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華盛頓郵報》刊卡舒吉最後專欄:阿拉伯世界需要言論自由

2018/10/18 — 20:14

《華盛頓郵報》今日刊出,懷疑被沙特殺害的異見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失踪前撰寫的最後一篇文章,標題是「阿拉伯世界最需要言論自由」。他希望,阿拉伯世界能夠出現,一個獨立而在地的跨國媒體,開始逐步影響當地民眾,推動中東民主化。

文章題為《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論自由》(What the Arab world needs most is free expression),在文章之首,該報環球評論版編輯Karen Attiah寫下按語,提到,直至今日才刊出文章,是因為一直希望卡舒吉能夠「回來」,雙方合作再修訂文章;文章正好反映了卡舒吉對阿拉伯世界能擁有自由的期許,他最後亦因而失去生命,她對卡舒吉一年前加入《華盛頓郵報》,表示感激。

卡舒吉在文中指,美國人權機構「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 今年公布年度全球自由狀況評估報告,發現在阿拉伯世界中,唯一一個被評為「自由」的國家是突尼西亞(Tunisia),約旦、摩洛哥和科威特排第二;其他的國家都屬於「不自由」。

廣告

由於資訊不流通和容易獲錯誤資訊,他指,很多住在這些不自由國度的阿拉伯人,根本無力了解和公開討論對他們有影響的議題,被政權主旋律牽著鼻子走,更不能推動任何改變。卡舒吉指,2011 年的「茉莉花革命」曾為中東地區帶來希望,人人以為自由終於來到阿拉伯世界,可以從政府對資訊的拑制和審查中,釋放出來。可惜他們的希望很快幻滅,壓制的情況比從前更甚。

卡舒吉:中東壓制比「茉莉花革命」之前更甚

廣告

他又舉例,沙特作家Saleh al-Shehi 因發表與政權對立的文章,遭以言入罪囚五年;埃及迫令報章《埃及獨立報》(al-Masry al Youm)收回其中一天的報紙時,當地同業沉默不語,沒有抗議,國際社會亦毫無反應。中東的政府,亦因而覺得可以為所欲為,以不同手段打壓「不聽話」的媒體,更直接通過關閉互聯網,阻礙資訊流通,又會拘捕記者,甚至迫廣告商從異見媒體抽起廣告。

阿拉伯世界現正面對另類「鐵幕」降臨,卡舒吉指,冷戰時代有「自由歐洲電台」,在鐵幕下的東歐國家推動自由民主,扮演重要角色。他認為,中東地區亦需要類似的媒體。

對於《華盛頓郵報》主動翻譯他的多篇文章,在阿拉伯世界刊出,卡舒吉對此表示感激,他認為阿拉伯人需要以阿拉伯文閱讀這些文章,才能多方理解並討論有關美國和西方的民主議題。

在文章的最後一段,卡舒吉寫下了他的寄望,阿拉伯世界能夠有一個獨立而在地的跨國媒體,逐步影響當地民眾,推動中東民主化。

「阿拉伯世界需要一個跨國媒體的文明版,令其公民可以對世界議題有所理解,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為阿拉伯聲音提供平台。(阿拉伯世界)正在貧困、管理不善和不良教育下受苦,建立獨立的國際平台,跟宣揚仇恨的國族主義政府分隔開來,令一般人也有機會去解決他們社會的結構性的問題。」

59 歲的卡舒吉為沙特資深媒體人,年輕時曾到美國印第安納州立大學修讀工商管理學,返回沙特後當上記者,80 和 90 年代曾多次訪問拉登(Osama bin Laden)。他一度是沙特政府高官的顧問,其後成為異見人士,經常在各種媒體平台發文批評沙特政府和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卡舒吉於 2017 年 9 月離開沙特開始流亡生涯。

他亦有在《華盛頓郵報》撰寫政治評論專欄,主要批評沙特國王薩勒曼的政策。卡舒吉為與土耳其藉未婚妻登記結婚,今年 10 月 2 日到伊斯坦布爾的沙特領事館,辦離婚證明,進入領事館後人間蒸發,疑被穆罕默德手下的 15 人「暗殺小組」肢解殺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