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回答1994:荒謬的韓國公義

2015/4/27 — 17:43

* 作者按:文章部份內容有電影的內容劇透,敬請留意

2013 年,在韓國有線電視頻道 tvN 的電視劇《請回答 1994》中,我們看到了幾位劇中主角們,他們從 1994 年的大學生階段初相識,到後來於新世紀之始相戀,及至最終有情人終成眷屬並共諧連理,是童話故事式的橋段。現實中,被稱為享受 20 世紀最後 10 年經濟起飛而生活得無憂無慮的「X 世代」,有幸可以享受韓國經濟貴為亞洲四小龍的 90 年代最後時光,當時的青年人,正如劇集中的允眞沉迷徐太志的 Rap 音樂、娜靜則是延世大學籃球隊球員李相旼的熱血球迷,他們一家人在一起時,都是看著 SBS 熱播的,由崔民秀和高賢廷主演的劇集《沙漏》與各種各類的音樂節目,外出時都是拿著走在當時科技尖端的「BB 機」。總言之,隨著 90 年代韓國經濟加快與全球化步伐接軌,每一位韓國人都是沉醉在紙醉金迷的璀璨生活中。

我們還記得於劇集中,踏入 1995 年 6 月時,看到了曾經象徵著韓國 90 年代經濟黃金年代的「三豐百貨公司」忽然倒塌的意外,造成了韓國國家和平史上最嚴重的人命傷亡。跟劇中主角親眼目睹時驚愕的反應一樣,我們相信那個時候韓國的經濟,都只是建築在一堆虛幻、炒賣與政商勾結的腐敗之上,待泡沫一爆的那一刻的 1997 年IMF金融危機,正如劇中的女主角娜靜所言:「曾是燦爛 X 世代的我們,一夜之間變成了被詛咒的一代」。但是,擁有娜靜類似想法的韓國青年人,早於 1994 年便出了,已經他們更造成了韓國史上首單「童黨連環殺人」事件。

廣告

2014 年於韓國上映的獨立紀錄片《非小說日記》(Non Fiction Diary 논픽션 다이어리),導演便是以發生於 1994 年,這一單每一位韓國國民迄今仍然記憶猶新的,曾經轟動整個韓國的童黨連環殺人的駭人聽聞事件為主題,探討 20 年後今天的韓國,究竟這個曾經病態的社會有否改變過。1994 年 9 月 21 日,韓國警方於位於全羅南道靈光市近郊的一處,逮捕了 7 名被稱為「至尊派」的童黨,他們涉嫌非法禁錮與殺害 5 名不同背景的韓國人,由於犯案時「至尊派」所有成員,包括其頭目金基煥,全都是 20 出頭的年輕人,而韓國數十年歷史以來從未發生過童黨式連環殺人案件,因而此案當時震動了整個社會。

「至尊派」與反新自由主義
當然,若只是一般的連環殺人事件,縱使背後是歷史性地有韓國年青人主使,也用不著導演鄭倫碩花兩多個小時來引入至當下社會的討論。「至尊派」的一行 7 位韓國青年人,於 1993 年 7 月起至 1994 年 9 月期間,透過綁架勒索兼毀屍滅跡,連環殺害了多人。就在他們於靈光市的「殺人工場」被捕後,當時大批記者前來拍攝,當時,頭目金基煥向著數十部鏡頭說:「我的目的是要殺死所有錢人,並把他們殺死後吃他們的肉,因為我要使自己變成不是人類」。本來「至尊派」是以富豪為殺人目標,可惜的是,他們在追尋的過程中殺錯人,殺的全都是一般的平民,不是如他們所想。

廣告

最初當「至尊派」成立初時,曾經定立了 4 大中心思想:一是痛恨有錢人、二是他們會繼續開展殺人計劃,直至每一個成員獲得 10 億韓圜、三是叛逆者會被處決、四是不會相信任何女性,甚至是自己母親。從 1993 年夏天開始他們慢慢實踐殺人計劃,直至殺至第 5 人時,「至尊派」6 人之間因為討論如何處置那被殺害的男死者的女友時,就在各執一詞之際那位女子成功逃脫並報警,結果把這件駭人聽聞的案件公開了。

照他們 7 人被捕後向警察的告白中,整個「至尊派」人士的背景,都是成長於經濟和教育水平較低的家庭環境,主使人金基煥更坦白出他為何那麼痛恨富人,是因為他就讀小學的時候,有一天在上藝術課時,老師要他們回家買一些畫具回來上課,但由於家境貧困,根本負擔不起這些家課費用,結果翌日他回到學校卻被老師責罵。後來他選擇偷同學的錢,再買畫具上課,想不到老師卻稱讚他能夠帶畫具回校上課。從那刻開始,他便知道生活該如何地過,就是從富人身上劫走他們口袋裡的錢,再分給窮人。

就在他們被捕以後,一年後的 11 月,6 位「至尊派」成員被判以死刑,並於同月立即執行,是韓國歷史上從逮捕至判決死刑到執行最快的一件案件。但正如電影所記錄,「至尊派」的童黨連環殺人案震驚了整個韓國社會,一般國民都判定,此案反映出當時的韓國青年人一代道德淪亡,為了重振國家的年輕一代對孝道與家庭價值的尊重,時任韓國總統的金泳三大舉於韓國推動了「忠孝教育」與「道德教育」運動,滿以為這是解決社會道德問題的方法,但或許他是捉錯用神了。

另一種的公平原則
電影到了那一刻,不要以為導演鄭倫碩是在為「至尊派」多判一次死刑,他卻是有意識地把焦點轉投射到兩件與「至尊派」事件差不多時間發生的巨大國家事故:首爾聖水大橋崩塌、首爾瑞草區三豐百貨店倒塌意外。這兩件導致多人死亡的意外,背後其實都是與當時韓國政府縱容官商勾結有關。

聖水大橋的崩塌,是因為當時首爾地方政府官員與外判建築公司貪污,使用不合規格的材料建造大橋的柱子所導致;另外,三豐百貨店的倒塌,同樣都是因為有首爾市地方官員接受了三豐百貨店總裁李鐏的賄賂,非法地更改建築圖則,把原來的辦公室大樓非法改建成更可圖利的百貨公司,而且也為了建造更多升降機,把大樓應有的柱子減少,造成了大樓的建築致命傷,結果一下子突然倒塌了。

雖然造成人命意外的責任是如此明顯,但結果法院的判刑卻未有如外界所想的嚴重,三豐百貨店的總裁李鐏因業務過失致死罪的罪名判處有期徒刑 10 年 6 個月,但後來上訴得直,獲減刑至 7 年。導演鄭倫碩就在那時,向觀眾大膽地拋出一個問題:固然「至尊派」的 6 位殺人青年死有餘辜,但導致 32 人死亡,17 人受重傷的聖水大橋的崩塌意外,還有造成 502 人死亡,937 人受傷的三豐百貨店倒塌意外,受賄的地方官員與視人命如草芥的財閥領袖,不就是應該同樣犯下跟「至尊派」一樣的集體殺人罪,都是應該被判死刑,但為何他們可以輕判,至今依然可以消遙法外?

極具挑釁性的導演鄭倫碩更不止批評至那一處,他更把對韓國國家公義標準的質疑,提升至兩位滿手鮮血的韓國前總統全斗煥與盧泰愚身上。花了數十年間的血與汗民主運動的付出,韓國於 1988 年成功建立了民主政治體制,更於 1993 年選舉出首位文人出身的總統金泳三。金泳三上台以後,便開始著手調查兩位前總統於軍事獨裁期間,針對著民主運動進行的鎮壓民眾責任,特別是發生於 1980 年的光州屠城事件。

結果,經過多輪的聽證會後,首爾地方法院於 1996 年,以主動參與軍事叛亂和內亂罪、謀殺上司未遂罪及受賄罪,判處全斗煥死刑和盧泰愚有期徒刑 22 年 6 個月。然而,二人後來上訴得直,全斗煥改判為無期徒刑,盧泰愚則減刑期為監禁 17 年。但不到一年後,他們二人都獲得了候任總統金大中的特赦,離開監獄。可是,二人至今手上仍沾上了數千名無辜被殺的光州民主鬥士的鮮血,還有成千上萬於 80 年代被全斗煥使用國家暴力的方式非法禁錮、毒打與殺害的學運份子,導演就是在質疑為何同樣都是被控以殺人罪,「至尊派」的 6 人便要草草結案執行死刑而不留手,但同一時間卻對兩位如魔鬼般的前軍人獨裁者如此寬厚,那麼韓國的公義又在那裡?

金泳三的死刑爭議
根據當年負責向「至尊派」等人問話的警察記憶所言,他們幾位犯人在被捕後一直都跟警方極為合作,把所有的計劃都和盤托出,更在最後行刑之前信教並受洗。反之,就在獲得候任總統金大中特赦的全斗煥,釋放後在監獄外接受媒體訪問時,第一句的回應竟然是嘻皮笑臉地說:「我不會建議任何人到監獄裡住 ﹗」,後來,更表示他當年計劃的不法軍事政變,因為是成功了,所以不應受懲處。而且,於 2003 年,他更指出光州民主運動是一次暴動。導演就是要把二人反應的分野,要觀眾自己下一個判斷,為何韓國公義會變成這樣?

70 年代以前,正如電影中訪問一位韓國維權律師所講,大部份被判死刑的多是從北韓潛入韓國國內從事間諜活動的北韓間諜,但自 70 年代中期兩韓關係在開展第一次協商之後,北韓間碟的數字也大為減少。到了 80 年代全斗煥軍事獨裁執政以後,為了向大眾形造恐懼氣氛,便把那些日韓混血種視為間碟,判以死刑。但到了 90 年代,當韓國踏入後民主化以後,便出現了資本主義的強化,與民主運動轉型的新形角力,不論是工人運動還是爭取更多自由的社會連動,示威於 90 年代以後繼續不斷發生,韓國政府於金泳三年代,要維持著一定程度的權威來恐嚇示威者,一方面繼續運用大批防暴警察以武力鎮壓示範人士,另外也透過以死刑作手段,震懾反對派以至整體國民服從政府。因而處決「至尊派」便成為金泳三一件必要的政治化行動。

當時,從政府至社會,都需要以輿論把「至尊派」成員描繪成是魔鬼的化身,是國家走向墜落與惡貫滿盈的主因,更有人建議不用審判,直接把他們一黨人掛在首爾市廣場上,以拋石頭公開處決。金泳三便借此事件,順民意而行,以處決「至尊派」為一發國民不滿之任。但是,諷刺的時,就在宣佈 1995 年韓國政府執行的死刑名單當日,全斗煥就得到總統的最後特赦,不在名單上,只留下「至尊派」與其他 10 名死刑犯的名字。因而,就在「至尊派」行刑當日,那天亦是韓國自朴正熙時代以來,單日內執行最多死刑次數的一次。終歸來說,在金泳三執政的 5 年間,他分於 3 次場合中,一共處決了 57 名犯人。

雖然法院根據死刑並沒有抵觸國家憲法之下,繼續有判決嚴重刑事罪犯死刑,但實際上是自 1997 年金大中政府以後都沒有再執行過死刑,而不少宗教界人士也一直努力遊說政府盡快取消死刑,但迄今為上還未有定案。

「至尊派」事件的反思
有份負責向「至尊派」成員問話的警員與執行職務的官員,事過境遷 20 年以後,今天他們多繼續支持要向那群童黨成員執行死刑,但同時也多了一份反思,希望韓國政府與社會,除了要對犯上殺人罪行的違法者嚴厲執行死刑外,也要反思韓國社會究竟發生了什麼問題,會孕育出「至尊派」這種極度仇富的思想,才能夠避免社會再次發生類似悲劇。

正如紀錄片中訪問一名曾經跟「至尊派」成員接觸的修女所說:「罪惡可怕,但犯罪的人卻不是。犯罪是從習慣開始,再注入心靈裡去」。我們看到,20 年前韓國社會已經步入社會心靈病態化的情況。民主建設雖然於 1988 年已完成,但單看 1988 年至 1997 年間的韓國經濟與社會發展,隨著金泳三所推動的所謂「全球化」政策,把自由經濟視為韓國社會的黃金法則後,金融房地產投資價值每日攀升,錢來錢去的日子根本算不上是什麼,每一位國民都視有錢為生活的原動力,一切都要以利行先,金錢才是絕對。結果,政治雖然開放了,但經濟結構仍然牢牢地掌握在一群懂財技投資的財閥手上。他們不怕政治開放,因為 90 年代更容易透過炒賣積累資本,可以以源源不絕的賄賂延續了富人對政治的影響力,確保商界的利益不受民主化的政府阻礙,政黨更會主動邀請財閥合作。社會的道德價值因而被扭曲,認為富人才是社會的主角,行政、立法與司法與為財閥服務也不是問題。從那刻開始,韓國便走上了錯誤的不歸路。

結果,我們看到韓國最高法院竟然宣判,雙龍汽車不按照法律無理解雇合約員工是沒有違反韓國法律、三星半導體企業竟然可以明目張膽地賄賂檢察官,要求他們不要起訴三星企業有關旗下員工因接觸致癌物資而死亡的工業意外案件。這都是反映當下的韓國,20 年後的今天,依然是誰能夠提供金錢,就能夠擁有更多的權力,可以阻礙真正的公義彰顯在人民之中。

1995 年當年大聲疾呼要求處決「至尊派」的檢察官金弘一,後來於 2007 年因協助李明博撤銷所有有關他的 BBK 公司涉嫌操控股價的案件,就在李明博當選成為韓國總統以後,他的仕途便從始平步青雲,現在更成為釜山市的高等檢察總長。或許這就是說明了,財閥的圈子才是真正管理韓國國家的主人。

當年「至尊派」成員於靈光市對綁架人士施以毒手的場所,今天已改建成一個旅客觀光的公園。還有,導致數百條人命死亡的「三豐百貨店」現場,現在也已改建成一座豪華的高級住宅大樓。從 1994 年至 2014 年的 20 年間,正如導演鄭倫碩所隱喻,韓國社會不但一直都沒有汲取過任何教訓,反而變本加厲地加快發展步伐,讓資本成為萬事萬物的主宰,把旅遊沖淡了那個殺人案件的痕跡,把悼念死難者的都要遷至另一地帶,不要阻礙原本「三豐百貨店」那處價值不菲的地皮發展空間。那麼,或許對於韓國的執政者與財閥來說,什麼都可以忘記,除了金錢。

 

電影 Trailer: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