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軍國主義」、中共、與霸權啦啦隊

2016/7/15 — 14:06

被中國名為永暑礁的(Fiery Cross Reef),屬南沙群島中部的一個岩礁。(圖片來源:美國CSIS智庫「亞洲海洋透明」計劃)

被中國名為永暑礁的(Fiery Cross Reef),屬南沙群島中部的一個岩礁。(圖片來源:美國CSIS智庫「亞洲海洋透明」計劃)

南海裁決之後,昨晚看新聞又見到中共又有將領出來喊打喊剎。一時感想,貼了一小段。其中有「天天喊打喊殺的才是當代的軍國主義」一句,可能惹毛了些人,作了一些不太客氣的回應。本來公開發表這樣的文字,類似這樣的反應已經預咗,也慣了,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本來也不打算作什麼回應。但今早床後來看到前輩馮可立兄比我還肉緊,如果不作點反應,真的覺得有點辜負了立叔的美意。倒不如借題發揮,演繹一下這個說法背後的思路。

我也意識到「軍國主義」是個十分嚴重的指控,也有其特殊的指向性,所以才刻意加上了「當代的」三個字。簡而言之,軍國主義是一種帶有黷武及侵略性的尚武精神,以軍事力量作為國家防衛、安全、甚至是侵略的基礎。在中國人的認知中,主要就是代表日本近代對中國及亞洲其他國家的侵略行為。事實上,日本的軍國主義思想是明治維新之後,日本獨特的歷史及地緣政治因素,與蘇俄在朝鮮及中國東北的競爭,再加上當時世界政治氣候而形成的政治傾向。結果是對亞洲 各國的大䦉侵略,屠殺無辜。日本當今政府就算全面作出道歉,也難以洗清其罪孽,也肯定會是日本這個民族背負着的永恆罪咎。

廣告

二次大戰結束之後,因為重建的世界秩序需要,刻意淡化了日皇裕仁在侵略戰爭中的主導角色,而把主要的罪責歸咎於軍國主義思想下軍事集團領袖的政治野心。軍事領袖在戰爭的發展及終結都有着十分重要的角色,這一點毋庸置疑。近年改編為電影的那本書「日本最漫長的一天」也有很細緻的描述。但日皇裕仁的角色其實有十分關鍵,在「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一書中也分析得很仔細。日本那些軍頭及軍事集團當然有其判斷及政治野心,但他們的效忠對象始終是日本天皇及天皇所代表的那個國家。

明冶維新後的日本,其軍事集團始終沒有對內屠殺過自己的人民,也沒有出現過大規模的集團性貪污腐敗。但對外的侵略暴行及強姦殺戮,確實是罪孽深重。不但日本人,全世界人民都應該常懷警惕。

廣告

今天中國的所謂「人民解放軍」,實際上由共産黨控制,並不先效忠於國家。屠殺自己的人民,集團式的貪腐更是有目共睹。日本軍國主義者不會做的他們都做了。人民解放軍從一開始便不是抵抗外敵的,抗日戰爭的重要戰役大部份都沒有紅軍的份兒。其最大的戰功,是擊潰國軍,幫助共產黨坐天下。新中國成立之後,雖然曾經和蘇聯、印度及越南有過小規模的戰鬥,也曾經抗美援朝,但主要的作用還是打自己人。平定新疆、進入西藏、鎮壓六四民運,都是如此。至於集團性的貪腐,買官賣官,出現一個又一個如郭伯雄、谷俊山、徐財厚般的軍事財閥,更是不用說了。

中國內地的人民,長期沒有選擇地面對一個政治強權,心理上難免要作出調適。加上這個以槍桿子起家的政權天天在洗人民的腦,說自己才是驅逐日寇的主力、洗脫中國人的歷史恥辱、讓中國人翻身站了起來。加上經濟改革後,不少人都感覺生活改善。再看到中共船堅炮利,心中難免有點沾沾自喜。因而有時不知不覺間做了共產黨 霸權主義的 cheerleaders 。

先放下新疆不談,中共政權在西藏的作為與山賊無異;今天在南海的作為也與海盜無異。雖然規模還不至於與日本軍國主義侵略者般嚴重,但本質上都是軍事侵略,或以軍事作為後盾的掠奪行為。出動真槍實彈、裝甲坦克,殘殺國家民族的菁英學子,與日本侵略者一樣都要背負永恆的罪咎。把屠殺自己人民、集團性貪腐、加上軍事擴張與侵略行為三者加起來,足以令世人作出警惕。先以捏造的事實意圖掠奪南海,有國際法不依,現在有國際法庭的裁決不理。人家還未說要執行該裁決,也沒有依恃這裁決作軍事挑釁,中共自己理虧,還要天天跳出來喊打喊殺,凶人以軍威,就算不以「軍國主義」名之,與二戰時那些日本軍頭的嘴面又有何分別?或許稱之為「黨政集團式的軍國主義」也非無不可。

各抒己見而矣,難免有時也可能有所偏失。生也有涯、知也無涯,人總有局限。就事實所知,本道德良知抒發見解,談不上甚麼高知與低知。不作立論,不提理據而橫加標籤,除了有點莫名其妙,又有何高知之處?又能顯示批評者自己知了那些古?知了那些今?對這些問題也不能不承認自己真是挺無知的。

BBC記者Bill Hayton著作《南海》的中譯本2015年推出。

BBC記者Bill Hayton著作《南海》的中譯本2015年推出。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