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透過圖片找真相 — 紀念光州「5.18 民主抗爭」39 周年

2019/5/20 — 18:2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含冤事,被平反了,我們滿以為歷史便在取得勝利的那刻宣佈終結。但原來隨著時間流逝,歷史的真相,卻可以在那些別有用心,故意搬弄事非的醜惡份子手上,借我們歷史未遍及的空白之處,妖魔化地再次詮釋,試圖扭曲並動搖事實的定論。發生在 1980 年光州的「5.18 民主抗爭」的歷史,在今天紀念事件發生 39 周年的一刻,正面臨這樣的挑戰。

2015 年 6 月,韓國極右派政論人物「池萬元」(지만원)以「北韓軍人介入光州抗爭」為名,召開了記者會。會上,他以一幅當年由韓國《中央日報》記者李昌盛,於 5 月 22 日在光州拍攝的照片為證據,指出照片上的一位站在防暴車上,戴着戰警帽、拿著自動機關槍的青年,以他的眼角與嘴角輪廓,一口咬定他就是北韓主理農業事務的主要官員金昌植。據池萬元所說,當年金昌植是奉北韓領袖之命,潛入韓國光州市內,協助煽動當地民眾發動,推翻韓國政府並解放朝鮮半島的顛覆運動。

另外,池萬元當時為了方便描述,便以「光殊」(「광수」,北韓特派至「光」州的特「殊」隊員)之名稱呼相中的人物,並稱他為「第一光殊」。而他亦廣尋當年一大批在光州「5.18 民主抗爭」期間,有曾出現過那些拿著武器的民兵相片,逐一以紅筆與紅線把他們跟那些北韓人物連上關係,便稱每一位是「第二」、「第三」、「第四」與「第 N」位光殊,當中有 600 多位。在池萬元口中,他們每一位都是從北韓分派南下,主要執行不詭推翻韓國政府任務的北韓特總部隊間諜成員。

廣告

言論一出,雖然證據理論薄弱,但無疑仍然得到了韓國社會部分保守勢力的支持,尤其是當年有份在光州執行「華麗假期」任務,向當地數以千計萬計只是聲討軍人將領全斗煥政變無效,必須立即下台的民眾,以槍砲進行大屠殺的武裝部隊成員。他們就是看準了韓國社會迄今為止仍然深受,無論如何也要力拒共產主義的「赤色警戒」思想影響,以「紅線論」試圖妖魔化那些當年只是手執輕型武器,以保衛光州民主自由青年民兵的歷史,讓民眾嘗試接受當年戒嚴部隊不是絕對的惡魔,而是平亂衛國有功的英雄。

特別是那些照片中的人物,全都是沒名沒姓、身份不詳的普通平民,且已於當年 5 月 23 日之前,死於戒嚴軍的子彈下,無一倖免,在死無對證之下,池萬元就拿著這歷史上的空白,以謊言來製造一個扭曲了的虛假事實。

廣告

只是單純地以草率的電腦技術,來詆譭光州民主抗爭和 5.18 受害者的歷史,池萬元的舉措雖然在一時之間引來媒體聚焦,但與此同時也讓姜相宇感到疑惑。作為電影導演,他起初先懷疑為何池萬元能僅能以一張照片與一個含混的面部表情,便能指稱擁有 98% 肯定照片中的人是北韓軍官,如此含血噴人的歪斷。

適逢位於光州市的「5.18 歷史紀錄館」在 2015 年建立,紀錄館內亦有刊出那張被池萬元指斥是北韓的「第一光殊」照片。姜相宇便在追查之下,最終找到了一位叫「朱玉」,並認識照片中人物的中年女士。據朱玉所說,當年她只是一名 20 多歲的少女,但卻也有投身支援「5.18 民主抗爭」運動,主要負責的工作,就是為抗爭者分發飯團充饑。

也許因為她懷了孕,軍人未有對她特別難為。透過朱玉回憶提及,照片中這位青年,當年經常到訪他父親開設的小商店,而叫他做「金君」(김군)。「金君」原是一名無業青年,因為早年亡父亡母,失去生活支持後,他便終日以拾荒為生。就在戒嚴軍於 5 月 21 日在光州錦南路開槍屠殺當地民眾後,怒氣沖沖的「金君」,便決定拿起槍,加入民眾自發成立的民兵團,誓要跟戒嚴軍決一死戰。

獲得這堆資料後,姜相宇決定要公諸於世,把朱玉的訪問、李昌盛的剖白,還有其他目擊者公開的資訊,拍成了一套名叫《金君》的紀錄片,駁斥池萬元的謊言之餘,亦試圖揭露被掩蓋的真相。另外,電影中,姜導演還揭示了其他「光殊」的真正身份,例如被池萬元妖魔化說成為「第 36 光殊」,背後竟然是北韓今天政權副手「崔龍海」的民軍,實際上卻是當時只有 19 歲的光州青年「楊東南」,而他亦是死守在光州道廳至最後一刻,被戒嚴軍人殺害的勇士之一。

另一張有關光州「5.18 民主抗爭」中,最具震撼力與實場感,又能凸顯當年軍人以暴力對待平民不當歷史的圖片,絕對是那一幅記錄了當時一位戒嚴軍人在軍車旁,手執棒子向一名民眾棒打的相片。據韓國 Nocut News 新聞記者考查,原來那名被打傷的平民,叫「朴南圭」。當年他任職於光州的的士公司,因工作需要,那天在錦南路經過時,竟然無辜地被戒嚴軍追打。而就在他被打的一刻,碰巧被一位攝影記者看到並攝起。這張照片,後來被刊登出來以後,震撼人心,在無人預計之下,大大改變了「5.18」光州民主化運動的聲勢,原因是它鼓動了朴南圭的哥哥,奮力投身參與抗爭之路。

看到了弟弟被打到頭破血流的照片後,作為朴南圭的哥哥,他便忿而放棄手頭上所有的工作,全力委身鬥爭運動。擁有過人的領導力與組織能力,朴南圭的哥哥後來成為民兵團的核心成員,統籌市內防衛工作。只是,後來戒嚴軍再次進城,大軍壓境之下市民軍無力招架,朴南圭的哥哥亦不幸被軍人當場逮捕。雖然他能從軍事審判的死刑判決中獲得特赦,但人生命運卻從此徹底改變,家人關係亦變得支離破碎,終日活在心理創傷的陰霾之中。

跟朴南圭一家經歷相類似,在過去 30 多年間因精神創傷和肉體後遺症而對生活感到疲憊的光州民眾數之不盡,有些倖存者更甚至抵受不下那種傷痛,而選擇自殺以求解脫,壓迫感之大可想而知。如此,我們便開始明白,當今天那些曾經向群眾施暴的軍人,竟然在事件發生 39 周年以後,瞞著良心,把那些志願保衛民主自由的民兵,說成全都是北韓滲透的間諜,妖魔化他們的歷史。面對如斯喪心病在的不公義指控,難怪光州舉市的民眾都正在怒氣沖沖,心傷難平。

正如 Nocut News 記者援引的歷史案例,當年二戰後的法國,雖然戴高樂政府曾經希望以「寬恕論」,來處理國內曾經協助納粹德國暴力管治的「共犯」。但後來如法國作家與哲學家卡繆所說:「不懲罰的昨天罪行,無異於給明天的犯罪提供勇氣」。最後,受此影響,法國政府決定放棄慈悲,即時處決國內納粹核心的共犯頭目,並判決共犯長期牢獄刑期,以迫使整個社會深切反思歷史的過錯。

今天韓國在面對「5.18 民主抗爭」39 周年紀念的同時,社會上竟然還有一批未有徹底反省犯罪的罪人,他們不但口出狂言,更甚至以一派謊言來把當年屠殺平民的罪行合理化。面對歪理在社會散播,我們唯一能做,就是力爭把歷史的真相逐一揭露,讓真相一直保存下去,叫世世代代的後人都不要忘記犯錯的教訓,引以為戒。

* 影片《金君是誰》將於 26/5 香港大館放映,有興趣的可以到此購票

參考:
https://bit.ly/2HoJoiz
https://bit.ly/2VKWxev
https://bit.ly/2Vw0E9o
https://bit.ly/2Q8LoxR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