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記今年自焚的七位藏人中的後三位

2017/12/14 — 12:19

2017年7月至11月自焚抗議的三位藏人,兩位是在印度的流亡藏人,丹增曲英(下圖左)和巴桑頓珠(下圖右),一位是在圖伯特境內的康區藏人丹噶(上圖)。

2017年7月至11月自焚抗議的三位藏人,兩位是在印度的流亡藏人,丹增曲英(下圖左)和巴桑頓珠(下圖右),一位是在圖伯特境內的康區藏人丹噶(上圖)。

今年即2017年,從3月至今,有七位藏人自焚,犧牲。 

也因此, 從2009年2月27日至2017年11月26日,在境內藏地有150位藏人自焚,在境外有8位流亡藏人自焚,共158位藏人自焚,包括26位女性。 其中,我們所知道的,已有135人犧牲,包括境內藏地129人,境外6人。 

時間上,3月1起,4月1起,5月兩起,7月兩起,11月1起。 

廣告

地域上,發生在圖伯特境內的康區和安多地區,及圖伯特境外的印度流亡藏人社區:康區娘絨(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1起,康區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2起,安多桑曲(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1起,安多尖扎(今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尖扎縣)1起,印度北方邦瓦拉納西的西藏研究大學1起,印度北部達蘭薩拉1起。 

3月至5月的四位自焚藏人的訊息, 我做過記錄並發表於自由亞洲特約評論 。 他們都是圖伯特境內的藏人,包括一位僧人,一位中學生,兩位農牧民。 都是男性。 年齡最大的30歲,最小的16歲。 他們的名字是:白瑪堅參(Pema Gyaltsen),24歲,農牧民,生死不明;旺久次旦(Wangchuk Tseten),30歲,農牧民,生死不明;恰多嘉(Chagdor kyab),16歲,中學生,犧牲;嘉央洛賽(Jamyang Losal),22歲,僧人,犧牲。 

廣告

這四位自焚藏人,有兩人的生前照片傳出,有一人的自焚現場照片及很短的視頻傳出。 沒有遺言、遺書傳出。 已知當地多位藏人遭拘捕。 當局發出警告,凡通過微信等向境外發送自焚訊息、圖片和視頻,將至少處以十五年有期徒刑。 

7月至11月的三位自焚藏人,有兩位是在印度的流亡藏人:丹增曲英(Tenzin Choeying),19歲,大學生,犧牲;巴桑頓珠(Pasang Dhondup),49歲,工作人員,犧牲。 一位是在圖伯特境內的康區藏人,丹噶(Tenga),63歲,僧人,犧牲。 

以下是依據媒體報導,所整理的這三位自焚藏人的訊息: 

1、丹增曲英(Tenzin Choeying) 

印度瓦拉納西西藏研究中央大學(Central University for Tibetan Studies)學生,西藏青年會會員,19歲。 

2017年7月14日早上九點多,在校園內,丹增曲英高呼“西藏勝利”、“西藏要自由”,點燃易燃油而自焚,隨即被目睹學生撲滅火焰,並將他送往醫院。 7月21日因傷勢過重在新德里不治身亡。 

在救治期間,丹增曲英透過視頻表示:“我點燃自己全身,純粹是為了西藏……我是為了西藏而自焚。”他在自焚前寫給友人的遺書中說:“我(自焚)身體不僅為了西藏自由事業,同時也是為了年輕一代藏人更加重視藏民族的語言和文化。”他還對前來醫院探望他的西藏青年會理事代表說:“我從小就很想為西藏做點什麼,因為西藏被中國政府統治,而現行的高壓政策正在摧毀西藏的語言和文化,這也是我進行自焚抗議的另一個原因。” 

丹增曲英出生在印度郭裡噶西藏難民社區,父親名克珠,母親名扎西央宗。 他在家中4個兄弟姐妹中最年幼。

2、巴桑頓珠(Pasang Dhondup) 

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羅布林卡西藏文化保存中心木匠部工作人員,49歲。 簡稱頓珠。 

2017年7月29日下午三點多,在達蘭薩拉大昭寺轉經道路旁,巴桑頓珠點燃易燃油而自焚,當場犧牲。 據目擊者稱,當時聽到巴桑頓珠呼喊“達賴喇嘛無壽難”、“達賴喇嘛永久住世”。 

巴桑頓珠是西藏拉薩市日喀則江孜地區人,曾在達蘭薩拉附近蘇加村的流亡西藏兒童村(SOS Suja school)分校學習,有十年級畢業證書(相當於初中學歷),父親名意西才仁,母親名覺納拉姆。 

自焚犧牲前,他在達蘭薩拉羅布林卡西藏文化保存中心工作五年多。 

3、丹噶(Tenga) 

康區甘孜(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甘孜縣)僧人,63歲。 

2017年11月26日,在甘孜縣城街頭,丹噶點火自焚,呼喊“西藏要自由”。 隨即被軍警滅火,強行帶走,清理並封鎖現場。 現場目睹者被驅趕。 據知丹噶當天身亡,但遺體是否交還家人不知。 

丹噶是甘孜縣南多鄉人,父母已過世,有弟妹三人,家庭經濟狀況良好。 他原為甘孜寺僧人,因身體不好,住寺幾年後回家休養。 他佛學深厚,關心時事,因向鄉村民眾教授經文,被稱為“喇嘛丹噶”。 

丹噶自焚後,當局在甘孜縣部署軍警,實行嚴控嚴防措施。 他的家人處於當局監控中。 他是甘孜縣第3位自焚抗議者。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