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芬蘭勇武建家邦

2019/7/8 — 11:41

芬蘭國旗(資料圖片,來源:Baptiste Valthier @Pexels)

芬蘭國旗(資料圖片,來源:Baptiste Valthier @Pexels)

芬蘭由十二世紀末至十九世紀初,為瑞典殖民地,一八零九年,瑞典敗於俄羅斯,被迫割讓芬蘭予俄國。當時俄國沙皇亞歷山大一世封芬蘭為大公爵國,承諾一國兩制,畀芬蘭高度自治,遵守芬蘭基本法,生活方式不變。但後來逐漸違反約定,到十九世紀末更加強殖民芬蘭,打算實行一國一制。且看芬蘭人丁單薄,面對強鄰大國,如何擁抱本土主義,勇武抗爭,甚至刺殺俄駐芬總督,準備武裝起義,關鍵時刻,因緣際會,獨立建國,是為鐵血民族。

全面管治權

第一波俄化措施係一八九九年二月沙皇聲明:芬蘭自治權的唯一來源是沙皇中央政府授權,芬蘭是直轄於中央政府的地方行政區域,中央政府對包括芬蘭在內的所有地方行政區域擁有全面管治權。芬蘭享有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權,而是沙皇中央政府授予的地方事務管理權。高度自治權的限度在於中央授予多少權力,芬蘭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力。芬蘭立法會及內閣只有權對法案發言。俄化措施的執行人係俄駐芬總督波壁哥夫(Bobrikov)。波壁哥夫上任後,加強殖民芬蘭,將俄國人引入芬蘭內閣、法院、公務員體系、學校、海關、金融機構等等,又企圖銷融芬俄邊界,縱容俄國水貨客在芬蘭邊境活動,民望跌到負數。

廣告

學校俄教芬

第二波俄化措施係一九零零年沙皇聲明,令俄文成為芬蘭官方語言,大中小學亦要實行俄教芬(俄文教學)。同時,波壁哥夫加強政治審查,封殺異見傳媒及書刊,濫捕濫告重判芬獨份子,鏟除芬蘭政府內的反俄人士,殘酷鎮壓示威活動。

廣告

老芬黨和理非非;青芬黨勇武抗爭

當時芬蘭政壇及社運界大抵分為老芬黨及青芬黨。老芬黨主要由年長保守芬蘭人組成,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抗爭,認為應對現實低頭,向俄國釋出善意,承認俄羅斯有權永續統治芬蘭,切勿激惱強鄰,事關沙皇統治下的俄羅斯,絕不會畀芬蘭獨立。「芬蘭無足夠軍事力量抗拒俄軍,且俄國可以對芬蘭斷水斷糧,那獨立的芬蘭就必定死路一條」云云。青芬黨,主要由激進芬蘭青年組成,擁抱本土主義,主張勇武抗爭,革命獨立。

大刺客

芬蘭的抗爭起先係消極抗爭,杯葛兵役,罷工罷市等,但見無效,於是開始有人效那專諸、聶政、荊軻、秋瑾,勇武行動。

一九零四年六月,芬蘭青年姚勤.蘇文(Eugen Schauman)年方廿幾,勇武行弒槍殺俄駐芬總督波壁哥夫 Bobrikov,然後即時自殺。一九零五年,行動派革命青年又先後刺殺了檢察官(老芬黨成員)一名、 俄國憲兵少尉一名、警察兩名、社運無間道一名。

真普選毋須循序漸進

其時,沙皇正忙於處理國內叛亂,及應付日俄戰爭,加上懾於芬蘭人勇武不屈,唯有下令畀芬蘭真普選,一次過完成,毋須循序漸進,亦毋須保留功能組別,更毋須選管會及提名委員會篩選,芬蘭於是有了全面直選,連芬蘭女性都有投票權及參選權,是為全歐第一。

取消自治權

然而,到了一九零八年,俄羅斯政府從日俄戰爭戰敗的創傷回過氣來,又試重新殖民芬蘭,甚至變本加厲。一九一零年,俄國議會通過取消芬蘭大部份自治權,一九一四年,芬蘭基本法名存實亡,芬蘭即將變成俄國直轄省。

準備武裝起義

其時大部份芬蘭人都認識清楚:俄羅斯不會畀芬蘭真正自治,不革命就無命,於是將抗爭升級,甚至派革命青年去德國接受軍事訓練,準備武裝起義,與俄國決一死戰。

千載難逢的機會

猶幸在此緊急關頭(一九一七年),俄國發生十月革命,全國大亂,自顧不暇,芬蘭捉住此千載難逢的機會,不費一兵一卒,宣告獨立建國!

文化建國

當然,成功非僥倖,芬蘭在獨立之前的十九世紀,已用了近百年時間文化建國,包括以芬蘭文創作偉大文學作品、出芬蘭正字字典、編芬蘭神話史詩《嘉利華那》(Kalevala)(參〈曾焯文:芬蘭神話建家邦〉)、加強芬蘭文教學、從本土角度編芬蘭史、創作民族主義藝術品、研究民族主義理論等等。

鐵血民族,以一敵千

後話:二次大戰時,蘇俄乘世界大亂,派百萬雄師入侵芬蘭,志在必得。芬蘭人丁單薄,僅有幾百萬人,武器簡陋,但萬眾一心,竟能以一敵千,擊退強秦,力保主權不失。

一八九九年芬蘭畫家 Edvard Isto 油畫《襲擊》,象徵芬蘭人對俄國殖民的抗爭,畫中雙頭禿鷹代表俄羅斯,在博命搶芬蘭玉女懷中的基本法。

一八九九年芬蘭畫家 Edvard Isto 油畫《襲擊》,象徵芬蘭人對俄國殖民的抗爭,畫中雙頭禿鷹代表俄羅斯,在博命搶芬蘭玉女懷中的基本法。

革命青年蘇文行弒總督波壁哥夫,十九世紀不知名者繪圖

革命青年蘇文行弒總督波壁哥夫,十九世紀不知名者繪圖

 

#芬蘭獨立 #基本法 #一國兩制 #高度自治 #Finland #chapmanchen #HKBNews #Bobrikov #EugenSchauman #曾焯文 #IndependenceofFinland #basiclaw #maga2020 #本土主義 #localis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