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薩德」系統對中國的真正威脅和影響

2017/3/24 — 12:40

資料圖片:薩德導彈防衞系統(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薩德導彈防衞系統(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程兆成】

坊間不少評論與報導均指「薩德」系統的帶給中國的問題是主要能對我國的陸上彈導飛彈的偵察,其實並未掌握到問題的主次輕重。「薩德」系統對中國的真正威脅,正是在於能削弱中國的以潛射飛彈為主的二次打擊能力。

首先,中國是五個擁核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唯一一個主張不首先使用核武的國家,換言之國家的核戰略安全是建基於當被敵國進行第一波的核攻擊後,大部份地面的陸上彈導導彈發射陣地、發射車很可能被摧毀的前提下(根據曾任我國海軍戰略研究所所長的軍事專家尹卓的說法,前兩者的生存率僅為不超過5%及10%-15%),仍能藉隱蔽性較高而在第一輪核攻擊後倖存下來的彈導飛彈核潛艇(生存率超過85%)發射潛射洲際彈導飛彈為作對施襲國作二次打擊的還擊手段,亦即可信的核反擊能力,而其他擁核國因害怕受到這種還擊手段的攻擊而選擇不首先對我國發動核攻勢。可以說,潛射飛彈是中國賴以自保的後盾、底氣所在。而中國的彈導飛彈核潛艇的戰備巡航亦僅在2015年才開始建立,相信實力仍處於初具規模的階段。

廣告

由是觀之,按現時我國不首先使用核武的戰略,中國各式在陸上發射的洲際飛彈均在核戰發生時難以發揮作用,而由彈導飛彈核潛艇為首的二次打擊能力才是核戰時的主力所在,如能削弱中國的二次打擊能力,則能令中國的核威懾能力降低,而「薩德」系統正正是發揮這種角色。

「薩德」系統的AN/TPY-2雷達能夠探測中國在黃海部署的彈導飛彈核潛艇所發射的潛射飛彈,而且能預警和追蹤整個真彈頭和假彈頭的釋放過程是當中的關鍵。首先,預警和追蹤能力能協助美國延長反導彈系統的反應時間;而追蹤整個真彈頭和假彈頭的釋放過程已能幫助AN/TPY-2雷達達成分辨真假彈頭的能力,抵消其欺敵能力,大大削弱中國潛射飛彈突破美國反導彈系統的成功率。兩者都讓美國的反導彈系統更有效地攔截中國的潛射飛彈,削弱中國的二次打擊能力。

廣告

同時亦因為上述的原因,「薩德」系統亦壓縮了中國發射潛射飛彈的地點選擇,大大收窄了美國對中國彈導飛彈核潛艇的偵察監控範圍。而基於中國於東北亞面對日、韓、美三方部隊的圍堵,特別是日本具全球首屈一指的海、空反潛力量,而中國在東海、南海未有強鄰的形勢下,形成中國海軍北守南攻的局面。加上南海水域較深、取道巴士海峽進出太平洋較易的因素,令現在及未來部署的彈導飛彈核潛艇為保持潛射飛彈拖襲的突然性而集中部署在靠近南海一帶,令美國更易偵測中國彈導飛彈核潛艇的部署位置,亦令其攻擊型核潛艇可以集中時間搜尋相關範圍,變相減底中國二次打擊的威力。

而為配合以上彈導飛彈核潛艇在部署時所面對的處境及針對中國首兩艘航母均為滑躍式起飛的中型航母,艦載機的數量與能掛載的武器量較低,功能上會較偏重艦隊防空的情況,在此可以預測中國首兩艘航母的其中一種常見的運用方式──在裝備設計上雖然走美式航母的思維:即以艦載機為主要的戰力所在,然而在運用上相信亦會較接近俄式航母的思路,即運用艦載機擔任防空工作,以保護彈導飛彈核潛艇的安全為首要任務,以保護中國的二次打擊力量,確保中國有可信的核反擊能力。

另一個常見的說法是認為「薩德」系統有兩種模式,而其中的「前置部署模式」能夠探測到中國華北、華東甚至華南大面積的地區約二千公里的飛彈發射,所以對我國甚具威脅。然而以筆者的理解,此說法亦有商榷之處。其實更準確的說法,是AN/TPY2雷達有兩種部署模式:一種是單獨部署的「前置部署模式」,可作早期預警雷達之用,另一種是和「薩德」系統的發射車、火控和通訊系統等一同部署,充當火控雷達的「末端部署模式」。而即使AN/TPY2雷達以「前置部署模式」的姿態單獨部署時,亦不是簡單地將它抽出「薩德」系統之外,轉換模式即可,而是需要在AN/TPY2的基礎上作改裝,例如擴大雷達尺寸等。換言之,為了確保「薩德」系統能有效運作,AN/TPY2雷達會時刻與「薩德」系統的發射車、火控和通訊系統相連,亦即以「末端部署模式」充當「薩德」系統的火控雷達,其雷達探測範圍約八百公里,即能監測的範圍約為我國渤海、黃海一帶。所以實際上,在常態的情況下,AN/TPY2雷達在與「薩德」系統結合使用下,是不會改為「前置部署模式」,根本無法探測中國大部份地區的飛彈發射。而在戰時,AN/TPY2雷達會否具備快速改裝的潛力,讓它快速轉換為「前置部署模式」則確實值得中國擔憂。所以,中國真正的擔憂,是美國在戰時掌握了是否偵察中國的主導權。「善戰者,制人而不制於人」,讓美軍掌握軍事主動,中國自然吃虧。

而日後,薩德系統的換代、升級的潛力亦惹人關注。「薩德」系統會否只是美國暗渡陳倉的引子,為日後引入探測距離更遠、攔截範圍更廣的反彈導導彈埋下伏筆?相信亦是中國另一關注的焦點。

另外,有一個流行的誤解,認為南韓沒有部署「薩德」系統,中國就不會受到美國雷達的監控。事實上,台灣早於2012年於西北部的新竹,部署了美國製的「鋪路爪」雷達,探測距離達三千三百公里,台方會將搜集到的訊息交由美國處理;2013年,美日決定在日本中部的京都單獨部署「前置部署模式」的AN/TPY2作為預警雷達,信息同樣最終會轉交美國。而兩者均能在不同範圍上探測到中國的潛射飛彈。所以「薩德」在南韓的存在是進一步強化美國於第一島鏈的雷達網。

最後,從外交影響著眼,「薩德」與前述兩套系統同樣可以探測中國的潛射飛彈下,何以唯獨今次在外交上,中國選擇對南韓空前強硬?雖然南韓在「薩德」問題上,只是負責提供基地和基礎設施,而美國卻承擔具體的部署、運作和維護費用。理論上沒有南韓的決定,就沒有現時美國的部署。然而,按理中國最擔心的應是美國如何運用「薩德」系統,到底中國的外交政策上有否另有軍事、外交的考慮?筆者只能看出一點端倪,未敢妄議,相信要由軍事評論員與國際關係學者加以解讀、評論了。
                                                       

作者自我簡介:八零後,愛閱讀,尤好人文學科與社會科學,亦為軍事愛好者。 閒時愛看電影、聽流行音樂。經歷過祟尚獅子山精神的社會、成長在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年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