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聲援之後,你對加泰有多了認識嗎?

2019/10/25 — 18:54

昨晚香港聲援加泰集會有 3,000 人參與。書生不想陷入不必要的爭論,故一直沒有談及此事;現在集會完了,反而可以談一下加泰運動的歷史與社會背景,以及與香港的分別。

首先,書生認為聲援加泰與否,屬個人選擇。這場運動沒有大台,大家可以自由論辯與參與,集會也不代表所有運動者的意見。至於聲援加泰會否影響《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相信美國立法的主要考量是基於香港在中美之戰中地緣政治角色和戰略,香港人聲援加泰與否並不會影響美國的行動。

書生比較關心的是大家聲援之後,是否真的對加泰有多了認識。支持聲援者多數聚焦於反對西班牙中央政府警暴鎮壓和支持加泰人的公民權利,認為加泰與香港面對的情況相同。不過,其實加泰示威的歷史和社會脈絡都與香港很不同,我們不應該將現今香港狀況過度投射進去。

廣告

今年加泰的抗爭運動與其獨立運動的關係

今年加泰的抗爭運動源於早前西班牙最高法院重判多名於 2017 年倡導加泰獨立公投的領導者與官員,其動員力量主要以獨立陣營為核心,與香港的「去中心化」並不盡同。因此,有論者說現今加泰抗爭者中支持加泰獨立的只屬「部分人」甚或「小部分人」,並不準確;強調今次加泰抗爭者中多數(或至少一半)與獨立運動無關,亦無法解釋、釐清和分析加泰的政治局勢和未來動向。

廣告

這種「個別觀察」與加泰近年的獨立公投結果亦有明顯出入。加泰有兩場獨立公投。第一次發生在 2014 年,當時有 80.7 %支持獨立;第二次是 2017 年正式的議會投票, 92.1% 支持獨立,同月 27 日加泰的地方議會亦大比數通過,宣布加泰從西班牙獨立。 3 日後,西班牙政府實施憲法第 155 條全面接管加泰,後來待局勢穩定後,才恢復加泰的原有自治權。

香港與加泰的抗爭面向兩大不同

香港與加泰的抗爭面向也有兩個大不同。第一是面對的對手。有部分論者指香港現與加泰一同反抗極權政府,惟這在政治學其實是不太負責任的宣稱。自從西班牙擺脫佛朗哥統治,就一直走向民主化,現在基本上是國際公認的民主自由國家,例如 2018 年 EIU 就曾評論過西班牙政府屬於「完全民主 (full democracies) 」國家。當然,現在西班牙政府採取強硬鎮壓手段,定必會影響它的民主自由度,但距離「極權國家」定義仍相距甚遠,至少與今次香港的對手中共是無法相比。

第二的不同是法理基礎。香港的五大訴求之中不少都擁有法理基礎,例如真.雙普選就係中英聯合聲明、一國兩制、基本法承諾的東西,屬香港自治權一部分;反修訂條例本身亦可以放在維護一國兩制的香港自治權去理解;但加泰的獨立運動就缺乏憲法基礎。加泰本身擁有相當不錯的自治權,加泰人擁有投票權可自行選出地方首長、議會,也有權利投票中央議會和總統,單從這點就與香港面對的自治危機很不同。

從憲政主義角度來說,香港人爭取普選、要求行政長官下台,都是在基本法框架下進行;加泰的獨立運動則是要推翻一個民主國家的憲制實現。這也為什麼國際自由法治社會不支持加泰運動,卻支持香港運動的原因之一。至於自決權問題,在國際法上 1998 年加拿大最高法院的判決具有重要參考價值,當時法院指只要當地人民受到嚴重打壓、剝削、缺乏民主權利時,才擁有自決權,惟加泰明顯不滿足相關條件。前歐盟法律事務主任、國際法專家Jean-Claude Piris 便在 2017 年曾表示因為這緣故「無法想像國際仲裁法庭會認為加泰享有自決權」。

為什麼加泰人想獨立?

既然加泰擁有不錯的自治權,為什麼加泰人仍然要追求獨立?

第一是因為經濟和稅收問題。加泰人屬富裕地區,但需要上繳大量稅項給中央政府, 2008 年西班牙的經濟危機亦對加泰造成嚴重打撃,這都引來加泰人不滿,認為獨立後就不需要給西班牙吸錢,也可以令經濟復甦。

其次是,2010 年西班牙憲法法院就 2006 年加泰地方議會通過的新自治法《Statute of Autonomy of Catalonia》部分條文裁決違憲,包括條文中宣稱加泰是「國家」、調節稅收的權力、加強加泰高等法院的權力等等,這對加泰人來說這收回了他們不少自治權力。除此之外,加泰人亦認為自己擁有相當長久厚實的歷史、語言、文化和經濟條件,加泰民族主義亦強化了加泰人希望獨立的想法。

國際聲援絕對可以 但我們亦需要更多理解何謂國際聲音

國際政治相當現實。歐盟與美國都不支持加泰獨立,除了因上述提到的憲政問題外,還因為怕「火燒後欄」。無論德法英意比都有地區人民尋求獨立,牽一髮動全身,假如加泰成功獨立,不單止影響自己國家內部分裂,亦會影響整體歐盟利益本身。歐盟最多能勸說中央政府減少強力打壓,謀求與加泰抗爭者「對話」。

這件事我們可以借鑒的地方是,所謂國際聲音支持香港,我們必須看清楚究竟是什麼人、組織、機構支持,又基於什麼支持我們,而且這些支持實際上有多大效用。這樣我們才能夠以對正下藥獲取更多國際聲音支持,不使自己孤立於國際聲音之外。

誠然,我們可以選擇做原則派、普世價值派支持所有被打壓的人民,因為這關乎於我們怎樣定義自己,擁抱什麼價值;但當這個聲援屬於一種國際聲援,就需要留意自己正發放什麼信息給外國,如果聲援中有太多錯誤想像和個人投射,亦沒有聲明清楚聲援原因,可能會引發一些國際輿論(書生不是指中共),例如說「支持加泰與香港一樣擁有自決權」,這句話就有太多複雜的元素在內頭,不容易釐清。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