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境來人 (2) — 等待難民身份的R

2015/5/25 — 13:10

難民日復一日地在難民營過活,被迫遣返的恐懼一直伴隨他們。

難民日復一日地在難民營過活,被迫遣返的恐懼一直伴隨他們。

【文:Thy】

近日,滯留公海的緬甸難民成為國際焦點,泰國政府指這批難民並非來自戰地,故不會收容他們。雖然泰國向來是緬甸難民的集中地,但泰國政府正逐漸收緊對他們的管制,難民們惶惶不可終日。來自緬甸帕安(Hpa An)的克倫族難民R,告訴我們難民營的嚴峻形勢。

不對勁的難民營

廣告

R在父親被殺後,自覺安全受脅,便逃難到泰緬邊境的美拉難民營(Mae La Camp)。他在難民營得到了學習機會,並成為了一名教師。來了將近十年的日子,他觀察到難民營正悄悄起著變化。

他憶述,以前每個月可領到兩次口糧,現在一個月只能領一次,而且份量減少。他不敢再像以前那樣,到其他難民家吃飯,生怕大家的口糧都不夠。除了糧食問題,他發現難民營的老師大都負債,微薄的薪水根本追不上急漲的物價。不只老師,連醫護人員都面對這種困局。各樣的端倪,令R感到莫名的恐懼。

廣告

被閒置的難民

有人責怪難民這樣無所事事,只在白領口糧,不值得同情。但事實上,他們很想到外面找工作,只是難民營不准許他們外出。同時,營內的工作機會很少,故難民大多失業,只能靠口糧過活。不只就業機會,他們連人身自由也受到限制。以前,他們可以自由走動,甚或到營外踢足球。R形容走在街上的感覺,對他們來說,就像走在沙灘上般自在(When we walk on the road, we feel like we are on the beach.)。

自去年起,難民營的出入口被封鎖,禁止難民外出,晚上九時後便要待在家中。R甚至聽聞泰國軍隊會來搜查,如果查出沒有聯合國難民署(UNHCR)登記的難民,就會遣送他們回緬甸,情況就如對待1987年的柬甫寨難民一般,而R正是沒有UNHCR登記的難民之一。

永不回首的地獄

難民營的資訊渠道有限,流言滿天飛。有時R聽到UNHCR要來登記難民身份,送他們到第三世界國家;有時又聽到要遣返難民的消息。最近,UNHCR在難民的家加設信箱,R認為這是為了派送遣返通知信。難民們都不敢拆開來信,不敢接受殘酷的事實。

R一方面不滿自己的現狀,一方面又為身處難民營感到知足。他知道比起緬甸,這裡始終安全得多。近年,緬甸政府不斷掠奪人民的土地,以土地吸引外資。難民們的家園、耕地早已收歸國有,遣返等於迫他們上絕路。在軍政府統治下,他們的財產朝不保夕,沒有任何保障。在R心目中,「地獄」是緬甸的代名詞,是個他不願再回去的地方。

現在,R每天都活在矛盾之中,恐懼過去又擔憂現狀。他最渴望的並不是回到緬甸,而是一個卑微的難民身份,能夠名正言順工作、自食其力的機會。R的故事來自Burma Link的採訪,如果你願意聆聽更多緬甸人民的聲音、緬甸難民的故事,請支持Burma Link在Indiegogo的群眾集資。他們的計劃,是希望在緬甸境內出版這些故事,讓緬甸人知道自己的處境、難民營的現狀、國家的實況。目前,他們還未籌到目標金額,你的支持,可以令緬甸難民的聲音廣傳。

(作者簡介:泰緬邊境美索(Mae Sot)是緬甸難民的集中地,這些難民都背負著沉重的緬甸故事。作者將到美索的NGO Burma Link做義工,透過翻譯、整理Burma Link的訪問稿,以及親身採訪,呈現真實的難民面貌。希望令更多人知道,緬甸除了翁山素姬,還有許多默默無聞的鬥士。)

美拉難民營的小市集。 (Photo: Oil Jiraporn)

美拉難民營的小市集。 (Photo: Oil Jiraporn)

難民營空間有限,房子密密麻麻地建在一起。 (Photo: Ariana Zarleen)

難民營空間有限,房子密密麻麻地建在一起。 (Photo: Ariana Zarlee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