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限制僱員佩戴十字架有違宗教自由嗎?從歐洲人權法庭案例談起

2015/7/24 — 22:41

【文:徐嘉穎】

香港有不同宗教信仰和實踐。有些宗教有衣飾規範,有些信眾會自行佩戴宗教象徵物。有時,僱員穿戴宗教衣飾或會牴觸工作機構的衣著守則。在多元民主社會中,到底在何種情況,僱主以工作衣著守則限制僱員上班佩戴宗教象徵物,有違宗教自由?

宗教自由是基本人權

廣告

人人有宗教信仰自由,受到《基本法》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保障。這不僅保障信與不信的自由,還包括「單獨或集體、公開或私下以禮拜、戒律、躬行及講授方式表示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不過,表示宗教或信仰的自由可受到限制,即經法律規定、符合「保障公共安全、秩序、衛生或風化或他人之基本權利自由」的合法目的、且以達到上述合法目的所必要者為限。

廣告

借鑑歐洲人權法庭案例

現時香港案例不多,需看他山之石,如歐洲人權法庭有關職場禁止穿戴宗教衣飾的案例。由於香港法庭經常援引歐洲人權法庭案例,其案例甚具參考價值。

在2013年Eweida and Chaplin v. the United Kingdom一案(判案書日期:2013年5月27日),歐洲人權法庭合併四宗個案審理,其中兩宗有關公司衣著守則禁止職員公開佩戴十字架,結果截然不同。

地勤戴十字架 無損公司形象

Eweida任職英國航空地勤職員。2006年5月,身穿制服的她佩戴顯而易見的十字架頸鍊,公開表示其基督教信仰,因而觸犯英航的衣著守則。但她拒絕跟從守則,遮掩十字架,英航於是在9月要求她放無薪假期。約一個月後,英航建議她改為文職,無需見客,不用穿著制服,但她堅拒不從。直至翌年2月英航修改衣著守則,職員獲得公司批准下,可展示宗教象徵物,她才復工。

法庭認為Eweida佩戴十字架頸鍊,屬於以禮拜、戒律或躬行表示其宗教信仰的自由,受到《歐洲人權公約》第9條保障。英航的職員衣著守則限制職員穿戴宗教象徵物,旨在維持公司形象,法庭認為有合法目的,但認為Eweida佩戴十字架,並不會影響其專業形象。再者,英航的職員衣著守則,本來就准許職員穿戴諸如錫克教頭巾帽(turban)和穆斯林罩袍的宗教衣物,也無證據顯示其損害英航形象。後來英航亦修訂衣著守則,容許職員公開穿戴宗教象徵飾物,反映早前禁令並非不可改變。因此,法庭認為英航不准Eweida公開佩戴十字架,侵犯了她表示宗教的自由。(段94-95)

護士帶十字架 違反衛生安全

Chaplin是一名基督徒,信教後一直戴十字架頸鍊。她任職公立醫院護士,在老人病房工作。然而,醫院的制服政策禁止僱員穿戴頸鍊,以免護理病人時造成損傷。若基於宗教或文化原因穿戴飾物,須獲直屬經理批准。2009年,Chaplin的經理認為頸鍊有可能會觸碰病人傷口,或若病人拉扯頸鍊,有傷害病人或護士的風險,基於安全考慮,要求她工作時除下十字架頸鍊,但她拒絕。經理亦建議她將頸鍊綑綁在護士名牌的繩索上,但她因執行護理工作時要移除名牌而拒絕。醫院於是要求她轉職其他臨時職位,但翌年職位裁減。她入稟勞資審裁處,指醫院直接和間接歧視她,但敗訴。她窮盡本地申訴機制後,入稟歐洲人權法庭。

法庭認為,在平衡Chaplin表示宗教的自由和醫院頸鍊禁令時,醫院基於保障護士和病人的健康和安全禁止護士戴十字架頸鍊,應予更大比重,當地法庭在此情況有很大裁量餘地,醫院經理比法庭更善於保障病房安全,加上她並不接受院方提出將十字架以襟針形式扣於制服上,或在制服入面穿著樽領上衣遮蓋頸鍊,因此法庭認為醫院限制並無違反比例原則和必要性原則,並無違反公約。(段98-99)

結論

由此可見,僱主限制僱員佩戴象徵宗教的衣飾是否構成侵犯宗教自由,須考慮個案情況的限制有否合法目的、是否符合民主社會所必要及是否合乎比例。譬如當表示宗教的權利與機構形象有衝突時,須慎重考慮前者及損害形象的證據,但當平衡表示宗教的權利與病房安全,牽涉生命與公共衛生,則予更大比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