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前總統布殊去世 終年 94 歲

2018/12/1 — 13:02

布殊(左)是美國第41任總統,也是第43任總統小布殊(右)的父親。

布殊(左)是美國第41任總統,也是第43任總統小布殊(右)的父親。

美國前總統喬治.H.W.布殊(George H. W. Bush)在當地時間周五(11月30日)去世,享年94歲。

布殊生於1924年,畢業於耶魯大學,是一位投資銀行家的兒子,1989年成為美國第41任總統(1989-1993),也是第43任總統小布殊的父親。《華盛頓郵報》的訃聞形容,老布殊幾十年來一直是國際舞台上的堅定力量,從擔任北京特使到擔任副總統八年,以至其後以總統身份統領三軍。作為最一位擔任總統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退伍軍人,他是一位圓滿的公職人員和政治家,他幫助指導國家和世界擺脫了遭受核毀滅威脅的四十年冷戰。 他的去世也標誌著一個時代的過去。

《華盛頓郵報》指,儘管布殊在三十年前擔任總統,但他的價值觀和道德觀似乎已經從今天的辛辣政治文化中消失了幾個世紀。

廣告

布殊的死訊由他發言人 Jim McGrath 在 twitter 宣布,但未有說明死因。2012年,布殊表示患有血管性帕金遜症,這種情況限制了他的活動能力。他的 92 歲妻子 Barbara Bush 於今年4月17日去世。

任內見證冷戰結束

廣告

《華盛頓郵報》形容,布殊在前任列根(Ronald Reagan)高聳入雲的影子下來到橢圓形辦公室。以前沒有總統在上任前就有布殊的豐富經驗:獲嘉許的海軍飛行員、成功的石油業行政人員、國會議員、聯合國代表、共和黨主席、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中央情報局局長。布殊也是美國150多年來第一位當選總統的副總統。在1989年1月20日開始的一個任期內,布殊發現自己掌握著世界上唯一剩下的超級大國,因為柏林牆倒塌了,蘇聯不復存在,東歐的共產主義集團解體了,冷戰結束了。他堅定而內斂的外交意識,有助於確保這些世界震撼事件,以和諧與和平的方式一個接一個地發揮作用。

1990年,布殊甚至宣布「新的世界秩序(new world order)」,將「擺脫恐怖威脅,在追求正義方面更加強大,在尋求和平方面更加安全 - 這是一個一眾國家認同共同承擔自由和正義責任的世界,一個強烈尊重弱者權利的世界。」

但布殊的總統任期並非都是以玉帛代替干戈的。他於1989年下令對巴拿馬進行攻擊,以推翻強人諾列加。在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侯賽因於 1990 年夏天入侵科威特之後,布什組建了一個由聯合國授權支持的30國聯盟,其中包括蘇聯和幾個阿拉伯國家,以極其輕鬆的方式擊潰了伊拉克軍隊。戰爭只持續了100個小時。然而,布殊先生決定讓侯賽因繼續掌權,在十幾年後引致了他兒子總統任期內最糟糕和最致命的決定。

在1991年的勝利之後,布殊在國內的支持度接近了90%,但在一年半之後,只有29%的受訪者給予布殊好評,只有16%的人認為美國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華盛頓郵報》指,布殊無法顯示他與在掙扎中的普通美國人的連繫,未能讓他們覺得有改善經濟的策略,被指責疏於國內事務,由於違反了不增加稅收的競選承諾,令他失去了選民支持,在爭取連任的選舉中,敗給了民主黨的克林頓。在克林頓兩屆任期後,布殊的兒子小布殊成功入主白宮。

珍珠港事件後加入海軍

 

BBC指,布殊在41年珍珠港事件後,志願加入了美國海軍,在太平洋執行職務之前接受過飛行員訓練,那時他才18歲,很可能是美國最年輕的飛行員,他被指派從航空母艦上駕駛魚雷轟炸機。

1944年9月,他在一次轟炸襲擊中被擊落。 他的飛機充滿煙霧,火焰吞噬了機翼。 「我的上帝,」他回憶說,「飛機要爆炸了。」 但他之後繼續駕駛飛機,並將炸彈投向了目標。 他命令兩名機組成員跳傘,但這兩人都不幸遇難。煙霧嗆到了布殊,他跟著機組成員一起跳傘了。受風力影響,他的頭撞到了飛機的尾部。掉到海面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一艘美國潛艇在他旁邊浮出了水面並救了他,他的救援過程甚至被攝像機拍了下來。

1945年,布殊從海軍光榮退役後,與18歲的巴巴拉結婚。他們的婚姻持續了72年,育有六個孩子。長子,也就是未來的總統喬治布殊,在婚後第一年出生。

布殊和他的家人隨後搬到德州,他利用他父親的商業關係在石油行業找到了一份工作,在40歲就是百萬富翁。

BBC:更像一位經理而非鼓舞人心的領導者

布殊的志業後來轉向了政治。在擔任共和黨當地分支機構主席之後,他邁出了重要一步,贏得了美國參議院德州席位的共和黨提名,但敗給民主黨對手。1966年,他終於成功成為眾議院議員並連任兩屆。1971年,美國總統尼克遜任命布殊為美國駐聯合國大使,並在此後出任共和黨主席。

布殊在1978年開始競選1980年總統大選的共和黨提名,成為列里根的主要挑戰者。被里根擊敗未能代表共和黨競逐總統寶座後,他成為列根副總統人選,最後進入了白宮。

BBC指,作為一名總統,布殊證明了自己的高效性 — 他更像是一位經理而非鼓舞人心的領導者。他的常春藤名校背景使他的公眾形像受到了影響,許多選民認為跟他沒有共同語言。但就個人而言,布殊將被人們記住,他是一個有文化、顧家、不喜歡政治動蕩的男人。

 

 

「你們互相攻擊並不意味著你們就是敵人,」他曾說過。「政治不一定就是不文明和骯髒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