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一句話都要小心翼翼的國度:新加坡

2016/8/9 — 14:41

插畫:陳美黛 www.chanmaydoy.com

插畫:陳美黛 www.chanmaydoy.com

不少朋友,特別是帶著小朋友的家庭,都喜歡到新加坡旅遊 – 貪其整潔、規劃得宜、語言也易溝通、食物也乾淨… 新加坡對房屋、小販(小食檔)的規劃,也非常的細緻;不過,每每與曾於新加坡生活的朋友提起,談及這些規劃香港能否用作借鑒時,他們的反應,往往是:不要。

原因,是這些規劃往往只是由上而下,而欠缺市民的參與 – 更甚的,是政府容不下批評的意見。事實上,新加坡對言論的控制,一直為人所垢病。去年,少年博客余澎杉因發表批評李光耀的言論,以及惡搞其肖象而被判入獄四週,在拘留期間更遭受不人道對待,舉世嘩然。

也許有人認為,余澎杉捉狹李家「方丈」,自該預計到有此一日。我們固然不認同,以言入罪這一回事,就算對方是「方丈」,也不該如此;另一方面,即使是一些博客針對國內政策,對事不對人地批評之,也屢有遭秋後算帳的記錄。

廣告

2006年人權新聞獎的英文雜誌大獎《新加坡的「烈士」徐順全》(芮育光,遠東經濟評論)就記錄下新加坡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的敢言經歷:他因多次批評執政人民行動黨,而多次被控誹謗;2006年,他因為從事「無准證演講」而被罰款,後來因難以繳款而面臨入獄。記者慨嘆何故於新加坡,市民講真說話卻要付出這麼沉重的代價,但徐順全則表示無悔這一切。

人民活在被「告到破產」的恐懼下,難以自由地暢所欲言;十年後,新加坡的不同旅遊景點有所發展,城市的整潔度亦更上一層樓,然而恐懼的陰霾,卻仍籠罩於新加坡人之上;除了余澎杉,博客鄞義林(Roy Ngerng)於2014年時發表《你的公積金款項去了哪裡?城市豐收教會審訊的啟示》一文,批評新加坡的公積金制度,分析大部分長者退休後未能維持中等生活水平生活 [1]。不過,一篇分析現況的文章,竟惹怒了兼任政府投資公司經理的總理李顯龍,而控告鄞義林誹謗。縱然鄞義林事後願意道歉及刪文,李顯龍卻不肯撤消控訴,最後鄞義林成為前總理李光耀逝世後受整治的第一位網民。法庭宣判鄞義林需賠償李顯龍高達82.2萬港元,很可能令鄞義林面臨破產。

廣告

而楊凱興(Yang Kaiheng)則是政治網站「真實新加坡」的創辦人,早前他被指發佈多篇文章,挑撥新加坡與其他國家民眾的關係,被控以八項罪名,包括七項煽動罪及一項未按規定向警方呈交廣告收入記錄的罪名;楊凱興被判入獄8個月。雖然其網站早在5月時已被政府關閉[2],但從其facebook 專頁餘下的內容,其網站亦不乏討論新加坡表達自由以及集會自由的文章。[3]

被控誹謗的鄞義林直指新加坡政府自九十年代便以誹謗法打擊異見人士,而近年又收窄網絡言論自由,要求每個月達50萬人瀏覽的網上媒體領牌照。礙於種種限制,新加坡人變得「敢怒不敢言」[1];當作為旅客的我們感受新加坡的繁華、或是在屋邨小店中的閒適之際,又有否感受到新加坡人的無奈和恐懼?而新加坡和香港常被指為相似之時,作為人權旅遊者,對新加坡人的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受限的狀況,有否更多觀察和體會?

 

參考資料

[1] 蘋果日報 (2015年3月25日) 批評公積金 首位誹謗罪成網民
星洲博客羨慕港人上街抗爭

[2] Asian Correspondent: Shutting down The Real Singapore: The naked truth about sedition

[3] The Real Singapore Uncensored Facebook page

[4]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旅遊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