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國總統與國會,曾於 1987 年關鍵時刻向韓國獨裁政府施壓

2019/10/18 — 16:2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主張每年美國政府需審視香港的人權與民主狀況,按必要時調整美國對香港的貿易待遇政策,且凍結違害香港基本自由的港人在美國資金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於香港時間周三(16 日)凌晨,在美國眾議院內一致獲得通過。稍後議案便會提交至參議院審理,若然再獲通過,待美國總統簽署以後,便會正式成為法律,得以落實。

美國政府就世界各地民主狀況發聲,甚至透過通過法案來表態,今天的香港確實不是鮮見例子。當時同樣面對著波瀾壯闊的群眾聲音,要求立即修改憲法,重建民主直選制的韓國軍人獨裁者全斗煥,他在 1987 年正直抗爭運動如火如荼之際,正猶豫是否應該再一次執行,如 1980 年的「5.18」血洗光州一樣的武力屠城任務時,一封來自時任美國總統列根的私人書信,還有一群美國參議員提出的制裁建議書,便成了當中的關鍵,最終迫使全斗煥放下了動武的念頭,並讓人民重獲直選總統的權利。

當時,正當 1987 年的韓國「六月抗爭」,進入第三周的關鍵時刻,一直在華府留意著事態發展的時任美國總統列根,決定向全斗煥發出一封私人信件。信件的官方內容是,善意要求全斗煥需要尊重民情,盡快落實具體步驟,在韓國建立民主直選機制。當然,信件背後所包涵的意思,卻是更直接,就是要提醒全斗煥,如若你再次以軍隊,在漢城執行屠城命令,美國政府將會置美韓友誼於不顧,甚至以取消漢城舉辦 1988 年奧運會的資格,返回洛杉磯主辦,作為代價懲罰韓國。

廣告

此外,兩位當時的美國參議院麻薩諸塞州議員,前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弟弟「愛德華.甘迺迪」與後來奧巴馬總統時代的國務卿「約翰.克里」,他們二人便曾經提出法案,要求美國政府取消對韓國出口貨品的免關稅優惠,並且建議美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不再給予為在韓國投資的美國企業,提供資金貸款與作出投資保證,以迫取全斗煥政府盡快順應民意,重建韓國的民主制度。

當然,這封來自列根的書信,還有來自兩位美國參議員的脅迫行動,只能構成一種道德壓力,實質上最後全斗煥決定放棄向示威者動武的關鍵因素,其實還是與軍隊民心向背直接有關。

廣告

其實自從 1980 年光州「5.18」血洗屠城以後,韓國軍隊已對向國民執行武力鎮壓的命令,有極大不滿。為了應對日益壯大的民眾抗爭力量,全斗煥只能選擇在軍隊正規體制以外,透過招攬,成立另一支專門針對示威者的「特種防暴部隊」,以維持著鎮暴的目標。

只是,到了 1987 年的 6 月,單是漢城一帶的示威人數,已大大超過當時全斗煥手下,集結在漢城市內的特種防暴部隊數目。為了填補不足,當時全斗煥已再次調動其他城市的部隊進城,但這樣便造成了韓國其他城市,防暴力量減弱的問題發生。

面對著全國數十個城市同時爆發數以十萬計的抗爭示威,全斗煥深知不能調動被徵召入伍,且對動武鎮暴有不滿的韓國軍隊介入事件。最後,他深感大勢已去,只能接受下台的命運安排,並宣佈修改憲法,還政於民。

所以,韓國之能夠於 1987 年成功變天,美國的道德壓力、奧運會的脅迫、抗爭人數遠超鎮暴力量,還有軍隊幸而良心發現,當中缺一不可地出現,才能成就出這個民主變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