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英國新一屆大選 政治碎片化

2015/5/7 — 17:09

英國大選在今天舉行,如無意外,下議院將維持懸峙國會的局面,傳統兩大黨工黨和保守黨皆無法取得過半數議席,而上屆的造王者自由民主黨則預計只保留到大概一半議席;蘇格蘭民族黨將預計橫掃整個蘇格蘭絕大部分議席,成為今屆國會第三大勢力。

在過往英國傳統,由於選舉制度是單議席簡單多數產生,政壇總由兩大黨輪流把持,一般小黨難有資料取得多數選票,以奪得議席,而除非應對大蕭條或戰爭之類的危機,否則絕少組織聯合政府。但繼上一個五年後,英國再一次可能沒有一個政黨取得過半數議席,組織內閣,聯合執政似乎成為某種碎片化的定態。

記得在上次2010年大選,英國引入類似美國總統選舉之類的電視宣傳,工黨首相白高敦、保守黨黨魁金馬倫、自由民主黨克萊格同枱辯論,一方面由於白高敦任內面臨金融海嘯,令保守黨一路領先原有的執政工黨,同時自由民主黨的支持度直迫兩大黨,超過四分一,兩黨競逐之勢變為三黨鼎立。雖然後來在單議席單票制的結果底下,僅有保守黨和工黨能問鼎首相大位,但工黨和保守黨皆無法取得過半數議席,自民黨掌握關鍵少數的57席,足以影響大局。最後由於保守黨的議席數目303席較工黨258席為多,保守黨與自民黨的聯合遂成為穩定多數內閣的選擇。

廣告

在過去五年,保守黨和自民黨聯合執政下的英國可謂經歷鉅變,對內需要振興經濟、又要回應國民對無法解決居住問題,和國家醫療服務轉型的需要、同時嘗試控制開支,結果在增加學費一事上觸發大規模示威,最後演變成當年戴卓爾夫人推行人頭稅後,最大規模的一場騷亂。

而對外事務上,由於經濟裹足不前,伊拉克戰爭也使國民對外務不感興趣,國防投放縮減;外交上的方針也由於美國重心東移,『英美特殊關係』受到與新興國家利益的影響,國際影響力下降;由於與歐盟在入境、勞工等議題存在分歧,故此首相金馬倫也表示若能執政,下屆政府將藉公投決定留歐抑或退出的立場,使歐洲議題成為重要因素。

廣告

蘇格蘭分離主義與民族黨的影響

保守黨和自民黨執政五年來,最重要的政治事件莫過於聯合王國政府和蘇格蘭政府達成協議舉行公投,決定蘇格蘭前途是繼續留在英國抑或獨立。雖然上年度九月份舉行的公投以略為多數,否決獨立的選項,但蘇格蘭分離主義卻沒有遏制跡象。蘇格蘭之所以選擇公投,一定程度上建基於對新工黨和保守黨社會政策的不滿,和主流英格蘭的民意越走越遠,蘇格蘭也遠較英格蘭人為之親歐,因而傾向建立一個獨立、福利主義、連結歐盟的新國家,擺脫倫敦的控制。

不過,工黨在上年公投,和執政聯盟的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連成一氣,反對蘇格蘭獨立,倒令蘇格蘭的工黨支持者倒向民族黨,結果造就蘇格蘭在今年大選的預測中,預計將取得大概50個位處蘇格蘭的議席,將工黨和自民黨過去在蘇格蘭的議席接收,反映工黨和自民黨與蘇格蘭民意越走越遠,也使得工黨縱然在英格蘭重新與保守黨取得平衡,卻也因為失去了整個蘇格蘭,而陷入懸峙國會的局面。

民族黨的支持或許成為不可或缺的因素,特別是其徹底反對保守黨的立場,黨魁NICOLA STURGEON在電視辯論中,抨擊工黨黨魁文立彬未能肩起反對保守黨政策的角色;同時,又伸出橄欖枝,指願意支持工黨取得下屆政府的執政權,以免保守黨上台再行針對民生投放削減支出。但問題在於,三大黨皆表現得無意與分離分子進行合作。

威爾斯民族黨與綠黨 初出全國政治舞台

與蘇格蘭民族黨站在類近陣線的還有威爾斯民族黨和英格蘭威爾斯綠黨,三個黨皆同意一個更多民生投放、更多環保政策實施、更全面的憲制改革、移民開放、無核國防、以及歐洲融合的政策。不同於蘇格蘭民族黨氣勢如虹,威爾斯民族黨至今仍預計只能取得數席,但威爾士民族黨黨魁Leanne Wood表明以蘇格蘭民族黨為參照對象,威爾斯將爭取與蘇格蘭同等的自治權力,更加在歐洲議題上表態,下屆政府若就退出歐盟議題舉行公投,需要顧全到整個聯合王國四個部分: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的取向,決不能讓最多人口的英格蘭單以票數,在違反其他部份的意願下退出歐盟。

而綠黨黨魁Natalie Bennett本身是澳洲移民,電視辯論中的表現令人激賞,本身綠黨在年青選民中取得相當支持,提出諸如高額稅制和提供國家支助職位解決就業不足的政策。雖然綠黨有機會取得議席預計只有一個,但支持度卻保持在5%左右,調查所得當中大部份是上屆大選支持自由民主黨政策,卻因為與保守黨聯合執政五年而失望的選民。

縱然綠黨和威爾斯民族黨政治勢力與其他大黨難以比擬,但由於政治碎片化的形成,使得兩者可以在選戰舞台上得到機會。在一場全國性直播的反對黨辯論結束後,前述三個政黨黨魁互相握手致意時,刻意攬頭抱轡以示團結,然後才向工黨黨魁文立彬致意。除了蘇格蘭民族黨、威爾斯民族黨、綠黨本身在政策非常進步和左傾以外,加上三黨黨魁都是女性,在傳統的英國政壇中,當中顯示的意象更見革新。

獨立黨崛起 支持度高 議席不足

與蘇格蘭民族黨、威爾斯民族黨、綠黨相反,在英格蘭崛起的卻是右翼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政策主張和前三者南轅北轍 – 排斥移民、排斥歐盟、反對向蘇格蘭退讓、反對向移民給予福利、『低稅革命』,由於經濟不景,獨立黨提出一堆有針對對象的『愛國』政策吸引所謂 “White van man“的支持。

所謂”White van man“,大概可意譯為『揸白貨VAN嘅佬』,都指是勞動階層、有些許營生、對現況不滿的白人男性綜合形象。縱然英國在歐洲國家中不算最悽慘的一批國家,但基層國民卻始終未能享受到經濟成果,失業率下降並不代表有足夠收入,而歐盟間寬鬆的人流政策,使得移民成為了『爭飯食』的針對目標;進而民生和福利政策上,獨立黨主張不應該讓移民享有福利,把資源留給自己人;而蘇格蘭也成為資源競爭的對手,獨立黨表示『英格蘭納稅人的資源不應該投放越過哈德良長城 (哈德良長城是羅馬帝國不列顛行省和蠻地卡勒多尼亞的邊界,也是與現今英格蘭和蘇格蘭邊界吻合),英格蘭應該有個更公平的協議。』

獨立黨的立場,使之成為辯論中諸如綠黨和蘇格蘭民族黨批評的對象。但即管批評,兩大黨只各佔三分一的支持度,其他政黨突破不了自身的地盤,唯有獨立黨數年以來,支持度節節上升,由2010年上屆大選3%支持度,上升至現時迫近15%;由國會中一席下議員也沒有,到吸引數個保守黨成員加入倒戈:由於歐洲議會採用比例代表制,獨立黨在歐洲議會取得最多票數,成為英國在歐洲議會中最大的政黨,黨魁Nigel Farage也是歐洲議會成員。但獨立黨和綠黨面對問題一樣,是由於支持者分散,不像蘇格蘭民族黨割據了蘇格蘭作地盤,在小選區單議席單票底下,未能取得過半數選票,預計只能取得不成比例的數席。

自民黨的地位

不論是進步的民族黨和綠黨,抑或是右翼的獨立黨,新興政黨的崛起無疑是對傳統政黨的不滿,當中打擊最大的是自民黨,力量退縮之快成為了政治碎片之一。上次的大選辯論令主張進步政策的自由民主黨有機會和兩大黨平起平坐,令人眼前一亮;但經過五年執政,自民黨在與保守黨的聯合中處於屢屢蝕底的局面:原先希望推動的憲制改革公投失敗,無法在英國國會引入比例代表制;在執政期間屈從保守黨,違反競選承諾增加學費,使得自由民主黨失去了支持,副首相兼黨魁克萊格,更成為了叛徒的同義詞。

但五年後的今天,縱使自由民主黨在強調自己代表中間溫和派,在電視廣告中比喻轉左(工黨)和轉右(保守黨)都不是前進的選擇,但自由民主黨預計在下議院只能取得不足30席,僅及上屆大約一半,而流失的議席可能由保守黨、工黨、蘇格蘭民族黨三黨均勻地承接,大抵是認同過往五年執政者乾脆轉向保守黨、否定者保守黨執政者則不滿意自民黨作為執政夥伴的作為,而轉向工黨;而報章調查所得,在這次大選傾向綠黨的支持者,當中大部份在上屆都來自自由民主黨,顯示環保、無核國防、融歐等議題經已被綠黨吸納。

自民黨今次相信仍能保持到足夠議席,去成為造王者,因為保守黨與工黨皆開放與之合作的選擇,而暫時表明不肯和蘇格蘭民族黨合作;但上次靠近權力的結果,到頭來是被泡沫化和失去定位,也失去政治誠信,到底沒有足夠政治能量迫使本來就取向相異的保守黨作出同樣的合作,是五年來埋單計數要付的代價。

工黨和保守黨 誰主唐寧街?

而保守黨的金馬倫,和工黨的文立彬,毫無疑問是有機會入主唐寧街10號唯二兩位人物,兩黨主打經濟政策爭取民意支持,保守黨提倡減稅,卻也刻意強調對社會保障和房屋的投放;工黨提出增加富人稅項,向海外收入徵稅,也提出增加社會投放,同時卻也保證有能力維持收支平衡。兩黨皆意圖向中間靠攏,向中間選民擴闊選票,但兩黨卻面對議席不足的問題。

兩黨皆無可避免要取得其他政黨合作。當中,蘇格蘭民族黨等對工黨執政持開放支持,而和綠黨和威爾斯民族黨排除與保守黨合作,但工黨表現得不希望與分離分子組織聯合內閣;同樣,獨立黨尋求和保守黨合作的可能,但獨立黨議席太少不足影響大局,工黨和自民黨則沒有和獨立黨合作的可能。

因此,由於三大黨以外的政黨,要麼屬分離主義,要麼就支持度不足反映在議席之中。若果三大黨都不足以組織超過半數議席的聯合政府,包括連結在北愛爾蘭的盟友後都無法達到目標,最可行的目標是取得其他政黨的信任協議,在不加入聯合內閣下支持少數政府取得足夠信任票,延續下一個執政任期。

由於通過《國會固定任期法令》,除非國會明確不信任內閣,又或者明確決定提前國會大選,否則首相不能藉提請女王來主動解散國會,一方面首相不能像以往主動按政治時機舉行大選,另一方面也令內閣較為穩定,因為只要不信任動議不獲通過,相當勢力的黨派不在內閣但願意支持政府,少數內閣仍能執政。

但即使如此,懸峙國會仍然是一個不正常的現象,不在於懸峙國會本身,因為民意的確是不單單朝向兩大政黨;而在懸峙國會背後的選舉制度未能合符得票和反映議席的比例,扭曲達成聯合政府或信任協議所考慮的因素。譬如今屆預計獨立黨支持有15%,但在650席下議院中,預計勝出只有數席;綠黨也面對同樣狀況,支持度5%,但議席可能依舊只有1個;在組成政府中,竟有達兩成民意支持被忽視。

不論是偏左的綠黨,抑或偏右的獨立黨,最進步和最封閉的聲音始終不能反映在全國最重要的政治平台,下議院的認受只會降低。譬如說,年輕人口的投票率只有四成多,足足落後德國兩成,因為一些政黨,諸如綠黨在年青人雖然受歡迎,勝選卻始終無望,因為跨越不到簡單多數的門檻。

若果英國不再實行選舉改革,引入一定採用比例代表制分配的議席,朝德國聯立制或日本並立制方向的混合制議會,既有三黨的合作將因支持減少而不足以回應選民政策的期望,對現況的不滿也會轉向體制外支持較為激進政黨:獨立黨、或分離主義的蘇格蘭民族黨將會日益坐大,令聯合王國不同部份間的衝突越演越烈,也將影響內部經濟政策各有各路,和外交或歐盟議題上各說各話,降低英國的國際影響力。議會政治的開山祖先,一樣要面對和繼續改革的可能,反觀這個特別行政區,又憑甚麼要求基本法不能改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