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經常被忽略了的地理因素 — 《Gun, Germs and Steel》

2017/1/23 — 13:59

【文:彭敬賢】

《Gun, Germs and Steel》
Jared Diamond
Vintage

如何富國強兵以抵抗西方列國的進犯,基本上是十九到二十世紀之間亞洲的共同課題,我們所熟悉的明治維新和百日維新則是當中成功與失敗的例子。但在某部份人努力探索前進的道路之時,更多民眾相信的是歐洲人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種族,而有其比世界上所有其他人更優秀﹙也更令人恐懼﹚的地方。

廣告

這種想法不啻是被欺壓的人民的想法,同是更是不少歐洲人對殖民主義合理化的理據。以膚色劃分種族,並以此作為優劣的証明從來都不是什麼新鮮的事物,特別是當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於十九世紀中葉出現了之後,「適者生存」就被應用到種族之內的差異,然後伸延到社會、文化與國家之上。既然某種血統或語言的人昨天能征服某一個地區,代表的就是明天他也同樣有資格繼續統治。直到一個地方完全西化之前,作為殖民地被統治是比獨立更著緊當地人福祉的一個選擇。

但當中最大的一個迷思是,假使我們真的承認歐洲的制度與科技的確有其優秀並值得學習的地方,這是否真的代表著他們的基因、血統以及種族同樣比較優秀?Guns, Germs, and Steel 這本書所敍述的正是作者Jared Diamond 追尋今天的世界為何由歐美帶領的過程,而這趟旅程的起點不得不追溯至二十萬年前的非洲。

廣告

迄今爲止,大部份證據都指出現代智人的起源來自非洲,而在其出現後的十多萬年間逐漸擴散到歐洲亞洲,並於冰河期遷徙至美洲以及澳洲等今天只能用海路到達的土地。既然今天的人類全都來自同一源頭,基因差異的說法所能解釋的事實恐怕極為有限。

那麼,更合理的原因到底會是什麼?Jared 指物種上的差異可能是舊世界和新世界在大航海時代以來有著截然不同的命運的主要原因。要知道,人類的科技發展從來都不是線性過程,每個發明與發現都充滿著偶然性,而又大大影響著往後的科技發展。而今天提供著全球糧食的農業,在當時只是一個簡單的二元選擇--到底種植還是狩獵/採摘比較容易吃得飽?如果圈地種食物較易吃不飽,甚至是有餓死的風險,那麼即使明瞭在數個世紀後農業有著亮麗的前景也好,還是沒有人會蠢得不顧一切去開墾農地。因此,新舊大陸上人類的不同際遇,或者只是源自有否適合培養 (domesticated) 的植物,正是缺乏了像小麥、稻米等種子儲存著大量營養的物種,讓耕種在美洲並不是一個即時合理的選擇,而依靠著興盛農業所釋放的勞動力而發展的其他科技當然也不會出現。

作者正是以此作主軸去回答其巴布亞新幾內亞朋友那個深深不忿的平等問題。縱然書中並沒有一個同樣具說服力的理由解釋歐亞之別,透過回溯過去的人類遷徙史,最少我們會更了解及尊重膚色與文化上的分別。

 

延伸閱讀:

大自然的影響無處不在

Richard Dawkins, 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