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芬蘭蘭監犯自出自入 但無人逃獄

2015/4/24 — 11:31

每年春天,數以百計的遊人會到 Kerava 的開放監獄遊覽及購買囚犯栽種的植物。(圖:Courtesy of Criminal Sanctions Agency)

每年春天,數以百計的遊人會到 Kerava 的開放監獄遊覽及購買囚犯栽種的植物。(圖:Courtesy of Criminal Sanctions Agency)

「在這裡人很放鬆,我們還有免仔。」一名正在坐牢的毒犯Hannu Kallio形容他的監獄,一個鳥語花香的花圃。在芬蘭這個開放監獄,有寵物羊就是沒有高牆鐵閘與囚衣。

芬蘭南部的Kerava開放式監獄內,有70名囚犯在花圃工作,為大型的春季銷售裁種花苖。每年春天,數以百計的人到這個開放監獄野餐,探訪動物跟買囚犯種的花 (圖)。

囚犯都爭着申請,來這裡種花,時薪有8美元,可用手機,到鎮上買日用品,甚至每兩個月有3日假期。囚犯要向監獄付房租;不工作也可以選擇在鎮上讀大學學位,學費有補助;又或是帶團去露營或釣魚。

廣告

囚犯都知很容易逃獄,「你想就可以走,」Kallio說,「但若你逃走,你會被鎖入監獄。最好還是留在這裡。」

開放式監獄在芬蘭已有數十年歴史,經過多年改善,今天這是罪犯由監牢回歸日常生活前的過渡點。
數十年前芬蘭的囚犯數目全歐洲最高,以致60年代 曾進行研究多長刑期才可降低犯罪率,結論是不會。「監禁並非靈丹妙藥,」赫爾辛基大學犯罪學學院主管Tapio Lappi-Seppälä 說。
隨後數十年,芬蘭重訂懲戒政策。今天, 芬蘭是歐洲最少囚犯比率的國家。
「芬蘭的經驗是減低刑期至三分一,犯罪率卻沒有上升。」反而因為開放式監獄的過渡,囚犯逐步融入新生。在開放式監獄服刑的,重犯率下跌兩成。

廣告

開放式監獄毋須高設防,營運成本更低,平均每名囚犯的監禁成本少三分一。有監獄甚至設在赫爾辛基 的著名旅遊點Suomenlinna Island上,人來人往,分隔監獄及世界文化遺產博物館的,只是一度黃色的矮木欄。
當地人也支持在區內設開放式監獄,被問到是否擔心囚犯時都很奇怪會問這個問題,並指囚犯為小區貢獻,不單復修遺址更清潔公眾地方。

監獄沒有高牆改用閉路電視及電子警報系統;沒有鐵窗與一個個籠牢,只有像大學宿舍的房間;獄卒不持槍只穿日常衣服或沒有徽章的制服;囚犯在刑期快滿時經常可放假回家;獄中有私穩高的小房子給家人探訪,最多可逗留4天。

毒犯Kallio即將出獄,將在家服完最後幾個月刑期,並會在一間回收中心工作,可以與太太、女兒及狗狗生活。
另一名囚犯Juha被判終生監禁,但在芬蘭一般會減刑至10或15年,兒子快將誕生。「這真是大事,但我也不知何時出獄,孩子要靠他媽媽撫養。」
Juha 不知何時可回家與家人重聚,但他知終有這樣的一天。相對一個在高設防監獄服終身刑期的囚犯,這是不能想像的決心與盼望。

 

資料來源/圖:Public Radio International紐約時報;原刊於場邊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