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網絡戰爭:新冷戰的重要戰場

2016/9/26 — 19:43

「Fancy Bear」和「Cozy Bear」被認定是俄羅斯黑客團體,與俄羅斯政府關係密切,從事網絡間諜行為。(設計圖片)

「Fancy Bear」和「Cozy Bear」被認定是俄羅斯黑客團體,與俄羅斯政府關係密切,從事網絡間諜行為。(設計圖片)

【文:佛蘭克】

克里姆林宮近年開始策劃大型網絡攻擊以實現政治目的。著名例子包括2007年針對愛沙尼亞,2008年針對格魯吉亞和2014年針對烏克蘭等的網絡攻擊。最近黑客入侵民主黨資料事件 (DNC Hack) 和世界反禁藥組織洩密事件 (WADA Leaks) 揭示俄羅斯和西方在網絡上正面衝突。事實上,克里姆林宮對信息的操縱是其在新冷戰的重要武器。本文將探討俄羅斯黑客團體的運作、克里姆林宮的政治目的和網絡戰的全球影響。

廣告

俄羅斯黑客組織︰「Fancy Bear」和「Cozy Bear」

「Fancy Bear」和「Cozy Bear」被認定是俄羅斯黑客團體,與俄羅斯政府關係密切,從事網絡間諜行為。網絡安全專家Alexander Klimburg指出「Fancy Bear」(APT 28) 與俄羅斯總參謀部情報局 (GRU) 的聯繫及「Cozy Bear」(APT 29) 與俄羅斯聯邦安全局 (FSB)的關聯。根據«衛報»報導,俄羅斯黑客組織有以下三種特點: 1) 使用昂貴的工具,暗示國家資助;2) 專門搜集戰略重要情報; 3) 針對目標符合俄羅斯政治目的。然而,克里姆林宮一直否認與有關黑客組織的聯繫。在最近與«彭博»的訪問中,總統普京以語言藝術回應有關指控:"誰竊取了這些數據真的重要嗎? 重要的是內容公開予群眾。"

廣告

冷戰思維︰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近期洩密事件反映俄羅斯仍以冷戰思維應對歐美西方勢力。洩密事件可以理解為克里姆林宮對美國政府的報復。 例如,普京相信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里是2011年杜馬選舉抗議的幕後黑手。同時普京亦認定巴拿馬文件 (Panama Papers) 揭發其親信貪污是西方所為。俄羅斯政府故以黑客入侵民主黨資料事件反擊西方煽動的反政府示威及巴拿馬文件。同樣,俄羅斯以世界反禁藥組織洩密事件報復該組織的報告指出俄羅斯選手集體服用禁藥,使俄羅斯運動員被禁止參加2016年里約奧運。克里姆林宮在網絡戰的理念是藉揭發西方國家行為失當,以指摘西方領袖的虛偽。學者Mark Galeotti 指出普京的臭蟲論旨在批評西方政府無信用,未能與其經常標榜的核心價值如出一徹。當西方國家同樣牽涉選舉醜聞及有運動員報用禁藥,普京認為他們對俄羅斯的批判便會失效。

「普京恐懼症」

在俄羅斯黑客攻擊下,「普京恐懼症」散佈西方民主國家,將帶來國際政治困局。西方管治精英過度解讀俄羅斯陰謀論,誇大俄羅斯威脅。這促使政府過度反應而推出貝侵略性的防衛政策,結果反而令局勢進一步惡化。 這情況正吻合國際關係現實主義提出的「安全困境」,在各國加強己方防禦時不自覺地損害了別國的安全,使別國也被迫加強防衛,最終造成惡性循環。西方政府逐漸墮入此陷阱,使俄方與西方局勢更緊張甚至爆發衝突。

在國家層面,「普京恐懼症」將威脅國內政治穩定及對西方自由民主制度帶來衝擊。近期黑客入侵事件顯示普京有能力操縱歐洲政治,甚至乎美國總統選舉。在政治正確主導的西方社會,群眾的政治潔癖使其對制度性不公義更加敏感。美國民主黨選舉醜聞若使群眾對國內機構和政府失去信心,將對美國國內政治造成打擊。學者Dmitri Trenin以當年蘇聯解體類比現時西方社會,指出群眾對國內政制失去信心可引致政權瓦解。

結論

綜合而言,網絡戰將成為美國和俄羅斯競爭的重要戰場。俄羅斯黑客的曖昧身份讓克里姆林宮能操縱西方政治而無需承擔責任。近期洩密事件顯示俄羅斯仍以冷戰思維應對美國。而網絡戰觸發西方的「普京恐懼症」將把國際政局帶到死胡同,並對西方國內政治帶來衝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