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緬甸民主路

2017/10/24 — 19:24

昂山素姬上場,艾錢南明言如果官員有錯,DVB一樣會揭發真相。

昂山素姬上場,艾錢南明言如果官員有錯,DVB一樣會揭發真相。

【文:吳宛盈】

歷史上的革命都離不開幾個既定章節,先有極權腐敗的統治者;加上一班助紂為虐的軍隊和權貴;受欺壓的代表組成反對黨反抗;隨之而來是政治打壓、暴力鎮壓;然後沉默的大多數開始醒覺,在死傷無數、血流成河的代價下,革命成功改朝換代,經歷一段太平盛世後,革命故事重複,而每段革命中,都有個不可或缺的角色,就是傳媒。

DVB總編輯艾錢南流亡挪威廿多年,終在2012年重返祖國。

DVB總編輯艾錢南流亡挪威廿多年,終在2012年重返祖國。

廣告

在緬甸,民主路崎嶇不平。軍政府獨裁統治50年,直至2012年聯邦議會補選,昂山素姬勝出成為議員,及後再於2015年、即是緬甸廿五年來的首次大選中勝出。這一切,「緬甸民主之聲」DVB的總編輯艾錢南不止以傳媒人身份報道,更一直深陷漩渦之中。1988年,數千人上街抗議軍政府獨裁統治,當時仍是學生的艾錢南身處其中,最終被迫流亡到挪威奧斯陸。艾錢南在挪威一待就待了二十多年,他和幾位盟友在當地創立社運電台DVB,一直繼續爭取家鄉緬甸的自由和民主,DVB之後發展成一間有數百萬名觀眾的專業衛星電視台。

廣告

緬甸議會長期受軍方控制,至今仍有1/4議席由軍人出任。

緬甸議會長期受軍方控制,至今仍有1/4議席由軍人出任。

緬甸逐漸開放,民眾比以前更勇敢,願意站出來對抗不公義。

緬甸逐漸開放,民眾比以前更勇敢,願意站出來對抗不公義。

DVB 透過臥底記者網絡,站在對抗緬甸軍政府最前線。記者將片段偷運出境,透過衛星對外廣播,將軍政府的暴行公諸於世。震撼人心的畫面令抗爭的人越來越多,亦令DVB變成軍政府的頭號敵人,政府透過官媒指控他們激發暴力,又逼害及監禁記者。轉捩點發生在2010年,軍政府在選舉中被指控嚴重舞弊操控結果,最終軍政府作出讓步,將權力移交至新文人政府推行改革,新政府承諾會逐步邁向民主,艾錢南和盟友們終在2012年得以重返祖國,說服政府讓DVB享有採訪自由,終獲發簽證並獲准成立臨時辦公室。

長頸族婦女對於不用再受軍人欺壓感到高興。

長頸族婦女對於不用再受軍人欺壓感到高興。

面對人民的抗議示威,軍隊再次採用武力鎮壓。

面對人民的抗議示威,軍隊再次採用武力鎮壓。

譚允德是最早流亡的記者之一,他主持的論政節目深受歡迎。DVB 回歸緬甸後,他主持的節目《我們的緬甸》走訪鄉村角落,採訪人民的生活及所受的壓迫。一個個在軍隊壓迫下的悲慘故事,讓譚允德不禁慨嘆,記者除了報道真相外,未能為他們帶來實質的幫助,而現實中,開明的政府卻視揭露真相的傳媒為敵,秘密警察一直跟蹤監視譚允德。政府聲稱推行媒體改革,卻未通過民主媒體法,DVB仍未獲准在國內廣播節目,總部只能設立在泰國。本來逐漸寬闊的民主路,又因為多了反抗政府的聲音再次收窄,記者的生命繼續受威脅。

 

DVB記者譚允德的節目《我們的緬甸》走訪國家每個角落,報道人民苦況。

DVB記者譚允德的節目《我們的緬甸》走訪國家每個角落,報道人民苦況。

記者被政府視為眼中釘,肆意打壓監禁,他們的生命備受威脅。

記者被政府視為眼中釘,肆意打壓監禁,他們的生命備受威脅。

2015年的大選,DVB 嚴陣以待,昂山素姬的勝出讓全國上下振奮,認為國家終於可脫離極權、邁向民主。不過,對於傳媒與政府的關係,身經百戰的艾錢南看得透徹。「所有政府都不喜歡傳媒,昂山素姬也不例外,只要進入議會成為政府,他們就會犯很多錯誤,當我們指出錯誤,一定會令他們不高興。」譚允德亦相信,傳媒的敵人角色不會改變。「軍政府執政時我們是敵人,但如果新內閣貪污、不守承諾,我們又可以變成他們的敵人。」昂山素姬自2016年4月上任國務資政以來,軍隊依舊掌控三個政府部門及議會四分之一議席;政府更因為對羅興亞人進行殘酷種族清洗,備受國際譴責;民主媒體法仍未通過,DVB亦未獲合法廣播資格。緬甸的民主路仍然荊棘滿途,但緩慢的進步、甚至停滯不前,也總比退步好。衷心希望這條路即使走得再慢,也決不會變成回頭路,為民主、公義而受逼害的人,不會白白犧牲。

國際社會期望昂山素姬上場,會為緬甸民主發展帶來希望。

國際社會期望昂山素姬上場,會為緬甸民主發展帶來希望。

緬甸的民主之路,仍然荊棘滿途。

緬甸的民主之路,仍然荊棘滿途。

--

港台電視節目《31看世界》(電視雙語廣播)本集於10月25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http://www.rthk.hk/tv/dtt31/programme/31seetheworl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