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聯酋冰公主 — Zahra Lari

2016/4/20 — 18:29

外號冰公主、21歲的Zahra。(圖片來源:UCLA Femmagazine網站 )

外號冰公主、21歲的Zahra。(圖片來源:UCLA Femmagazine網站 )

冬季奧運會五隻字,感覺就是由白色與金色繪成,白色是雪是肌膚,金色是髮色與陽光,就算偶爾有黃皮膚黑皮膚選手,慣性思維總告訴你,這是極北之地歐美諸國的優雅玩意。

至少,大部份人不會將這事跟非洲或中東沙漠等地掛勾,當這些地方一年整體降雨量平均不多於一支可樂瓶,要落雪,恐怕全國人民有冤案也不會見飛霜。

然而,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有一位頭戴伊斯蘭頭巾、外號冰公主的21歲女孩,正日夜加以苦練,希望奪取2018年南韓平昌冬季奧運會的參賽資格。記住她的名字,Zahra Lari,2年後可能是阿聯酋首位冬季奧運選手,戴著頭巾在溜冰場上翩翩起舞。

廣告

傳奇的開端不一定不平凡。Zahra大約12歲的時候,才因為觀看迪士尼卡通片《冰公主》而迷上了溜冰,「看見人們透過一片刀片在冰上自由自在的滑行,太不可思議了!」只曾在學校體育課學體操芭蕾的女孩,沒有想過自己是否具有天份或運動神經,就這樣裁進以石油換取以成的冰海之中。

最初她立定主意,只想掌握基本滑行方法就可以,但後來她卻被那些炫目的旋轉與跳躍所徹底吸引,決定花更多時間去練習。母親最初反對,但後來常在場邊等待的她被女兒毅力所感動,轉為支持她,剩下的反對者就是一直疼愛有加的父親。

廣告

「我知道他很疼我,他覺得我太認真看待溜冰這事,也覺得我長大了,是時候要結束這玩意。」一次,Zahra本來要參加一項國內比賽,卻被她父親拒絕了,「他不準我參賽,但陪我一起到場為同學打氣,大概是他看到我替同學感到如此高興,又對自己無法參賽而無比失望的樣子吧,之後,她就沒有再反對我玩這個。」

因為諒解,父母成為她最忠實的支持者,讓她有了動力,朝職業溜冰手的方向邁進,每天練習4至7個小時,不管是場上的滑動,還是場外的身體訓練,她都挺著牙關堅持下去,難得的是她未有違背自己對父母的承諾能兼顧學業,她現時為當地阿布扎比大學學生,主修環境衞生安全。

隨著Zahra技術越來越進步,有個更偉大的願望,開始在心中茁壯成長:「我希望能夠出戰冬奧!這不但證明伊斯蘭女人做得到,也證明來自沙漠的人,一樣可以在冰上取得榮耀!」

早已代表阿聯酋出征意大利、匈牙利、斯洛伐克等地的Zahra,一直等待著機會,直至2013年,夢想大門卒之打開了一道小小的門縫:該國體育部門終一償所願,成為世界溜冰聯盟的成員,換言之,他們擁有參加冬奧的基本資格,而接下來順利獲得奧運入場券與否,就全看選手個人表現能否力壓群雄。

關於這點,Zahra滿有信心,因她相信每天所付出的訓練,一定會有所回報的。

奧運會上,越來越多帶上頭巾的運動選手在爭逐榮耀,這位被國民稱為「頭巾冰公主」的少女,希望不論是否伊斯蘭教徒,也能在她身上感受到一件重要的事。

「只要你相信自己的夢,努力朝那方向走,就算在沙漠也可以找到能滑行的冰。」

資料來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