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脫北者專訪 ‧ 上】李晛瑞筆桿抗暴:結束獨裁,必先揭露真相

2016/11/9 — 17:57

脫北者李晛瑞

脫北者李晛瑞

脫北,是一條單程路。

北韓人一旦決定離開自己的國家,就被視為背叛。逃亡的路,隨時都有機會被抓,遣返北韓,淪為政治犯;幸運抵達南韓的脫北者,即使思鄉,也再無法回家。

李晛瑞,1997 年前離開北韓,前往中國,開展長達十年的流亡,最終經由中國上海,轉抵南韓首爾。離開家園多年,她上周四來港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活動。

廣告

我們的訪問即將開始,美聯社記者正要離開。李晛瑞知道對方最近曾到訪北韓,問:「如果可以,可否寄一些相片給我看看?」一個脫北者的思鄉之情、有家歸不得的痛,溢於言表。

廣告

雖然如此,李晛瑞沒有迴避痛楚,反而從中提煉出反抗的力量,用文字書寫北韓生活,喚起國際關注,說:「結束獨裁統治,必先揭露真相」。

* * *

北韓社會按照對領導人的忠誠度,排列出三大階級的「出身成份」。李晛瑞家庭出身中上,生活總算無憂。直至擔當要職的父親被控濫權,並以自殺明志之後,她的人生急轉直下。加上,北韓九十年代陷入嚴重饑荒,她目擊著無數死亡,最終逃到中國投靠親友。

「北韓生活的記憶充滿創傷,有時我都好想忘記,但重大事件仍然清晰。」隨著日子流逝,李晛瑞的記憶也不復從前,尤其是親友的臉容,漸漸變得模糊,「例如我朋友的臉,甚至關於親戚的記憶都開始褪色。我漸漸記不起來了。」

來到南韓,就讀韓國外國語大學的李晛瑞,學習英語的同時,開始整理脫北經歷。2013 年,她獲邀到美國進行 TED Talk,獲得大量觀眾支持。她最終將經歷輯錄成書,《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一個北韓叛逃者的真實故事》在 2015 年出版。

記憶被時間偷走的同時,李晛瑞用文字留住回憶。她直言,書寫並非自療的過程,相反,往事太多不堪回首之處,製作自傳猶如自我折騰,感嘆:「記憶可以是磨人,寫書之後,我比之前哭得更多」。

李晛瑞承認,過去曾經嘗試刪除記憶,讓自己放下北韓不愉快的種種。然而,成書之後,吸引更多媒體訪問,她被迫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這些痛苦經歷,好像不斷提醒自己作為受害者的身份。

* * *

受害者的身份,李晛瑞絕不否認,而且她認為受害的不只她一人,還有 2,500 萬的北韓同胞。她認為,外界對北韓理解不夠全面。提起北韓,大家總是想起核武、軍事、打壓,而其實獨裁政權之下,北韓人民還是有他們的日常生活,但「這些不是大家所關注的焦點」。

「我是北韓政權的受害者,但從受害的經歷改變了人生,所以我覺得我有責任向世界揭露,這些未被言說的真實。」

脫北者李晛瑞

脫北者李晛瑞

繼自傳之後,李晛瑞正在籌備新書。這次作者不再是她自己一人,而是聯同另外九名脫北女性。她指出,脫北者的作品雖然愈來愈多,但被言說的故事愈多就愈能夠引起國際關注。每一個脫北者的背景和經歷都不一樣,所以她希望邀請更多人發聲。

「我希望脫北女性不單得到受訪機會,更是由她們自己書寫自己的故事,呈現她們自己的聲音,而不是由其他人詮釋她們的故事。」

新作的十名脫北女性的故事,李晛瑞是其中之一。她亦是本書的策劃人,邀請其他女性書寫,並為她們充當翻譯。順應著世界提倡女權的潮流,她希望新作能夠帶出北韓女性的面貌。

* * *

身為脫北者,李晛瑞認為自己相當幸運,能夠由當日的受害者蛻變成今日的成功。她直言,暴政總不長,北韓人已經承受七十年的獨裁統治。在北韓進行社會運動雖然還不可能,但愈來愈多國人悄悄偷看外國資訊,從而知道北韓並非最幸福的國家。

「改變或者都很微小,但這些小事都非常重要。」

書寫以外,李晛瑞亦推廣關注脫北者的非牟利組織,支援離開北韓的流亡者。兩韓統一的願景,是支撐她一路走來的動力,說:

「我現在所做的事,是要結束北韓的獨裁統治,最終達致統一。要結束獨裁,第一步,就是揭露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