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7/8 - 10:49

血肉模糊的英國大學排名

圖片來源:Loughborough University Facebook

圖片來源:Loughborough University Facebook

英國《衛報》今年的全國大學評級結果公布,嚇了我一跳。

頭十大之中,劍橋排名第一,牛津第二,有蘇格蘭劍橋之稱的聖安德魯大學第三,都沒有問題。

甚至理工科翹楚的倫敦大學帝國學院,由去年的第六名微跌到第七,華威穩守第八,也不意外。

廣告

去年排十四的列斯,首次打進十大,排第十?恭喜。不過,本來十大穩佔前列的倫敦大學政治經濟學院、即國際風頭還高過牛津劍橋的 LSE,竟然落後至第十五位,排得比「高雲地利大學」(University of Coventry)還低兩級,這到底是搞什麼鬼?

除了跑馬地那條高雲地利道,10 年前香港的娛樂八卦雜誌報道是周慧敏和倪匡的公子倪震住的那條街;五十歲以上的香港人,包括足球評論人何鑑江口中的那對英國足球隊高雲地利,你是否知道有一間高雲地利大學?

而培養出世界外交家和大量總統總理的 LSE,排名竟然及不上高雲地利?那麼香港明星溫兆倫,在大陸的人氣,應該高過吳亦凡,或者陳偉霆了。

另外,以理工為專科的 Loughborough,竟然可以躋身第四 — 這家大學沒有中文譯名,我聽見很多香港仔,將這個名字讀成 Love-borouf ,而且尾音那個「扶」字,拉得很長。

英國大學排名,至少有三份。英國《泰晤士報》有一張名單,《金融時報》好像也有一條。然後就是香港反送中運動這次成功登得頭版廣告的《衛報》了。《衛報》是英國知識分子尤其大學教職員非常喜歡在校園手持來去以明辨身份的一份報紙。左翼一向大愛包容,鋤強扶弱,將 Coventry 由第三世界的角落抽到十幾位,令我想起,倫敦市長簡世德,穆斯林,基層出身,父親是倫敦的巴士司機,但治理倫敦治安,一籌莫展。

大學到底怎樣決定排名?其中一個方式是讓學生自己投票。凡「快樂學習」指數高的,那家大學排名可能越高。而學習怎樣快樂呢?以現時網絡世代的標準,lecture 可以曠課,功課可以唔交,教授講師通通隻眼開隻眼閉,年終全部 pass 的,學習就越令人快樂了。

我的意思不是《衛報》這張名單以此標準,不要誤會。但這張名單上有一兩家名列前茅的,據我所知,絕對是以大愛包容對待不努力的學生。

而英美加的大學,氣氛越來越民主。教授是否獲得終身合同,往往要由學生評分發落。保住飯碗,就要當學生是顧客,經營成有如一蘭拉麵那樣,學生排長龍來 take 你的學分。

學生感覺至上,顧客永遠是對的,教授講師,也就逐漸淪為出餐捧菜的侍應。服務好、陪笑臉,顧客醒貼士特別慷慨,終身教席就可以保得住。

去英國讀書,學校排名,記住只是一個參考,不是「魔刀 answer」。選大學或中學,不是按照米之蓮一兩星和飲食名家排名推薦。但當香港中環的雇主,逐漸被洗腦,淪為與廣東道和時代廣場認定法國意大利名牌才 shopping 的大媽無異,就令人無話可說。

記住:《衛報》雖然為香港人登了反送中的頭版廣告,支持香港,令人感動,但那頁廣告是該報收足錢的,雖然讀大學和吃一餐飯一樣,也要付足錢。

那麼排名的高低上落,你懂的。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