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過渡下台 VS. 彈劾:朴槿惠政治前途的最後賭注

2016/11/30 — 11:45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民意支持度跌至只有 4% 的韓國總統朴槿惠,今天下午在只有極短時間向公眾提早預示下,就閨蜜好友崔順實引起的干政風波,進行了第三次向舉國上下國民的「對國民談話」。忽然的安排,卻未有為國民帶來喜出望外的意外感。

在整段不足 5 分鐘講話內,朴槿惠只是老調重彈,一來再一次就政治醜聞令全國國民帶來的失望與憤怒,再度向國民道歉;另外,又再度澄清並無藉崔順實一事欺騙國民與圖利;再者,她亦是在一拖再拖,表示會在不久的將來會把這一次干政風波的來龍去脈向國民作出最坦誠的告白,但卻未有承諾那一次機會將會在何時安排。在不少國民眼中,朴槿惠這一次的電視講話,實際上只是在轉移正在準備彈劾議案的國會的視線。

因為,在朴槿惠 4 分多鐘的與國民談話內,最清晰的一點是在於她明確指出,她將會配合韓國國會對如何處理她總統一職的最後決定,即是如果國會朝野多個黨派能夠就她的去留與權力交接方面達成共識,她定必會接受國會的安排。朴槿惠這一番的言論,表面上是因應著大勢已去而選擇的退棋一步,但從過去一兩星期內韓國國會多個黨派就如果向朴槿惠提出彈劾議案的安排,便知道這一次對迄今仍未承認犯罪的朴槿惠而言,其實是她拋出主宰其政治前途的最後賭注。

廣告

再度分化國會不同黨派

政治生涯早已命懸一線的朴槿惠,她的政治底線就是永不先主動問罪下台。因而,能威脅她總統寶座的唯一辦法,就是來自韓國國會的彈劾動議。原先,按她的沙盤推演,她所屬並由「親朴派」主導的執政新世界黨,理應未然會看到她被在野派窮追猛打而無動於衷,畢竟她的民望還是與執政黨的政治前途連繫一起。

廣告

可是,隨著舉國上下群情一周比一周來得勢猛,新世界黨內擔心朴槿惠個人失當影響其黨內民意程度的代表日益增加,使「倒朴派」的新世界黨黨員的聲勢與日俱增。有見形勢不妙,朴槿惠便曾經試圖拉攏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黨魁秋美愛約見會面,希望破壞在野三大黨派的互相。可惜秋美愛最後懸崖勒馬,決定保著在野黨派建立一同陣線的精神,放棄與朴槿惠接觸,令朴槿惠企圖分化國會黨派的策略化為烏有。

今天,朴槿惠在朝野多個黨派共同連繫地,正準備於本周五向國會提出彈劾議案之前,忽然提出主動向國會開出下台條件,明顯是在使本來共識地使用彈劾作為拉她下馬的唯一方法以外,突然向議會的各黨各派提出另一種下台的可能性。

就在提出關鍵的彈劾選擇期間,朴槿惠開出的新條件其實是在分化議會內建立的共識。對不少執政新世界黨議員而言,或許他們是迫在眉睫的情況下,才會接受與在野黨派的連手彈劾合作,但如若今天朴槿惠提出的下台條件實屬可行,能夠接受就自己的任期與國會磋商,這也許與新世界黨內有議會代表提出的修改憲法,限制朴槿惠的任期至明年年中,並提早大選的想法有合作空間。如是這樣,朴槿惠便有機會在彈劾動議進入最後表決的關頭,重新挽回一部份黨員的票源,令彈劾最終能否通過還成疑問,這或許是朴槿惠所提出的新方案其兵行險著的一步。

配合國會只是空言

作為整篇演說的重點,朴槿惠表明心跡地指出會把自己的政治前途,交托國會作最後定斷。表面上,朴槿惠看來是在最後關頭以向國會俯首稱臣,力圖挽回些微民望。可是,熟悉韓國政府與國會運作的,也大概知道韓國憲法下根本沒有任何法例上條文的安排,讓總統可以透過與國會協商下落台的情況。朴槿惠說她會接受國會的安排,反過來說國會根本沒有憲制上的權力 (除了「彈劾」),可以把總統拉下馬的機會。所以,她此舉只是在掩耳盜鈴,以圖借一些憲政上不存在的可能,分化國會內各黨派的合作。

況且,因為從來沒有一個韓國總統因被國會彈劾而下台,韓國憲法上在這些方面的安排,還存在不少灰色地帶。就如新世界黨內有議會代表提出除彈劾以外,還可以成立一個過渡性質的中立內閣,協助架空朴槿惠的權力之餘,也可以讓在提早大選前擁有一個新政府在運作中,減低政治震盪。另外,雖然憲法上列明在總統在受憲法法院審查之際,其職務將由國務總理化為執行。但實際上總理的權限有多大,憲法上未有清晰界定。

而且,時任國務總理黃教安早已在朴槿惠的政治醜聞爆發之時,向總統提出辭職,但後繼的候選人金秉准卻因國會議員反對,最後朴槿惠撤回總理的提名。因而,黃教安仍然是否一位合適的代總統繼任人選,仍存在不少變數。

而且,就執政新世界黨而言,今天它們最關心的都不再是如何有體面地讓朴槿惠下台,而是私心地考慮令這一次的政治風波,盡量不會波及明年提早或如期舉行的 2017 年韓國總統大選其黨派的選情。所以,盡快把朴槿惠趕出新世界黨,並有時間表地把她拉下台,好讓它們黨派的總統候選人在最好的政治時機冒出頭來,才是新世界黨的最大考慮。

當然,離最終表決彈劾議案還有數天時間,朝野五大政治力量 (新世界黨的親朴派、新世界黨的反朴派、共同民主黨、國民之黨與正義黨) 能否最後達成共識,還留有不少可變的可能性。但無論如何,朴槿惠這一次拋出的「有秩序地下台」建議,其實只是垂死掙扎的最後一著。面對著內外進逼的朴槿惠,不論是半年或是 9 個月,最終也不能改變被國會趕下台的命運。

---
朴槿惠的電視講話

原刊於鍾樂偉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