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肯尼亞難民營 見證難民坎坷歲月

2015/4/15 — 6:19

剛抵達卡庫馬難民營的索馬里難民

剛抵達卡庫馬難民營的索馬里難民

早前,筆者有機會到東非肯尼亞卡庫馬(Kakuma)難民營探訪。出發前,心裡已盤算著難民營的環境是怎樣的?難民營裡的人有甚麼需要?有甚麼夢想?

當飛機抵達肯尼亞首都機場後,我們坐了個多小時的內陸飛機前往洛和市(Lodwar),再經過三小時車程,才到達目的地――卡庫馬難民營。車程所見盡是乾巴巴的黃土,車路失修,一路顛簸不堪,當地同事還開玩笑這是非洲特色按摩。想著他們經常在這些路上馳騁,真是不容易。

抵達卡庫馬難民營

廣告

卡庫馬難民營現有約18萬名難民(原本只可容納約10萬人),主要是收容索馬里及南蘇丹因衝突動亂而逃到肯尼亞邊境的人,他們大都在聯合國難民公署或其他救援組織協助下,才能順利抵達難民營。

甫一到埗,立即遇上一批從邊境來到的索馬里難民,約二、三十人,主要是幾位婦女帶著她們的孩子,孩子看似5至12歲,也有兩、三個手抱的嬰孩。孩子都在東張西望,一臉好奇,母親則顯得有點疲態。由於戰火爆發,父親讓妻子帶著子女逃到邊境,尋找救援。高峰期時,每星期有2,000難民湧入,現在則平均少於100人。但由於南蘇丹及索馬里的部分地方戰局仍不穩,估計數目只會有增無減。

廣告

然後,我們轉到由聯合國難民公署管理的另一個中心,出入口都有關卡及守衛站崗,管制人流及維持秩序。我們到達時,已經有數十人排隊領取基本生活物資,如地蓆、毛毯、蚊帳、水桶、碗碟和煮食用具等。所有難民資料檔案都已電子化,難民一卡在手,日後便可按時領取基本糧食。

隨後,我們探訪了兩個家庭,一個是來自南蘇丹的單親家庭,才來了半年;另一個則已住在難民營七年的索馬里家庭。

母子逃難  只盼歸家

南蘇丹婦女Ngarock和五名年齡由2至12歲的孩子以往在南蘇丹首都(Juba)附近地區經營雜貨店,一家生活尚可。但內戰爆發後,鎮上情況愈來愈亂,丈夫只好讓她和孩子逃難,因為自己要去打仗。輾轉步行了五天,Ngarock及孩子才在邊境附近地方,獲聯合國難民公署人員送抵卡庫馬難民營。 她們抵達難民營後就住在帳篷裡,直至最近才搬到這簡陋的水泥屋(由難民管理中心提供材料,難民自行砌牆壁,再由中心派人安裝窗戶及以鐵片封頂)。進入屋內時,看見僅掛著幾件衣服,門口放著領回來的廚房用具、水桶、水壺、一些糧食,毛毯和地蓆就放在屋的中央,一家六口的家當就是這麼東西了。Ngarock說這裡只提供粟米、豆類和油,僅足夠餬口,她希望有錢可以將粟米磨成粉末,好給孩子吃。Ngarock離開家鄉後,就跟丈夫失去聯絡,丈夫生死未卜。她現在獨力照顧五個小孩,人身是安全了,但食水供應不穩定,地蓆又不足夠,又沒有收入,她時刻都盼望著戰爭早日結束,可以回家與丈夫家人團聚。

卡庫馬難民營內有超過86%是婦孺,與Ngarock一家情況相約的家庭,極為普遍。

流落異鄉  難圓醫生夢

為避免不同種族引起衝突矛盾,難民營管理中心都盡量安排相同國家的難民住在同一營地,因此,基本上南蘇丹難民住在四號營,索馬里難民則住三號營。我們探訪的索馬里家庭就住在三號營,一家十一口,房屋的面積較大,但也是家徒四壁,僅僅比Ngarock的家多了幾張地蓆、兩張小木枱及一些盛水膠桶等而已。

男戶主比較沉默,反而他的18歲女兒Mano能以英語跟我們溝通。她是八年級生,由於在索馬里時未曾入學(即使她那時已11歲了),因此,跟14歲的妹妹一起在難民營內的學校上學。兩人學業成績優異,志願都是當醫生,幫助有需要的人。但是以難民身分在肯尼亞讀大學需要自行繳付學費,母親有時會幫人將小麥和粟米等磨成粉末,賺取微薄的收入,但仍難以負擔兩個女兒日後升讀大學的費用。

Mano和家人的前路將如何?回索馬里嗎?但是,家鄉內戰仍未平息,回家之路遙遙無期。想回家,愛回家,但戰亂似乎沒完沒了,他們只好繼續無了期的等等等……

難民數字攀升的背後

當筆者想到加沙地區在過去六年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武裝衝突,敘利亞危機剛踏入第五年,南蘇丹內戰不經不覺已經一年多了,中非共和國、尼日爾等都有戰亂。卡庫馬難民營里從1992年開始至今,廿多年來難民數字不斷攀升。根據聯合國統計,2013年全球難民、尋求庇護者以及國內流離失所者已超過5,000萬人。

這些因戰爭而無家可歸的人群,他們陷於漫長而無助的等待中,反觀那些受自然災害影響的家庭,他們重建家園始終較有希望,災民生活遲早會恢復正常。但是,這數千萬的難民何時才可以回家,回復正常的生活?

註:世界宣明會在多國向難民展開援助,包括派發糧食、日常用品及個人衛生用品、修建供水系統及廁所; 又協助兒童重返校園及成立兒童天地,以提供心理輔導等支援。

 

文:劉月珍,香港世界宣明會救災部經理

從洛和市到卡庫馬難民營的路上情況

從洛和市到卡庫馬難民營的路上情況

卡庫馬四號難民營收容的大多數是由南蘇丹逃難的難民,他們剛剛才從帳篷搬到現在的水泥屋。

卡庫馬四號難民營收容的大多數是由南蘇丹逃難的難民,他們剛剛才從帳篷搬到現在的水泥屋。

南蘇丹婦女Ngarock及她最年幼的小孩

南蘇丹婦女Ngarock及她最年幼的小孩

Ngarock家裡最多的是水桶和水壺

Ngarock家裡最多的是水桶和水壺

索馬里女孩Mano和家人所住的房屋

索馬里女孩Mano和家人所住的房屋

Mano(戴著灰色頭巾)和妹妹(戴著紅色頭巾)的志願都是成為醫生,可是,家人恐怕難以負擔她們上大學的費用。

Mano(戴著灰色頭巾)和妹妹(戴著紅色頭巾)的志願都是成為醫生,可是,家人恐怕難以負擔她們上大學的費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