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北韓金正男被殺一事的一些觀察

2017/2/16 — 14:56

金正男、金正恩

金正男、金正恩

一直選擇流亡海外,未有對回歸北韓爭取成為權力繼任人的已故北韓領袖金正日的長子金正男,周一早上忽然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準備飛回澳門家中的途中,在機場內被兩名來歷不明的女子,在其面上噴上有毒液體後被暗殺身亡。

事件在昨日傍晚被媒體公開以後,大部份評論都把金正男遇害一事,劍指是其弟弟,亦即今天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所為,而背後的動機就是擔心其長兄的存在,對其權力擁有莫大的政治威脅,因而選擇「先下手為強」,下毒手行刺其哥哥。無論是誰下手,金正男忽然被殺,對北韓政權內部的震盪,還有中朝以至東北亞局勢發展,都會帶來 一些免不了的影響。

廣告

(1) 金正恩是下令者?

金正男因其母親成蕙琳不是金正日本人的「正印」夫人,一直被流放在海外讀書直至長大才回北韓。期間,金正日已早再結識了高容姬,即亦金正恩的媽媽,金正日因而對金正男關係也慢慢轉淡,後來更早於金正男的表哥李韓永於1982年變節以後,他已被剔除在金正日的繼任人名單之內,比外界以為因為他於2001被發現持假的多明尼加護照入境日本的醜聞後才被金正日放棄更早。就在2000年代以後,眼見不再獲得父親信任,金正男決定與母親的家人一同離開北韓,一直有傳在歐洲、澳門與東南亞不定期居住,而且以管理父親在海外的地下資產的身份,維持生計。當然,金正男在2010年曾經透過與日本記者五味洋治的接觸,向媒體透過他反對金正恩的三代世襲統治,但一直以來他未再有展露出對回歸北韓,並與弟弟正恩爭權奪利的政治野心,安於定居海外過著奢華的生活。

廣告

當然,不少意見認為金正恩是這一次對兄長施下毒手的主謀,並指出金正男的存在,姑勿論他的政治取態,就是對金正恩在北韓中央集權的最大障礙,需要心狠手辣地清除這個在白頭山血統內極具威脅的潛在對手,因而這便能解釋到為何金正恩自2012年後多番意圖要暗殺金正男,就是要達到這個目的。

(2) 無權力慾,但要變節?

金正男被暗殺,據馬來西亞的警方公開的資料,兩位執行殺人任務的行刺者,都不是北韓人,迄今為止已知其中一位是越南國民。從以往北韓分派執行海外暗殺任務,都是依靠國家訓練的特務來執行有關命令,並在百分百效忠政權下確保事件不會有絲毫差錯。然而,這一次如果如外界所猜測是金正恩下達的「行刺令」,那麼又為何會選擇非北韓人來執行如此危險,而且不能失敗與猶豫的殺人任務?

若然要說是其弟弟金正恩下的決定,單是國內權力被挑戰的會可能性有限,畢竟金正男已有一段頗長的時間未有踏足北韓,對今天北韓政治形勢變化了解遠不及大權在握的金正恩。單憑這一點觀察,金正恩對金正男的戒心顯然未至於要以置他於死地。但是,如金正男有另一政治企圖,尤其在近年外界有不少評論指出他曾經多次向南韓或美國提出要求尋求政治庇護,決定變節北韓。若然這一點消息屬實,反而才是對今天金正恩政權最大的威脅。

就在前北韓駐英國大使館公使大永浩在變節南韓後向媒體公開有關北韓金正恩政權的現狀,他也表明在2016年以後金正恩政權最大的危機在於越來越多權力核心的北韓政府高層決定脫北,一來這會造成鼓吹效應,使更多特權中人變節並讓北韓中央權力瓦解,而且他們變節以後更會把手握的北韓權力機密情報,轉交南韓或美國,嚴重威脅北韓的國家安全。若然金正男有意變節的傳聞屬實,這或許是導致金正恩決定下毒手的最大誘因。

(3) 北韓特務執行暗殺?

姑勿論最終的調查結果是究竟那兩位向金正男執行暗殺任務的女子是越南人還是來自北韓,她們二人所採取用的暗殺武器,也與北韓歷史上多次在海外針對北韓脫北者或南韓保守派人士,施行暗殺時運用的手段,也有異曲同工之處。

北韓國家訓練的間諜,在海外執行暗殺任務時,一般都是以殺傷性極強的毒藥來完成。就如2011年從北韓變節到南韓,後來並成為批評北韓人權的社運家朴尚學,便曾經在中國進行北韓人權工作時被北韓間諜暗殺。行刺失敗後,警方在他身上找到兩支毒槍,一支毒針和毒藥膠囊。當中在毒針上注入的毒藥,足以在短時間內使人心臟停頓死亡,都是北韓特務慣常使用的殺人武器。另外,曾經也有南韓教會中人在丹東一帶協助北韓脫北者,結果被北韓派來的間諜以毒筆暗殺身亡。這支殺人筆的模樣,亦曾經在劇集《太陽的後裔》中出現,當時亦是在北韓軍人身上攜帶著。

(4) 影響南韓政局?

選擇在父親金正日誕辰紀念日前,暗殺其同父異母的長兄金正男,動機固然令人感到撲朔迷離,而且3月份在即亦是美韓舉行例行大型軍演的局域敏感時期,金正男忽然被暗殺,亦加添了北韓會如何回應特朗普上台後首次美韓軍演的變數。但要數即時對政治較大影響的地方,想必是38線對岸的南韓政治。

朴槿惠被國會彈劾,政權暫交由國務總理黃教安代行。隨著踏入2017年,姑勿論最終朴槿惠總統一職會否提早被憲法法院拉下台,今年內南韓將會迎來新一任總統。如箭在弦的南韓總統大選,就在前聯合國秘書長瀋基文宣佈不角逐參選後,便出現了群雄混戰的結局。本來一直在民望一直領先的最大在野「共同民主黨」代表文在寅,在進入2月份以後被同屬共同民主黨的忠清南道知事安熙正力追,叮噹馬頭。但就在在野力量本來勢如破竹地滿以為可以抱持著民望威勢,重奪青瓦台一位之時,便發生了金正男被暗殺一事。

多年來,往往在大選年間發生的北韓事端,雖然不能對最終左右大局帶來極具關鍵性的影響,但對民意拉鋸的反彈,卻或多或少帶來一些波瀾,尤其如在上屆總統大選時來自保守派的候選人朴槿惠,便建構在野黨的候選人文在寅的「親北韓傾向」,動用國情院的特工在網絡上製造虛假輿論攻擊對手,最終使文在寅落敗收場。早陣子根據南韓媒體報導,有傳當年朴槿惠在競選期間,曾經透過金正男的渠道去信金正日,遊說在北韓成立一個受朴槿惠影響的基金會。另外,時任保守派總統李明博也在同一時間曾遊說金正男變節南韓。可見在大選年間「製造」北韓議題一向是南韓保守派的慣常競選策略,目的是在國內形做國家安全的話題,讓選民更偏向支持以確保國家安全為口號的保守派別候選人。

今天發生了金正男被殺事件,南韓國內已有不少評論要求多位有意參選總統的政治人物表態,對北韓態度較為溫和與重視對話接觸的進步派別,往往在北韓議題上較為被動。可想而知,金正男忽然被暗殺,對整個在野陣營的衝擊,還有保守派如何把握機會反擊,絕對是極為耐人尋味的考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