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農村「亮」起來 — 寫在世界視覺日前

2015/10/6 — 20:34

他兩隻眼晴5年來都看不清楚︰一隻眼晴發炎後已無法根治,另一隻則患有白內障。3年前孫子出生,他連孫子長成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只能用手去摸肥肥白白的孩子。

他兩隻眼晴5年來都看不清楚︰一隻眼晴發炎後已無法根治,另一隻則患有白內障。3年前孫子出生,他連孫子長成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只能用手去摸肥肥白白的孩子。

【文:護瞳行動傳訊統籌  李冠芬】

我從沒有想過,盲症患者恢復視力的路途是那麼漫長,卻又那麼令人震奮。

今年79歲的雲南拉牯族人李老三,住在遍遠的瀾滄縣大塘子村,距離昆明巿超過600多公里。村莊只有約200 人,座落山頭一隅。我跟隨澳洲防盲組織護瞳行動(The Fred Hollows Foundation)初次跟李老三碰面時,他整個人都很緊張,沒有笑容。他兩隻眼晴5年來都看不清楚︰一隻眼晴發炎後已無法根治,另一隻則患有白內障。3年前孫子出生,他連孫子長成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只能用手去摸肥肥白白的孩子。

廣告

要到李老三的家,路途十分迂迴。司機說從瀾滄縣普洱巿(對,就是我們喝的普洱茶的那個種茶基地)出發,算算距離約一個半小時就到。但大塘子村遠在山上,只得一條單程路連接著。山路基本是泥路,剛下完雨便滿布泥濘,沿路便看到有車子陷在泥裡動彈不得,我們兩個高大的隨團外籍攝影師也得下車幫忙拉車,否則連我們的車子也過不了。最後車子小心翼翼地走了兩個小時,心驚膽膻顛顛簸簸的,才到達遠在山頂上寧靜的村莊。

李老三家是幹農活的,養了幾頭豬,一頭牛,及一個蠶室,年收也不過6000餘元。就像許多白內障病人一樣,李老三本來能自我照顧,幫忙餵豬養蠶,現在只能呆在家中,吃的喝的要別人抬給他。他31歲的兒子李扎嘿樣子跟李老三倒模似的。他寄望父親能盡快動手術,早日看得清,減輕家人的負擔,幫忙帶孫子,也能自己做飯吃,自己便可以專心工作。李扎嘿騎著摩托車,把爸爸送到縣內的醫院接受白內障手術。

廣告

為李老三做手術的是助理醫師石香國。護瞳行動曾贊助他在昆明學習如何做白內障手術,現在是醫院裡首屈一指的白內障手術醫生。

在瀾滄縣,白內障的病發率在50歲以上有30-40%。有些病人住在比較在偏遠的地方,交通不方便,他們不會隨便到醫院去接受治療,發病率因此可能比這個更高。石香國說︰「眼晴看不見,有的人連吃飯上廁所都成問題。「老百姓做了手術復明後,生活能自理,有些能參加勞動,還可以創收(創造收入),家屬不必要照顧他們,心理上更舒服一些。」

與在香港動白內障手術一樣,整個手術15到20分鐘便可以完成,十分簡單,手術後病人還可以自己走回病房休息。不同的是,香港已使用激光替病人做手術,但在瀾滄縣,石醫生還是使用手術刀,因為這樣價格便宜,一般病人都能負擔。

李老三在醫院待了4天,兒子又沿著那迂迴的泥路帶他回家。李老三第一次清楚地看到孫子,還主動抱起他,臉上終泛起了許久沒有出現的笑容。李扎嘿看到父親重拾光明,話也多起來,高興地請我們喝酒,慶祝一番。對我這個城巿人來說,很久沒有接觸這樣純樸、溫暖、發自內心的喜悅。

事實上盲症在中國很普遍。現在全球失明人士數目高達3900萬,逾2億人患有弱視,患者主要集中在亞洲,中國的比例佔20%以上。世界衛生組織指出,80%的視力損害個案其實是可以預防或治癒的,但是因為醫療水準欠佳、醫生不足、公共衛生保障制度不妥當等,令盲症仍困擾不少貧困地區。

今年的10月8 是世界視覺日,旨在提高社會關注盲症作為國際衛生健康問題,推動政府增加支持預防可避免盲症。霍洛(Professor Fred Hollows )是澳洲家傳戶曉的眼科醫生。以他的名字成立的The Fred Hollows Foundation 護瞳行動,曾聯同其他眼科關注團體委託PriceWaterhouseCoopers (PwC) 撰寫調查報告《投資在視野》(Investing in Vision)。報告表明每花1美元進行復明手術,能帶來4美元的回報;在中國雲南省,經濟回報則約為3.16美元。像李老三一家,在老人復明後,家人便能集中精力幹農活。

每5個人裡有4個其實毋須失明。如何與社區、特別是偏遠地區一起改善情況,十分值得探討。除了我們熟悉的白內障外,由糖尿病引致的視網膜病變問題,則是另一種在全球以致中國迅速蔓延的公共醫療問題。解決方法並不困難,各國政府應當積極面對解決,釋放既有的勞動力。

 

 相片︰護瞳行動 / Michael Amendolia

**護瞳行動是香港新成立的慈善團體,於1992年由蜚聲國際的眼科醫生Fred Hollows教授在澳洲成立,致力消除可避免的盲症。我們相信每5個盲人裡有4個其實毋須失明。護瞳行動專門協助白內障、沙眼和糖尿病視網膜病變患者,支援為他們提供手術和治療服務。我們本著助人自助的精神,深入全球超過25個國家,協助改進村鎮縣巿的基層眼科服務,提升多國的眼科醫療水平,積極在地培訓醫療工作者,改善醫療設施,提供所需儀器設備,期望當地能自行提供可持續的眼科服務。在過去5年,我們已在全球支持200萬人恢復視力及進行改善視力的手術和治療。自1998年我們進入中國以來(內地稱弗雷德·霍洛基金會),便已為超過100萬人檢查和改善視力、提升和興建逾100所眼科中心和設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