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見證藝術治療 助敘利亞孩子走出陰霾

2019/3/14 — 18:10

香港世界宣明會總幹事趙煥明前往約旦伊爾比德省的宣明會「兒童天地」,聆聽敘利亞難民孩子的故事。(宣明會提供圖片)

香港世界宣明會總幹事趙煥明前往約旦伊爾比德省的宣明會「兒童天地」,聆聽敘利亞難民孩子的故事。(宣明會提供圖片)

【文:陳倢朗(香港世界宣明會國際事工主任)】

近年,香港越來越流行藝術治療,不少人都身體力行報讀相關課程,希望助人同時自助。但想不到藝術治療的威力,還未及親身感受,居然在中東的約旦率先見證到。而且,威力之大,令人動容。

有別於其他在中東地區的阿拉伯國家,約旦沒有石油資源,卻可能因此免受大型戰爭禍害,在中東可算是一片難得的淨土。相反,毗鄰的敘利亞自 2011 年起爆發衝突,至今年 3 月 15 日便屆滿 8 年,而且仍未止息。8 年的戰爭,塗炭無數生靈。超過 560 萬敘利亞人被迫離開家園、流亡國外,其中超過 65 萬人(約 11%)逃難至約旦。

廣告

聽見「難民」二字,我們很多時都會想起難民營,但其實就約旦而言,只有少於兩成的敘利亞難民住在難民營內,其餘超過八成都是分佈在約旦各個社區。住在這些社區的難民看似更自由,但其實他們大部分缺乏基本支援,往往更為脆弱。

貼近敘利亞邊境的約旦伊爾比德省(Irbid)就是一個這樣的社區,那裡除了居住著很多敘利亞難民,也有不少巴勒斯坦難民和約旦的貧窮人。宣明會在這個社區開辦了一個「兒童天地」,協助這些不同的社群共融,更重要的是,透過各類遊戲和藝術活動,幫助孩子適應生活和紓緩心理壓力。

廣告

難民兒童的抒發空間

走進「兒童天地」的大門,便被它色彩繽紛的牆壁及佈置吸引。在其中一間房間裡,一群女孩正在完成她們的粘土作品(受當地文化影響,年紀較成熟的孩子一般會分開男女進行活動,我們探訪時剛巧是女孩的課堂)。我一進去就被一隻以黑、紅色為主色的手形作品吸引。作品的主人是一名難民兒童,她說這隻手沾滿了「暴力和鮮血」,我問她完成作品後的感受,她說感到舒暢,因為她透過作品,可以與其他人直接講述她對戰爭的想法。

這位難民女孩說,作品給予她勇氣直接抒發關於戰爭的想法。

這位難民女孩說,作品給予她勇氣直接抒發關於戰爭的想法。

另外一個繫着紅色頭巾的女孩,在粉紅色的心型粘土裡,畫了自己名字的第一個字母「A」在中央,她說這是代表她學懂了愛惜自己;她心裡面有很多想法和力量,透過作品可以全部抒發出來。

這名女孩在「兒童天地」的活動中,體會到愛自己的重要性,並透過作品表達出來。

這名女孩在「兒童天地」的活動中,體會到愛自己的重要性,並透過作品表達出來。

另一個女孩則造了一個微笑着的女孩,旁邊有花草也有太陽。她說那是一個自信的女孩,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我問那是她嗎?她肯定地說「是」,她說以前從沒這樣想過,來到「兒童天地」一年多後,這是她最真實的想法。我心裡非常感動,因為我看見這群女孩透過藝術創作產生的改變。

這正是「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女孩的作品。

這正是「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女孩的作品。

在另外一角,另一群女孩正在畫畫,我們逐一聆聽,有些的畫作令我們十分心疼,但也讓我們看到這個抒發空間對孩子的重要性。

畫作的主人說,這幅畫代表他很想得到爸爸的保護,但卻得不到,這是他的渴望。

畫作的主人說,這幅畫代表他很想得到爸爸的保護,但卻得不到,這是他的渴望。

中間這幅畫由女孩 Lala 創作,作品描述她看到很多不好的事情,很想用力發聲,卻感覺無人理解或願意聽她講。

中間這幅畫由女孩 Lala 創作,作品描述她看到很多不好的事情,很想用力發聲,卻感覺無人理解或願意聽她講。

創作這幅畫作的孩子說,右面是來到「兒童中心」前的他,左面則是現在的他,不止背景顏色更鮮豔,連表情眼神也改變了,因為黑暗過後,可以看見更美的曙光。

創作這幅畫作的孩子說,右面是來到「兒童中心」前的他,左面則是現在的他,不止背景顏色更鮮豔,連表情眼神也改變了,因為黑暗過後,可以看見更美的曙光。

看完這些畫作或許會令人感到十分沉重,但重要的是,這些孩子可以有一個抒發和創作的空間,透過畫作將心裡埋藏的感受說出來,也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孤獨,身邊的孩子也有相似的感受,而中心社工和職員也會陪伴他們一步一步走下去。

在「兒童天地」裡,除了孩子有學習、抒發的機會,母親們也可以聚首一堂,互相勉勵,社工也會安排關於保護兒童權利的工作坊,推廣讓孩子被聽見和尊重的重要性。

在該節課堂快將完結時,一位媽媽主動跟我說:「請你們一定要繼續開辦這個『兒童天地』!」說時眼裡閃爍着期盼。這位媽媽阿伊哈(Aisha,化名)是一位敘利亞難民,她從敘利亞逃出來的時候,她的城市內沒有糧食和食水,轟炸聲不斷,新婚及剛懷有身孕的她,與丈夫連續走了兩天,才來到約旦,及後誕下兒子馬慕德(Mahmoud,化名)。不幸的是她的丈夫到埗後便生病,不能外出工作,他們一家在捉襟見肘的情況下艱苦地生活着,以致 7 歲的馬慕德一直未有上學的機會。

阿伊哈結婚時只有 16 歲,現年 24 歲的她說,雖然兒子每週只能來這裡兩次,但這是他僅有的學習機會,如果不能再來,兒子只能留在家中,所以,中心對她來說十分重要,也是她仍抱有盼望的原因。

敘利亞母親阿伊哈(因安全理由不便出鏡)最希望是兒子馬慕德可以繼續來到「兒童天地」,擁有學習和重拾童年歡樂的機會。

敘利亞母親阿伊哈(因安全理由不便出鏡)最希望是兒子馬慕德可以繼續來到「兒童天地」,擁有學習和重拾童年歡樂的機會。

然而,「兒童天地」可以繼續運作絕非必然,事實上,在約旦類似的援助項目獲得的捐款正不斷下降。對於遠在香港的我們來說,可能會覺得難民能夠逃出生天、在別處有容身之所,就已經很好了,但試想像如果缺少了這樣的心理、教育和糧食等支援,他們又怎能繼續堅持下去,直至回家的那一天呢?如果你也沒有忘記這群難民兒童,請與我們一起為他們注入一點希望。

 

支持宣明會敘利亞難民救援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