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8/5 - 16:35

英國寄宿學校的尾班車

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資料圖片,來源:Sebastian Grochowicz @Unsplash)

英國倫敦希斯路機場(資料圖片,來源:Sebastian Grochowicz @Unsplash)

約翰遜做了新首相,堅稱要硬脫鈎。不過年底之前,不論脫鈎後經濟局面如何,都要舉行大選。

萬一大選失敗,他就要辭職任保守黨黨魁。而約翰遜若大選失敗的結果,就是工黨的極左領袖郝爾彬入主唐寧街十號。

郝爾彬主張階級平等,仇恨寄宿學校精英教育。他曾經保證,上台之後,英國廢除大學學費,人人可以免費讀書。不過錢又從哪裏來?郝爾彬相信,可以開動印鈔票機。

廣告

不要以為只有郝爾彬在等約翰遜輸。還有一個,在等待約翰遜輸了大選之後辭職黨魁,自己到時報名競逐黨魁而成為在野保守黨領袖的,就是約翰遜前盟友、後來互插而翻臉的前教育大臣高文浩。

高文浩雖然被視為保守黨極右翼,但有一點他與工黨甚至共產黨很相近,就是極端仇恨英國的寄宿學校。

高文浩認為,英國的私立寄宿學校是階級分化和撕裂的主要元兇,製造教育的不平等。他認為基層家庭很多天資聰敏的小孩,因為家長沒有錢,沒有辦法進入寄宿學校。因此他認為英國的寄宿學校文化是一種怪癖(eccentric),他上台之後,會予以廢除。

然而,英國的文化靈魂,有左右兩大護法。一個是莎士比亞的戲劇,另一個就是寄宿學校。

也可以說,這兩樣是英國文化的一對睪丸,分泌睪丸酮,決定了英國民族的基本氣質。許多政府學校已經減少莎劇教育課程,認為莎劇很落伍而且充滿大男人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若高文浩上台,連寄宿學校也廢除,等於揮劍自宮,英國固無法永遠在成為日不落國,而且更會變成「西方不勝」— 與小說人物「東方不敗」,成為一對變了性的姐妹。

高文浩自己不是寄宿學校出身的。他四個月大被收養,養父母均是工黨黨員,在蘇格蘭的鴨巴甸長大,進入牛津之後,信仰開始偏向保守黨,並做了牛津大學學生會會長。

高文浩本身是一個怪胎。他做了教育大神之後,一度鼓吹英國的中學數學教師,要向中國人取經,因為中國兒童的數學成績好,英國要多多學習。但他不知道中國人家長的「怪獸指數」,英國學童若可採用華人社會的填鴨教育方式,中國人民早就可以實行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度。

寄宿學校有什麼問題?這是資本主義制度自然的產物。正如有錢的人,想找美食餐廳,當然是米芝蓮兩星。全世界的米芝蓮餐廳與麥當勞相比,是不是造成食物的撕裂和不平等?那麼要不要將所有美食餐廳關門?

不過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高文浩有朝一日上台的機會很高。約翰遜得意忘形地在前台表演,人無千日好,而且他極力仿效狂人姿態的特朗普,這一點遲早令英國選民反感。

保守黨來能威脅約翰遜的,只有一個高文浩。因此,繞過一個大圈,你明白我想說什麼。我不是在恐嚇你,而是希望你高瞻遠矚:英國的寄宿學校,很可能在你這一代就會完全消亡。為下一代着想?現在生一胎,已經來不及,快由今日開始,培養你的子女喜愛體育、廣覽群書,讓他長大後成為地球最後一代精英。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