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表面風光的韓國經濟 背後國民自創的悲哀詞彙

2018/2/7 — 15:0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鎂光燈下窺看當下五彩繽紛與衣香鬓影的韓流,站在閃閃發光韓星背後的倒影,原來卻只是鏡花水月,都不是真實地存在,因為能夠從以金錢堆砌的韓流產業中站得住腳獲利的人,一直只屬整體韓國經濟結構中的極少部份,大部份在韓國社會生活在普羅大眾,不但未能在表面風光的產業利潤中分一杯羹,更因著「富者越富、貧者越貧」的韓國壟斷式社經環境而日益下流,從此失去對未來可以改善生活的期盼,甚至不再相信咬緊牙關地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打滾,能為生命帶來任何改變。

「我生活很苦」是近年每每在韓國人口中經常聽到,他們對當下生活的評價。對青年人而言,面對一年比一年飊升的生活指數與學費,作為大學生的他們逼不得已地在學業以外,也要埋頭苦幹地為應付支出而四出找尋兼職工作。時薪低、職業保障欠奉、工作時被上司與顧客以毫無尊嚴方式無理辱罵,但無可耐何地他們也要為著糊口而繼續低頭默不作聲地工作。完成疲憊兼職工作後,他們還要回到校園,應付充滿惡性競爭無止境的考試,因為成績高低足以左右他們將來能否加入大企業工作的機率,但在求職市場上,優等成績也不代表一切,因為最終主宰哪一位能夠考取大企業的工作機會,與上流社會的人脈關係,還是當中的關鍵。

擁有工作的職場一族,也不代表他們生活從此安寢無憂。現在韓國大部份企業的職位,都是以非正職合約聘請,薪金、待遇與工作保障都無復昔日般穩定。工時長與不穩定的工作,迫使踏入適婚年齡的韓國壯年一代,一一放棄談戀愛、結婚甚至成家立室的人生決定。但埋頭苦幹地寄情工作,也不代表能夠為他們的工作,帶來更穩定的將來,因為踏入中年以後,勢利的企業為了減省營運成本,紛紛提早要求中層上班族退休。拿著不足以應付退休生活的中年族,迫於無耐地需要再次投入勞動市場,成了「二次就業」,但待遇卻大不如前。有些拿著退休金投資自辦小生意的,營商環境卻受制於大企業的連鎖壟斷控制,何止圖利不容易,連生存也要視乎彩數而定。不少人因而不幸晚年破產,為了不讓拖累下一代,他們卻選擇自尋短結,以哀號來完結他們一生。

廣告

不人韓國人相信,發生在 20 年前的 IMF 經濟危機,正是改變韓國近代社經生活的分水嶺。過去 20 年間,韓國經濟表面上比 20 年前在數字上改善了,但國民的工作環境與保障、青年人的就業機會與退休人士的晚年生活,都每況愈下。為了表達對現況社會的不滿,過去 20 年間我們知道韓國社會不斷創作,反映社會不公平的新社會詞彙,引來大部份生活在韓國的民眾的共鳴,並廣泛地把這些詞彙掛在口邊訴苦。

從 1998 至 2018,以下就是過去 20 年來韓國社會主要創作的新社會詞彙:

廣告

인구론 「人九淪」 - 修讀人文學科的畢業生,九成以上都是遊手好閒
이태백 「二大白」- 20 歲的青年人大部份都是失業
청백전 「青白全」 - 青年一代失業者的全盛時代
N 포세대 「N 拋世代」 - 放棄戀愛、結婚、生育與人際關係等的世代
장미족 「長未足」 - 長期時沒有工作的人
삼팔선 「38 線」 - 38 歲前需要在職場上取得一定成就
사오정 「45 中」 - 45 歲便被公司提早開除迫於退休
조기「早期」 - 提早退休
명태 「名退」 - 名譽退休
황태 「荒退」 - 荒唐地退休
오륙도 「56 盜」 - 56 歲便成了公司中的盜賊
청년실신「青年失信」 - 青年失業者信用不良

這些詞彙,創立時每一個的背後都是有血有淚。下次有機會前來韓國,看到不論是學生、就業生、上班族與退休人士,都可以上前向他們慰問一下,說一句:你今天也辛苦了﹗(오늘도수고했어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