著銅牌遊歷,想象著當日的情景,歷史與當下便在此重疊。

全南大醫院前的紀念碑

全南大醫院前的紀念碑

.全南大正門

這裡是 5.18 民主運動的起始點。1980 年 5 月 17 日子夜,隨著戒嚴令適用範圍向全國擴散,進駐全南大的戒嚴軍對在圖書館埋頭學習的學生進行毆打和非法拘禁,點燃了抗爭的火苗。18 日上午 10 點左右,聚集在校門前的學生們堵住學校出入口向戒嚴軍抗議,引發了最初的衝突。

.光州火車站廣場

5 月 20 日晚上, 駐紮在光州站的戒嚴軍向抗議的非武裝市民開槍鎮壓,造成眾多死傷者。21日早上此處出現了兩具屍體,並被移到了全南道廳前面的廣場上。數十萬名市民在聽到這個消息後,冒著戒嚴軍隊的火力威脅,聚集在光州火車站,準備開展攻守戰。

.市郊客運總站舊址一帶

5 月 19 日,戒嚴軍與聚集在此處的示威市民發生衝突。戒嚴軍衝入客運總站,包括候車室和地下通道,四處掃射,造成了大量傷亡。在此之後,該處成為空降部隊的著陸地點。

.錦南路一帶

錦南路是光州市民們對抗戒嚴軍最為激烈的地方 。5 月 18 日,在天主教中心前,學生們連坐示威。5 月 19 日後,越來越多的市民加入連坐的行列。5 月 20 日晚上,以出租車為中心,百多臺各種車輛在這裡參與了大規模示威。21 日戒嚴軍集團開槍鎮壓之前,這裡雲集了三十多萬光州市民。市民們也以這條街道為中心開展抗爭活動,並召開了要求民主化的市民集會。

.光州 YWCA

光州基督教女青年會 YWCA 一直都是女性反獨裁軍事統治運動的中心。自 5 月 24 日開始,這裡成為了抗爭人士召開對策會議的地點。在 5 月 27 日戒嚴軍攻佔全南道廳的行動中,此處是戒嚴軍的主要攻擊目標。

.光州 MBC 舊址

戒嚴期間,由於遭到審查與控制,新聞媒體不僅汙衊抗爭市民與學生為暴徒,甚至隱瞞戒嚴部隊過度鎮壓的真相。因此,光州文化電視臺(MBC)遭到市民接二連三的抗議。在 5 月 20 日晚上,市民在 MBC 建築物點火,要求媒體按照事實真相報道。

.綠豆書店

在光州事件之前,具有民主思想的青年學生們常常聚集在這裡討論時局。5 月 17 日晚上,為準備促進民主化的動員大會,青年學生們聚集於此撰寫檄文並製作橫福。在抗爭期間,光川洞野火夜校活動的研修者也以這裡為中心收集情報,並製作發行「戰士會刊」,在光州市內分發,時時刻刻告知市民們關於民眾抗爭的消息。

.光州十字醫院舊址

在 5.18 事件中,光州十字醫院的醫護人員義務為負傷的市民治療。

.飢餓橋

這裡是紅林村入口,戒嚴軍在這裡以石頭和樹設置了路障。紅林村的村民們給戒嚴軍提供飯食,之後換來的卻是戒嚴軍的拷問。

.光木間良民被殺地

5 月 24 日下午 1 時許,在朝鮮大學後山撤退的戒嚴軍和這裡潛伏著的其他戒嚴軍之間發生了誤傷,導致大量戒嚴軍死亡或重傷。在這附近被戒嚴軍槍聲嚇到而藏身的真月村居民,甚至是在水庫洗澡的孩子們,也遭到了戒嚴軍的射擊,造成大量傷亡。

.尚武臺舊址

尚武臺為陸軍戰鬥兵和教育司令部所在的位置,光州事件中戒嚴軍主要指揮官經常在這裡召開會議。 光州事件之後,三千多名市民被抓進這裡的憲兵臺禁閉室,遭受嚴刑拷打。原址由於尚武臺地區宅地開發,遷移到附近的 5.18 自由公園復原。

.無等競技場正門

因對戒嚴軍過度鎮壓感到憤怒,汽車司機加入了示威。在 5 月 20 日,有大約一百輛巴士和出租車聚集在這裡,以鳴笛和開前照燈的方式,表達他們的聲音。

.良洞市場

5.18 期間,良洞市場的商人們自發給市民軍和學生們分發麵包牛奶,為他們做飯,並提供飲用水和藥品。這是戒嚴期間唯一不關門的市場。

.光州公園

在 5 月 21 日全南道廳前,戒嚴軍隊的槍擊造成大量傷者。臨近的市民為了自衛,攜帶槍支和彈藥,來到光州公園編排訓練槍法。雖然並沒有刻意建立指揮體系,但在 24 日後,這裡逐漸成為臨時辦理光州市內巡察和車輛註冊等治安業務的地方。

.光州監獄

這裡是戒嚴軍在光州事件中駐紮的地方,並且把無辜市民帶來此處無情拷問。死者的屍體被埋葬在附近的山坡上,直到光州事件之後才被發現。

.國軍光州醫院

戒嚴期間,戒嚴軍隊的常務隊四處逮捕市民,並對其進行拷打審問。負傷的市民被帶到此處,在嚴密控制下接受治療。

.南洞教會

5 月 22 日,以南洞教會神父為首的 12 名光州民主人士在這裡聚集,討論談判策略,以防止市民大量犧牲。

.505 保安部隊舊址

這是令光州人最感到懼怕,最殘忍的地方,光州事件抗爭者在這裡的地下室遭到肆意拷問。該處遺址至今沒有改建或修復,甚至連紀念牌等都沒有得到維護,原封不動地保存著當年的痛苦回憶。

這二十六塊銅牌標記的或許只是光州事件中那些最重要的節點,但已經撐起了一個飽滿的畫面。在這些畫面裡,我們可以看到光州事件並不僅僅是學生與戒嚴軍、正義與邪惡之間的對決。這一事件牽扯了太多不同的角色,市民、商人、司機、無辜村民、宗教團體、醫療團體……他們的熱血、奉獻與犧牲,連同著學生們的,一起譜寫出這壯麗的史詩。在這裡,我們感受到光州事件不再只是一段冰冷的歷史,而是活生生地與這座城市血脈相連,與生活在這座城市中的人同命運共呼吸。光州事件,不僅僅是韓國民主化鬥爭中一段重要的歷史,更是這座小城親歷的腥風血雨顛簸動盪。

今日的光州街頭,與韓國其他城市並無差別。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家長裡短的小巷中,這些銅牌看上去似乎顯得格格不入。但這正是它們存在的意義:讓人們永遠記得歷史曾在這座城市身上,打下了怎樣的烙印;更提醒著觀者,今日祥和自由的生活,是以怎樣的代價和苦難所換來的。扛起歷史重任,以鮮血和生命去抗爭著的,不是史書中被神化的英雄們,而是這座城市中每一個平凡的人,在歷史的節點,出於良心而作出了這樣偉大的事。

幾乎所有光州人或在光州讀書的學生,都為這個城市而感到自豪。我漸漸明白那是怎樣的一種心情。這並不僅僅是居功自傲,也並不僅僅是因為這座小城在韓國曆史上青史留名。他們自豪的,是自己家鄉的歷史,是光州人這一身份賦予了他們些許不同的歷史責任,是光州捍衛了這座國家的民主與自由。

韓國人很愛國。在父權主導的韓國文化中,種種儀式和紀念的表現形式也充斥著父權和國家崇拜情結。但在國家崇拜的背後,有對歷史真相的不斷追索和堅持記憶的鄭重態度,表達著他們真正捍衛的東西。不是那些冰冷的石頭和雕塑,也不是空泛的國家概念,他們捍衛的,是有著溫度的真實記憶,是他們用血汗和記憶爭取而來的民主和自由。

每年的 5 月 18 日,在國立 5.18 民主陵園會舉行紀念儀式,歷任韓國總統都會出席。在今年的紀念儀式上,文在寅表示韓國政府承諾將對事件重新調查,「新政府將盡更大努力,揭開屠殺的完整真相……找出下令開槍射殺示威群眾的人。」

眾多政府要員出席在國立 5.18 民主陵園舉行的紀念儀式

眾多政府要員出席在國立 5.18 民主陵園舉行的紀念儀式

沒有人會對韓國人說「事情已經過去那麼久,可以放下了」、「過去的就過去了,你們現在過得那麼好,老想著那些不開心的事幹嘛」。在光州有關光州事件的紀念建築和機構簡直多到讓人「窒息」,卻並不讓我感到壓抑。他們並不是活在過去走不出來的人。讀懂光州事件,讀懂今日的光州,或許能幫助我們更瞭解當下的韓國,更瞭解為何梨花女子大學的學生示威竟然可以帶來朝野震動,顛覆一個政客的命運。今日的韓國,仍有光州的熱血在奔騰著。

 

本文作者系香港中文大學文化與宗教研究系博士候選人,生於上海,現居香港。研究領域:基督教歷史、區域歷史、民族認同與歷史記憶

(圖片來源:光州旅遊官網)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