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脫歐影響香港甚微?

2016/6/26 — 17:37

英國公投脫歐後,網上本土十分雀躍,例如,“英國脫歐後,香港有救了,香港都可以公投獨立啦!”

首先,這場公投與英國獨立無關。雖然,脫歐運動的政客確是用這口號作招徠。更重要的是,英國經驗告訴他們,香港本土必須爭取到民主中國,公投這種遊戲才有機會運用。

對港經濟

廣告

曾俊華表示,英國佔香港貿易比例只得1.5%,相信英國退出歐盟對香港造成的直接影響不會太大。陳德霖認為,香港銀行業做好流動性準備,有足夠防禦能力,市民毋須擔心。

香港的金融及保險業佔生產總值的16.6%,僅次於進出口貿易的19.1%和公共行政、社會及個人服務的17.1%。在中央旳眼裡,香港只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零售、飲食、酒店和旅遊業已經很差,不能承受金融銀行業的打擊。

廣告

英國脫歐,其多間銀行股一度急挫17%至34%。香港的匯豐收市跌6.59%;長和系集團的歐洲業務中,英國就佔21%;香港業主約14%持有物業英國。評級機構已表示,英國會處於一段長時期的不穩定,即香港的銀行業面臨困難,曾俊華的話令人惱怒。

《巴塞爾協定三》

《巴塞爾協定三》國際協議的目的是應付大型金融危機。但金管局在 1 月才宣布由 2016 年 1 月 1 日起香港適用的逆周期緩衝資本為 0.625%(參照《巴塞爾協定三》的分階段實施安排),即只是最低起點。應付“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機構(處置機制)條例草案》尚在審議中,陳德霖的說話也不好得多。

一帶一路

香港金融界一直希望在一帶一路中分一匙餚。何志平日前在6月20日在波蘭華沙召開的「絲路國際論壇2016」表示,「共建『一帶一路』,促進亞歐互聯互通」。習近平在24日在烏茲別克斯坦塔什干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十六次會議』表示全面推進經貿、金融、能源、交通等各領域合作。

問題是,一帶一路有一個起點和終點的。其起點是中國,其終點是歐洲,一帶一路只是中間的橋樑。脫歐會做成歐洲動盪。那麼,歐共體是否還是一個有吸引力的經濟對手呢?

那裡見底?

脫歐公投,香港政商金融機構各出奇謀避險。在金融大行中,它們有兩手準備。但說穿了,大體上屬於某類對沖。不過這世界是沒有數學上的雙贏。大部份大行都估不到脫歐,等於說,大部份都損手爛腳。以下是一間國際大行的分析:

 We see potential for 10-15% downside to European Equities over the next few days as a higher risk premium drives multiple compression. We would discourage selling should markets fall materially beyond this.

它預計,在未來幾天,歐洲股市可跌10-15%。若跌出這個界限,它們不建議客戶掟貨。

民主的局限

民主的局限在雙方十分接近時出現,因為真正的分歧並非意識形態,而是具體利益,它無法協調。

青年人支持留歐,因為他們擔心脫歐會影響他們到歐洲工作。年長的雖則沒有這一考慮,但假若英國經濟一蹶不振,英倫銀行可能進一步量化寬鬆。減息等於減低國債收益,靠養老年金生活的會發覺他們手中的錢少咗。

從這裡看,最低層的和最年長的似乎沒有理由支持脫歐。他們的問題與香港雨傘運動的有點相似。普遍的市民感受不到經濟成果或其受惠,因之他們也習慣性地不用理性思考社會問題。他們會以為,理性沒有意義,奇談怪論反而可以有些藥物作用,令其忘憂。

英國的出路

由於這公投還需國會通過,而所有政客都表示尊重民意。他們可以做的是,解散國會,以留歐作為黨的選舉口號。假若勝出,他們便可以否決公投而不被清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