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境來人:克倫族少將 Nerdah

2015/5/14 — 14:59

請支持Burma Link在Indiegogo的群眾集資。他們的計劃,是希望在緬甸境內出版這些故事,讓緬甸人知道自己的處境、難民營的現狀、國家的實況。目前,他們還未籌到目標金額,你的支持,可以令緬甸難民的聲音廣傳。

請支持Burma Link在Indiegogo的群眾集資。他們的計劃,是希望在緬甸境內出版這些故事,讓緬甸人知道自己的處境、難民營的現狀、國家的實況。目前,他們還未籌到目標金額,你的支持,可以令緬甸難民的聲音廣傳。

【文:Thy】

人口13億的中國,有56個少數民族;人口僅6000萬的緬甸,卻有135個少數民族。「民族共融」不可能在緬甸成真。這並不因為各少數民族間的齟齬,而是軍政府長年的打壓。其中,緬甸克倫族(Karen)深受其害。

三月底,全國停戰協調委員會(Nationwide Ceasefire Coordination Team)與政府簽定全國停火協議草案。國際對軍政府逐漸恢復信心,但克倫族保衛組織(下稱KNDO )的少將Nerdah Bo Mya卻對此不抱期望,並娓娓道出他的抗爭故事。

廣告

停火協議的教訓

48歲的Nerdah,出生在克倫族的「地方武裝世家」,他的父親擔任了25年KNDO的主席。Nerdah比一般緬甸同胞幸運,曾於泰國和美国留學,在加州取得學位。當年大可以留在美國發展的他,選擇了回到泰緬邊境,延續父親的抗爭。

廣告

自2011年起,緬甸與國際間的緊張關係逐漸緩和。但Nerdah看穿這只是緬甸政府的策略,骨子裡他們不但對和平會談欠缺誠意,更無意革新政制。儘管,克倫全國聯盟與緬甸政府在2012年已簽定了停火協議,惜這只換來表面的和諧。

緬甸軍隊暗地裡地進駐克倫族的領地,運進軍隊供給品,建設哨站。對Nerdah而言,這是明顯不過的佔領。汲取了教訓,難怪他斷言於此次停火協議只是門面功夫,緬甸政府只是想分化各民族,收編民族軍隊,最後根除他們。

48歲的Nerdah,出生在克倫族的「地方武裝世家」,他的父親擔任了25年KNDO的主席。圖:http://www.burmalink.org/

48歲的Nerdah,出生在克倫族的「地方武裝世家」,他的父親擔任了25年KNDO的主席。圖:http://www.burmalink.org/

只徵召志願軍

反觀KNDO,他們在2013年已簽訂承諾書(Geneva Call’s Deed of Commitment),不會徵召兒童和婦女入伍,只招收十八歲以上的志願軍。這對KNU來說,並不是容易的決定。緬甸軍人數龐大,按理KNDO要動員所有人力,才可以抗衡他們。但Nerdah說,他們希望給緬甸軍作一個榜樣,促進整個國家的變革,所以他們不會以爭取和平民主之名,強迫全民加入抗爭。

好消息是,克倫族的武裝部隊間越趨團結。Kawthoolei武裝部隊(Kawthoolei Armed Forces, KAF)團結了各支派的克倫族武裝組織,包括KNDO在內。以後,凡是克倫族的武裝組織都可統稱為Kawthoolei軍,Kawthoolei就是克倫邦,即克倫族的國土。

聆聽緬甸平民聲音

雖然KNDO與緬甸政府對立,Nerdah卻說「我抗爭並不因為我痛恨緬甸人,而是因為愛緬甸人。」他的願景,是建立一個民主緬甸,自由緬甸,和聯邦制的緬甸。同時,他呼籲國際社會,在緬甸投資前,要認清當地局勢,接觸當地人,了解緬甸的人權狀況。為了利益盲目支持政府,只會成為幫兇,榨取六千萬緬甸人民的血汗,間接殺害緬甸的百姓。

或者你會訝異,緬甸局勢比想像中複雜。但其實很多緬甸境內的人民,跟我們一樣,就只知道昂山素姬。看完Nerdah的故事,如果你願意聆聽更多緬甸人民的聲音、緬甸難民的故事,請支持Burma Link在Indiegogo的群眾集資。他們的計劃,是希望在緬甸境內出版這些故事,讓緬甸人知道自己的處境、難民營的現狀、國家的實況。目前,他們還未籌到目標金額,你的支持,可以令緬甸難民的聲音廣傳。

 

作者簡介:泰緬邊境美索(Mae Sot)是緬甸難民的集中地,這些難民都背負著沉重撐的緬甸故事。作者將到美索當地做義工,透過翻譯、轉載和親身採訪,呈現真實的難民面貌。緬甸,不只有昂山素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