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刑離你很遠?

2015/7/3 — 13:18

跑手於添馬公園出發,一同向中山公園進發

跑手於添馬公園出發,一同向中山公園進發

Claudia Medina 是三子之母,與孩子和丈夫一同居於墨西哥東部的Veracruz City。本來一家五口過著安穩的日子,豈料2012年8月某個凌晨,一群海軍陸戰隊破門闖進Claudia的家,綁住她的雙手、蒙住她的眼睛,把她拉上一輛卡車,載到當地一處海軍基地。

海軍在那裡對她進行電擊,用塑膠布裹住她的身體再拳打腳踢,以免留下瘀青;還性侵犯她,然後將她綁在戶外的椅子上,任她被午後炙熱的日光曝曬。第二天,Claudia被強迫簽署一份供詞,但連內容都沒讓她看過 – 接著就把她押上媒體示眾,說她是個危險罪犯。如是這般,這位本是過著平常生活的女子,無端就背上「罪犯」之名;除了身體上的傷害,也受到很大的心理壓力。

Claudia 獲保釋外出後,就被控告的兩宗案件上訴;亦設法向一位法官申訴遭到酷刑,該法官也下令調查,然而負責調查的聯邦檢察署(Federal Attorney General's Office)卻置之不理;國際特赦組織自2014年起為她聯署和聲援,至今年2月,墨西哥法院確認Claudia當初是因為受到酷刑而被迫招供,因此撤銷她所有控罪。但是,針對施以酷刑者的調查仍未有任何消息,亦未有人因此被起訴。雖然她個人得到平反,但Claudia 表示仍想繼續爭取 – 因為她不想再有和她一樣無辜的人,平白遭受酷刑。因此她仍繼續會聯同國際特赦組織進行聯署,要求墨西哥聯邦檢察署就Claudia受到酷刑的投訴,盡快展開全面而公正的調查,並公佈調查結果、將施暴者繩之於法,以防止同類事件再度發生。

廣告

縱使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適用於158個國家,但在世界各地,酷刑的情況仍是此起彼落地發生。過去5年間,國際特赦組織已針對全球141個國家的酷刑情況進行報告。

為提升港人對酷刑的意識和關注,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於剛過去的「國際聲援酷刑倖存者日」(6月26日)舉行了「跑出人權」活動;活動吸引超過80人報名參與;「跑出人權」設有兩個酷刑體驗環節,參加者除了需要做出具難度的指定動作外,還需受到飾演教官的工作人員喝罵及於身上蓋上相關罪名的印章,體驗酷刑受害者所承受的心理壓力。活動當天我們邀得在佔領運動期間受到七名警員拖至「暗角」毆打達4分鐘的曾健超協助主持其中一個酷刑環節;和Claudia 一樣,曾健超曾就他受到不人道對待投訴及報案,但至今仍未有任何人被起訴,涉案警員只是停職,但仍繼續支薪。這和Claudia 的情況有點相似 – 要是沒有獨立而公正的調查,並對違規者作出適合的懲處,酷刑及不人道的行為,將難以杜絕。

廣告

我們縱是小市民,但我們相信若大家能夠一起發聲,將會相當有力量。讓我們一起繼續關注酷刑,敦促政府盡快調查及盡力避免執法時出現的酷刑或不人道行為!大家可關注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網頁facebook 專頁,接收最新的人權消息!


曾健超出席,支持「跑出人權」

曾健超出席,支持「跑出人權」

參加者沿途需受到酷刑體驗,並蓋上「尋釁滋事罪」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印章以示定罪

參加者沿途需受到酷刑體驗,並蓋上「尋釁滋事罪」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印章以示定罪

 

延伸閱讀:Justice in Mexico: “I will not allow even one more woman to be tortured in Mexic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