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脫歐與身份認同

2016/6/25 — 20:36

【文:蔡昀】

看着英國在留歐脫歐問題上的挣扎,勾起了我身份認同的心結。

近來很多朋友都沸沸騰騰、刺刺熱熱地談留歐脫歐的問題,我對這個題目有興趣的朋友圈,也許都局限於在英國唸書或就業居住的專業人士,大都基於經濟收益、國家發展等客觀考慮,都選擇或認同留歐。投票前的民調,也反映英國人民有留歐的傾向。投票結果公佈後,大家都感到難以置信,心裡各自盤算着投資方面可能出現或已經體現的損失,和日後的步署。

廣告

原來,一般的英國人不是這樣想。歐洲人跟英國人說:「我們團結一起更強大。」英國人卻說:「不用了,我覺得我們是英國人的身份重要過我們是歐洲人的身份,就如我們不要放棄英鎊轉用歐羅,不要布魯塞爾為我們國家定規矩。至於那些不懂民間疾苦的銀行家、跨國企業家等因此而賺少了錢,由他吧!歐洲的廉價勞工不能佔進英國勞工市場,移民來英國會更難,不壞啊。我們的年輕人不那麼容易在歐洲找工作,沒問題。我們國家強,所以我們要自主,政府要更照顧我們英國人,不是只聽鼓勵利用新移民和整天想着從自由經濟圖利的富人商賈,政府要變。」

明天,英國人可能要跟北愛爾蘭人和蘇格蘭人說:「我們團結一起更強大。」倫敦人也說:「我們不是一般的英國人,也許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加入歐盟。」

廣告

什麼因素導致英國人的公投結果呢?眾說紛紜,但我想一定不全是理性客觀的考慮因素,人始終都是感性的,民族情感,身份認同,有時可以凌駕於實利的考慮。以前在英國唸中學的時候,覺得英國人對自己國家的歷史很自豪,不是緬懷大英帝國的霸道光輝,而是文化上,這個小小的國家,始終對世界有不成比例的大影響。作為一個拿着英國護照的中國香港人,我從唸書到工作,跟英國人談論民族情感的時候總有點尷尬,說不出自己的忠誠是情歸何處。回港工作,常常出差,接觸到更多別的國家文化,和一些睡商務艙比家裡床更適應的朋友,我把民族情感更毅然又理直氣壯地擱置了一邊,自我定位為地球村的國際人,家在香港的定位則是中西合璧的國際大都會。

九七回歸,這個定位又要重新考慮,無可避免地再重新思考自己的身份,國籍和意義。我是中國香港人,雖然心裡有兩個中國,一個是歷史文化上的泱泱大國,有儒釋道漢歌唐詩宋詞元曲明劇清小說的國度,一個是貴為世界第二經濟體、但見到老婆婆跌倒卻不敢扶持,國人出外旅行都神憎鬼厭的現實中國。我們沒有「留共和國」和「脫共和國」的選擇權。看着英國人如何為自己定位,民主地,義無反顧地,走上一條可能是損害國家利益的路,真是百感交集。

作者簡介:已住在英國七年的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