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6/17 - 20:46

讀大學是為了作反

資料圖片,來源:Yeo Khee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Yeo Khee @Unsplash

去英國讀書,進了大學那一年,我已經學懂了抗議。

那一年英國教育部宣佈取消本地大學生的教育津貼。全國大學學生會大為憤怒,有的宣佈罷課,有的佔領大學教職員辦公室,力逼校長發言。

有數以千計大學生到倫敦市中心國會附近的大樓示威。場面非常墟冚,有幾個大學生衝進大樓,將數以十公斤計的滅火筒拋向街上,幸好無人受傷。

廣告

父母當然那幾天不停給我打電話,他們在網上看到新聞,以為英國發生學生革命。

我告訴他們:我沒有參加,一切以學業為重,我要趕考試。父母才放心。

但心底裏我是想跟父母說,在英國,「反」是非常 common 的活動:同性戀大遊行、反對英國脫離歐洲、反對特朗普來英國訪問、反對英國加入美國攻打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

大學的學生會就是「作反」的俱樂部:辦公室一陣撲鼻而來的啤酒氣、地板黏着散落的海報和標語,做學生會會長,可以停學一年,與整個內閣商量計劃未來一年如何反對大學的一切:宿舍床位不夠、canteen 食物太差、對海外學生歧視、支持穆斯林少數族裔。讀書是為知識,因為知識才可改變命運;既然說是「改變」,那「反」實在是一個正常而文明的必經階段。不「反」又何來變?

英國的教授和講師不但默許「反」這件事,而且還在酒吧參加學生的控訴。理由很簡單:教授也經歷過一樣的火紅年代,他們讀大學的時候美國總統是列根,而那時他們的教授講師,讀書時也反過尼克遜和希斯。而他們的師祖的師祖,在一百多年前也反過東印度公司和奴隸制。

執着信念而反,是英國大學教育的一部份。

那一年秋天,在 Guy Fawkes Day 不久,學生會就向學生發傳單,呼籲學生去倫敦參加全國學生會總動員的遊行。然後大家在宿舍外的森林,點起一對篝火,激烈的辯論着國事,憤怒地聲討與小布殊一起狼狽為奸的首相貝理雅。我那天剛好沒有課,也湊熱鬧去了,感到激情匯聚成一股巨大的正能量磁場。

那時候的遊行畫面仍然歷歷在目,今天香港的示威情況彷彿讓我回到了那個熱血的學生年代。但當然,在英國熱血比在香港安全得多,最起碼肯定不會有瞄住你個頭嚟射嘅神經槍。

香港政府定性的「暴動」行為,比起阿仙奴對熱刺那些常有發生的球迷與警察衝突,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對着學生都要著哂盔甲的香港警察,如果要到英國處理球迷衝突,應該會要求坦克車支援。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