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脫歐前後,英國左翼做了什麼?

2016/6/30 — 17:0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吳碧蓮】

破土編者按:6月23日的英國脫歐公投成為全民津津樂道的國際鬧劇。在主流媒體的渲染下,脫歐前前後後的論爭和社會動員簡化為一場關於腐國人花樣作死的好戲。我們更多的看到匯率的波動和精英的盈虧,英國右翼之外的立場與鬥爭就像在這次事件中沒有存在過一樣。本文集合了種種在主流媒體中銷聲匿跡的辯論和行動,旨在呈現這次波及全球的脫歐事件中工人階級立場和聲音。

2016年6月23日,英國進行了轟動全球的脫歐公投。當「脫歐」結果公佈,媒體一時譁然,脫歐公投被視為一場腐國人民自娛自樂的鬧劇。

廣告

在主流媒體的渲染下,留歐與脫歐之爭背後的政經脈絡被簡化為:留歐派是理性民主文明進步,脫歐派是瘋狂傻×法西斯主義。而脫歐前前後後的辯論、爭議和社會動員簡化為一場關於腐國人花樣作死的好戲。

主流媒體往往關注匯率的波動和精英在市場上的盈虧,脫歐背後的左右之爭、保守黨的反移民種族主義宣傳、以及脫歐普通勞動者的影響一概不聞不問。實際上,在英國左翼內部,從脫歐公投開始之前就辯論不休,到底是留歐、脫歐還是都不要。左翼當中有支持脫歐的「左翼脫歐派」,也有把移民工人權益擺在第一位的「留歐派」。面對公投的結果,左翼的反應也大相徑庭。但是面對公投後甚囂塵上的種族主義和政局變動,英國的左翼團體依然聲明我們需要團結一致、鬥爭到底。

廣告

退還是不退:英國左翼的爭論

「是移民搶走了我們的飯碗,我們退歐來保住自己的飯碗」面對右翼甚囂塵上轉嫁社會矛盾的退歐宣傳,「退還是不退」成為英國左翼的爭論焦點。

義者動員起來,讓更加貧困的歐盟國家的移工更難自由的遷移到英國。同時,工人被歐盟立法保護的權益將會受損。第四國際倫敦分部、社會主義抵抗組織的主要成員Terry Conway稱:我們中的許多人選擇留歐是一個策略性的決定——如何更好的支持英國還有國際工人階級(包括移民)的鬥爭。社會主義抵抗組織也發表聲明認為:在這個時刻脫歐會將英國的政治形勢推向右翼,削弱反緊縮政策鬥爭的力量,對移民、難民和英國的少數群體而言也是災難性的。

同時,為了同右翼搶奪退歐的話語權,許多支持退歐的英國左翼團體提出了「左翼退歐」(「Left Exit」又稱「Lexit」)的口號,強調歐盟在現實中的所作所為如何壓迫工人階級。

英國社會主義工人党的秘書長Hanna Sell在6月25日發表聲明:6月23日,我們醒來發現這個世界變了。全英的工人階級和都有著不同的反應。我們在全民公投的宣傳中是支持退歐的。但是我們和Boris Johnson這樣的右翼分子不同,我們一開始就是反對這些精英以一種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方式來宣傳他們的脫歐主張。我們反對的是歐盟裡面的。歐老闆們盟是老闆們的聯盟,僅代表了1%的利益,他們不但是種族主義的,還是新自由主義和緊縮政策(austerity)的始作俑者。

Christina Delistathi 認為我們需要看到工人的自由流動不平衡地發生在歐盟公民之間。歐盟始終是一個日益強化邊界管控的堡壘,嚴防那些逃離戰爭和貧困的難民。某一群工人的自由流動可不叫什麼國際主義。我們需要提醒自己,消除種族主義的唯一方法是維護所有人的權利,將跨越國界的工人階級團結起來。

「歐盟並不保護我們的權利。它是老闆的聯盟,只保護老闆們的權利。最近年輕的醫生在支援國民保健服務,而歐盟的貿易條例卻在推進國民保健服務的私有化。歐盟僅僅花了兩天就接受了卡梅倫限制兒童福利和移工課稅津貼要求。這讓工人階級陷入了更深的貧困當中並且為進一步的削減社保打開了大門。」

青年行動者Ben Seifert在《赫芬頓郵報》中指出,歐盟不但是非民主的,而且是反民主的。當希臘的反緊縮政府被選舉出來,希臘人在全民公投中一致反對緊縮政策。但是一旦首相Tsipras與歐盟簽訂協定給予歐盟約過希臘人民的意願治理希臘的權力,希臘人民還是不得不受迫遵從緊縮政策。在葡萄牙,左翼的反緊縮、反歐盟聯盟在議會中贏得了絕對多數席位。然而被歐洲委員會支持的保守派總統阻止了他們組建政府。每當民主和歐盟新自由主義計畫起衝突的時候,民主必須讓步服從歐盟。

左翼希望通過「脫歐」之戰將歐盟的資本主義和種族主義本質暴露出來。Christina Delistathi 表示:「左翼的起點應該利用公投來強化我們的階級力量,這樣我們的鬥爭才不會隨著投票而結束」。

退歐:工人階級的勝利還是敗退?

全民公投脫歐派勝利之後,英國首相卡梅倫宣佈辭職,工党黨魁傑瑞米科爾賓被質疑勸說不利,被要求退位。英國政壇上演宮鬥大戲之際,英國左翼是如何評價這次公投結果,英國工人階級又受到哪些影響?

21世紀革命社會主義團體的創始人之一,Charlie Hore認為今天左翼在退歐問題上分裂很大程度上源於:相對于歐盟來講更加偏向右翼和新自由主義的英國政府是左翼的首要敵人。但是在工人運動中,許多人的態度發生了大轉變。眾多曾經反對歐盟的人現在將歐盟看作是抗擊保守黨的盾牌。這當然是左翼面對多年失利的反應,同時歐盟也的確做出了很多讓保守黨反對的改革,尤其是在勞工權益和環境方面。

記者和工會組織者Ewa Jasiewicz認為,儘管歐盟有非常多的問題,但是那些投票支持脫歐的人沒有意識到,在反移民的氛圍下,這對工人權益帶來的影響。在英國有三百萬移民工人,他們中的多數在製造、批發零售和酒店行業工作。其中酒店行業是英國酒店業的四百四十萬工人中,70%是移民工人。同時,酒店行業還是最不穩定、工會化程度最低的行業,只有3.6%的工人參加了工會。

一旦英國脫離歐盟,英國將要和各個成員國簽訂新的貿易協定。歐盟國家每年出口10%的商品和服務到英國,而英國每年出口到其他歐盟國家的商品服務是45%。不可避免的,在新的貿易協定裡,英國的籌碼就是歐盟國家向其輸出更加廉價的、彈性的、受資本規訓的勞工,並且這些勞動將不受到歐盟就業權益的保護。這個過程首先衝擊的就是移民工人。

Hanna Sell則在「社會主義工人黨」的聲明中指出:許多人會擔心公投結果來的經濟動盪、種族主義和反移民潮將最終由工人階級付出代價。這是確實存在的危險,無論誰贏得了公投,因為資本家既有支持留歐的也有支持退歐的,他們虎視眈眈的煽動反移民情緒。但是在裡面我們看不到工人階級的立場,多數的工會領導人和工党領導都站在了主流的留歐立場一邊。右派在脫歐公投中占到上峰不是什麼巧合。正如傑瑞米科爾賓所言,成千上萬的人民投票反對的是緊縮政策,我們現在需要擁抱這項運動。讓我們搞清楚,面對公投結果,工人階級有著不同的態度。但是那些1%、精英、大資本卻有一致性——他們被嚇死了,因為公投結果對他們不利。

公投後鬥爭尚未結束

公投的第二天,倫敦大約1500人聚集抗議,表示他們與移民和難民團結一致。

抗議者大多是來自各種背景的年輕人,他們對公投以及脫歐宣傳中的種族主義表示憤怒。這些年輕人來自:全國反對學費漲價與教育削減行動、激進集合、英國妓女聯合會、性工作者公開大學、男女同性戀支持移民聯盟、倫敦無政府主義聯會、肯特反種族主義網路、世界工會聯合之聲和酒店工人聯合會等左翼團體。

參與遊行的「21世紀革命社會主義」記者寫道:

「遊行穿過倫敦,奢侈酒店的服務遠對我們豎起了大拇指、商店裡的非洲婦女對我們危險,人們從他們的窗戶裡揮舞著表示團結的標語。還有街道上的其他人不斷向遊行者和移民罵髒話。很顯然,我們需要擴展並深化我們的組織方式去觸及英國的每個角落。我們需要表達一種訊息讓被統治階級分裂的社群們團結起來,將各種被異化的感覺、絕望和憤怒凝聚起來成為團結的鬥爭。」

面對近日英國工黨的「政變」,英國的左翼團體也表示不會放棄在主流民主議程裡的鬥爭。工党的眾多影子內閣成員在各處叫囂,認為黨魁傑瑞米科爾賓缺乏領導力導致公投偏向保守黨。至今,相繼有20名影子內閣成員公開辭職要求這有英國版桑德斯之稱的左翼黨魁下臺。6月27日,工黨議會會議中,科爾賓公佈的心的影子內閣成員,也同時遭受了猛烈的批評,要求他辭職。科爾賓將會在28日面對政府不信任投票,但他表示自己反對力量,自己還是會堅持下去。

許多英國的左翼團體和民眾在會議當天在議會外聲援科爾賓。英國社會主義黨聲明:公投之後,工黨中的布雷爾主義者們要求科爾賓退位,企圖讓工黨再一次淪為大資本和1%的走狗。但是今天如果科爾賓堅持反緊縮政策、堅持他選舉時承諾的最低工資制度、公屋建設、國有化鐵路和能源產業,那麼他就有強大的人民基礎。

社會主義抵抗組織表示:

「如果工黨想要在年底贏得選舉,那麼必須用一個激進左翼的反緊縮、支持勞工政策去反擊右翼的反移民政策。如果科爾賓會這樣的做(我們也預計他會這麼做),那麼左翼就應該全力的支持他。」

在公投後,無論是重新團結被右翼吸納的工人階級還是在工黨選舉中背水一戰,脫歐後工人運動還有無限的可能,英國左翼也有很長的路要走。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