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薩拉熱窩的自聊

2015/6/22 — 15:09

我薩拉熱窩是一個位於巴爾幹半島的美麗山城,現時是波斯尼亞的首都,由三個不同的民族共同管治。

我這個山城很特別,曾經是引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地方,也曾經是 1984 年冬季奧運會的舉辦城市。

但在 1992 年,我所屬的南斯拉夫聯邦準備解體,住在我身上的三個民族包括有塞爾維亞人、克羅地亞人和波斯尼亞人,但塞爾維亞人堅決反對獨立,加上三個民族宗教信仰不同,於是就在我身上發生持續三年半的圍城之戰。

廣告

賽爾維亞軍隊佔據了我的手手腳腳,包圍了我的心臟位置,在我心臟位置的居居沒有糧食,當時在我這裏的機場是唯一可以將物資運送到城內的人,居民於是向著機場方向挖掘隧道,而城外的人為了進行人道救援,也從機場向城內挖掘隧道,雙方在沒有計劃和溝通下同時進行,卻能在中途相遇了!我城的人將這隧道名為 Tunnel of Life 。如此般的隧道,我城總共有一千多條。

廣告

有位美國記者在這場戰爭中,目睹我城的一對年輕戀人欲逃離開我時,被軍隊射殺的故事。不少有心人將這對戀人的故事拍成記錄片,述說戰爭衝突讓世人所受的苦楚。香港人鄭秀文也憑歌寄意,唱出這個故事……

 是對青春小情人 眼睛多麼閃又亮 像晴天留住夏天 每度艷陽笑也笑得善良 男仕是個高高青年人 女的嬌小比月亮 二人都承諾在生每日共行 縱有戰火漫長

這對年輕戀人和很多波斯尼亞夫婦一樣,他們是來自不同的信仰。

縱各有信仰 混亂大地上 戰鬥要把各樣民族劃開 他跟她始終從沒更改立場 永遠共勇敢的理想唱這歌  

戀 情懷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依靠 

戀 從無要分宗教 無民族爭拗 常寧願一生至死都與你戀 情懷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依靠 

戀 從無要分宗教 從你懼槍炮 常寧願一生至死都與你戀

他們在 1993 年 5 月 19 日時,準備離開我城,原本他們在交戰雙方都有認識的人,雙方協定兩人離開時停火,但當二人踏上 Vrbanja 橋時,男方首先中槍身亡,女方其後亦中槍,她爬向男方並擁著對方,然後也氣絕身亡。

但戰火封鎖危城 也蓋掩星星月亮 沒陽光唯共互牽 拼命地逃盼再見到艷陽 

無奈在戰火中小情人 中槍雙雙倒地上 逝前她仍是讓他躺在懷 挽臂去找艷陽  

是對青春好情人 某天相依倒地上 共離開塵俗萬千荒謬立場 我像聽見風再哼出這首歌

在 20 年前,我看見我身上發生的這場戰爭,有 20 萬人死亡,我城中有 200 萬人要離開家園,成為難民。

200 萬的難民和他們的下一代有無數的心靈嚴重受傷,因著戰爭,家人之間為著生存而作出的決定,影響無數人的心靈,即使是戰爭完結後出世的下一代,他們的成長也受盡戰爭的影響。

在遙遠的香港,即將會放映一場有關在我身上發生的紀綠片《戰爭之苦 (In the shadow of war) 》,在我身上發生的戰爭雖然已過了 20 年,但戰爭帶來我城居民的心靈創傷是永不磨滅,希望世人能夠引以為鑑,並且關心因戰爭和天災而產生的難民。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