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戰地記者6年前敘利亞遇害 法院證供解封 揭阿薩德政府謀殺計劃細節

2018/4/10 — 18:45

美國資深戰地記者Marie Colvin(mariecolvin.org)

美國資深戰地記者Marie Colvin(mariecolvin.org)

2012年敘利亞軍向留守當地的戰地記者發動襲擊,美國資深戰地記者Marie Colvin與一位法籍攝影師一齊逃到街上時被炮彈炸死。她死後,發動襲擊的敘利亞官員竟飲酒慶祝,一名少將更說:「Marie Colvin是隻狗,現在她死了。讓美國人幫她吧!」

Marie Colvin妹妺Cathleen兩年前在美國聯邦法院向敘利亞提出「不法致死罪」訴訟,指阿薩德政權因其姊在當地的報道而謀殺她。經過五年調查、敘利亞變節情報員的作供及兩年法院程序後,法院周一(9日)把逾2,000頁證供解封,揭開把記者視為目標的攻擊行動細節。

Marie Colvin的家人與專家團隊合力找到有力證據,指有泄密者把她在敘利亞中部城市Baba Amr的藏身地點向政府人員透露,再對照她以衛星電話向《CNN》和《BBC》發表的報道,翌日早上傳媒中心就被炸。這次首次有人對敘利亞政府提出「非法戰爭行為」控告,美國法例容許國民控告被列為支持恐佈主義的外國政府。

廣告

《悉尼晨早論壇報》報道,一位名叫「Ulysses」的敘利亞政權變節情報員在法庭證供中透露,其所屬的敘利亞西部城市霍姆斯(Homs)軍事保安委員會計劃監視、尋找目標和殺害在霍姆斯的記者,結果Marie Colvin被敘利亞軍殺害。

即使知悉政府軍矛頭指向記者,Colvin和英國攝影記者Paul Conroy認為有必要在2012年2月時到敘利亞採訪日漸惡化的形勢。在自由敘利亞軍幫助下,二人由黎巴嫩偷渡進入敘利亞,當地社運人士把他們帶到Baba Amr的簡陋傳媒中心躲藏,她訪問了平民和醫院工作人員。兩天內,她因聽到有毒氣攻擊傳言而退至城市外圍去發放她的報道。當攻擊未有發生時,她堅持回到Baba Amr。

廣告

「她說:『這是今時今日的薩拉熱窩』。她不願意在市郊報道在薩拉熱窩發生的事情。」Conroy說。

在Colvin被殺前數月,軍事保安委員會加大力度偵查傳媒位置。「Ulysses」指,政府密切監察從Baba Amr透過人造衛星向國際傳媒發放的報道,視找出身處敘利亞記者的所在地為當務之急。他指,在情報系統通訊中,記者被稱為「恐佈份子支持者」,情報人員不時截取到人造衛星通話,再把地點傳給砲兵部隊,但多次因資訊不準確而失敗。

這齣「死神來了」最終上演,源於一名運毒販子手下有一名線人發現了傳媒中心地點。在2012年2月21日一個「Ulysses」有份出席的夜半會議上,他們把該地點與早前截取到Colvin的人造衛星通話對照,確認找到她的位置。

翌日,政政軍開始對傳媒中心發動襲擊,記者紛紛向外逃走,Colvin和法籍攝影師Remi Ochlik牽著手想逃到街上時被炮彈殺死;攝影記者Paul Conroy的腿差點被炮彈炸斷,襲擊歷時近17分鐘。

「Ulysses」說,敘利亞官員當時大肆慶祝Colvin被殺,大叫:「那瞎眼婊子死了!」(注:Colvin於2001年時在斯里蘭卡軍隊襲擊時失去左眼視力,此後戴上黑眼罩,成為其標誌) 少將Shahadah則應道:「Marie Colvin是隻狗,現在她死了。讓美國人幫她吧!」《華盛頓郵報》報道,不久之後Shahadah被升為軍事情報頭目。

Colvin妹妹Cathleen指,對姐姐被謀殺而感到憤怒,「我感到有必要把這些證供公開,讓公眾關注記者們已成為殺戮目標,更重要的是令更多人關注敘利亞人的困境。」

領導今次調查的公義及問責中心律師Scott Gilmore指,已提出法院作「默認」判決,因敘利亞沒有作任何抗辯。他又指,今次襲擊重要之處,是確認了記者已成高價值的襲擊目標,是戰爭策略的一部份。

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唯一一次提及Colvin的死,是在2016年NBC專訪,他指Colvin非法進入敘利亞,與「恐佈份子」合作,稱「所有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應由她自己負責」。未來數月,美國法院會對此案有判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