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人權的局限性

2016/6/3 — 18:41

《The Terminal》一幕

《The Terminal》一幕

【文:劉家棟】

我們經常聽到很多人高呼人權「與生俱來」,而且普遍適用在世上所有人。美國《獨立宣言》強調「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權利與生俱來,正是以上說法的典範。不過,Hannah Arendt 卻提醒我們現實世界中人權的局限性。在道德上,人權的確適用在所有人。不過,現實中,人一旦脫離法律、國家便難以得到保障,即使人權被蹂躪都難以阻止。

Hannah Arendt 指人權至今都不過是一種「公民權利」,不是「自然權利」。人權只靠國家、法律體制強制落實、保障。正因如此,無國家的人、難民權益往往不能被正視。

廣告

她指出國家對人權的保障過於脆弱,一旦國家演變成壓制工具或不承認個人公民身份,個人權利便失去保障。20世紀30年代納粹德國驅逐猶太人,二戰後以色列國建立導致大量巴勒斯坦人失去國藉、流離失所也正好說明這一點。她更指不少國家不保障無國家的人的權利,將他們驅逐、遣返。即使不少難民能留在原地,都要被迫住在環境惡劣的難民營,受警察惡意對待。即使在今天,當年途離越共統治的越南難民都要被香港政府強迫遣返,不少中東敍利亞難民要待在環境惡劣的難民營、不被部分歐洲國家接納。以上情況更反映難民、失去國藉者所受尊重甚少,而人權則被局限在自己國家的公民。因此,利用國家、法律保障人權存在重大的局限性。

現實上,人權原則往往只適用在國內公民,卻不在國外的「他者」。雖然英、法等歐洲國家在19-20世紀不斷改善自己國內公民所享有的人權、民主,但不少殖民地居民卻被當成次等公民。雖然英國一戰後己實現婦女普選,但作為英國殖民地,香港到1997年都未享有普選議會、領導人權利。即使到現在,雖然美國政府較尊重國內人民權利,卻在中東地區使用無人權擊殺他國公民,當中更有不少無辜市民。以上情況更可見,人權原則仍局限在國家內,存在重大的局限性。

廣告

電影《機場客運站》更是深深地刻劃了人權的局限。當中講述一名男子的國家因內戰而不被承認,既不能回國又不能出境,令他被困在機場客運站。現實上,公民權既不能完全保障非本國公民,更不能保障無國藉者和難民。種種現象更反映改善人權之路仍是一條慢慢長路。

筆者下筆時都想不到完善的解決方法。因為國際法、國際組織強制力都不足,難以對他們抱重大期望。只希望大家多對難民、無國藉者抱更高包容度,多同情他們的痛苦。不要因一小撮的「假難民」,一句搶資源,變抹殺他們所需的一切協助、一切基本權利。

 

參考書目:

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2009)《極權主義的起源》台北: 左岸文化。第九章,民族國家的衰落與人權的終結,頁288-3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