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老友記」飛身踢事件:韓國關愛座的爭議

2017/6/8 — 13:05

深受傳統儒家思想影響的韓國社會,一直以來都奉尊敬長者,為維繫國家和諧的重要核心價值,而生活在這個國家內,大部份的韓國人也欣然遵循這種傳統文化美德,並且潛移默化地相信這就是他們與生俱來必須學習的生活禮節。但是,進入了千禧年代以後,韓國社會在急速地步入高齡化的衝擊下,長者佔國家整體人口的百分比越來越重,青年人與長者之間在分配國家資源與福利的領域下,衝突情況也日益嚴重。

就如較年長的一代一直享受著不少社會福利,但青年人的就業與福利支援,卻長久以來不被由中年以上一代控制的政府所重視。結果,就在經濟不景氣的今天,長者與青年人的基本生計再也難以鬆容地維持,他們之間為了爭取有限的社會資源時,因而經常引起紛爭。

前天,韓國網絡上便瘋傳著一張相片,照片內看到一位戴著帽,穿上藍色背心外套的老人,在巴士的車箱內手握著扶手,向坐在他前方座位上的中年男子飛身踢去。據上載那張照片的網民所言,當時那位長者因不滿該位中年漢,未有把他正在坐著的「關愛座」讓給自己,結果一怒之下向對方施出飛腿攻擊。然而,就那一刻目擊者所見到的情況,當時車箱內除了那一張已被中年漢佔用的座位,其實其餘還有不少空座存在,只是那位長者堅持要求該中年漢必須讓座,才會弄成如斯尷尬的衝突。

廣告

透過這一單「老友記」飛身踢向中年漢的巴士衝突事件,最近便引起了韓國社會反思,應當如何看待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設置「關愛座」與讓座文化等問題的爭議。自 80 年代開始,快速轉變的社會環境使不少韓國傳統價值慢慢被瓦解,為了重建尊重長者的傳統社會核心文化,韓國政府便開始著手在地鐵與巴士等公共交通工具上立法,給予 65 歲或以上的老人免費的乘車優惠。另外,同一時期,巴士與地鐵亦在車箱內設置一定的「優先座」,讓體弱與長者都能夠獲得座位。

然而,踏入 2000 年代以後,一來韓國社會急速地步進老齡化的階層,現在 65 歲以上的老人,已佔下 5 千多萬韓國人口的 13%,老人福利因而急速膨脹,造成了資源分配越來越緊拙。但另一方面,伴隨著長者人口大幅度的增長,韓國老人的貧窮問題亦越來越嚴重。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研究的數字,原來韓國國內一半的長者都屬低收入階層人士,都是極依賴政府提供極卑微的社會援助過活。因而,對不少長者來說,鞏固已有的社會福利與特殊地位不受他人分薄,成為了他們近年建立的普遍心態。

廣告

但隨著社會越走向現代化與文明,在公共交通工具上設置「優先座」的定位,也進一步展現出應有的社會包容準則。除了長者,傷殘、體弱、孕婦與攜帶幼童的家庭主婦,都一併納入新定義的「關愛座」標準內。但是,韓國不少長者的思想卻未有與時並進,仍然停留在昔日獨有長者可享用「優先座」的年代,往往對如患病體弱的青年人與孕婦佔用了「關愛座」後,便會對他們破口大罵,甚至出手動粗。好像早年前便曾發生過一宗一名喝醉酒的長者,對一位坐在地鐵「關愛座」的患病少女出言侮辱,其後更嘗試出手推走對方離開座位,最終被警察拘捕的案件,可見這類型的「關愛座」誰可享用的爭議,問題越來越嚴重。

在韓國不少網絡討論區上,青年人對長者佔用「關愛座」的不滿越見強烈,有些激進的網民,更表示政府不應只關注長者的需要,大量每天辛勤工作的青年人,當經過一整天叫他們感到無比疲累的工作後,其實他們比那些無所事事,且能享受免費乘車優惠的長者,更值得獲得坐在「關愛座」的資格。

可見隨著時代轉變之下,尤其在發生多單長者恃著老人的身份,無理地對孕婦坐在「關愛座」時動粗的野蠻行為以後,現世代的韓國青年人越來越對那種植根在社會底蘊,但卻從未有理據解釋為何韓國社會內青年人必定要尊重長者的既有潛在價值,大為質疑並挑戰。

但反過來,韓國大部份長者,卻因為晚年面對的經濟危機與家庭瓦解,往往在心理上越見自我封鎖,且亦變得情緒化,再加上他們的成長背景多灌輸在韓國社會裡,身份地位比理據更重要,而當自己今天成為長者以後,便變得只懂僵化地認為青年人尊敬長者是一種絕對,且不應思考的社會道德規範,亦不用思考箇中理由。結果,在思考「關愛座」的特權上,他們便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是絕對,毫不懷疑。

固然尊重長者是一種美德,理應鼓勵青年人繼續好好保留這種優良傳統,但作為長者的,也應以身作則地在青年人心目中建立適當的榜樣,不要單恃著身份而做出不文明的行為,否則要在情與理之上與青年人建立良好的印象與溝通渠道,也不容易會成功。

---
相片來源:http://bit.ly/2sD99SH
參考:http://bit.ly/2qX8mdT / http://bit.ly/2r6s1Yd / http://bit.ly/2rBwvcJ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