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限韓令下大陸的「兩個釜山」政策

2017/3/23 — 19:3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近期中韓關係隨著南韓決定與美國合作,在國內設立具防衛北韓發射導彈威脅功能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後便越趨惡劣。據早前大陸宣佈暫停樂天百貨在中國的投資項目,另外內地市民捲起了大規模的「反韓」罷買浪潮,還有建議內地旅行社停辦到南韓的遊客團後,從上周起首爾街頭上的確少了大部份從中國而來觀光客的蹤影,中韓的經貿與文化交往無可否認地呈現了近年來最大的陰霾狀態。

正在中韓兩地民眾產生了史無前例的敵視對方氣氛下,中韓兩國的足球代表隊卻將於這個極敏感時間,於湖南長沙進行 2018 世界杯足球賽亞洲區資格賽第三輪分組的「中韓」對壘,未知在球場上兩國球員短兵相接,會否造成更大的場外球迷衝突。但就未正式開球之前,最近中韓的經濟拉鋸戰中,又發生了另一場叫人感到耐人尋味的糾紛。

根據南韓貿易協會收到國內對中國貿易企業的投訴情況,發現在過去一個多月間發生了 67 單,在出口通關至中國內地的貨物中,出現異常的延誤問題。例如有一間南韓企業出口一批機械零件至上海碼頭時,卻發現了有一批已於 2 月 10 日抵達中國海關的零件,卻一直未被報關通過。後來經過訪尋調查,原來是內地通關人員,因為要求出口商把原有作為出口地城市「釜山」的英文名稱「Busan」,改為「Pusan」,並且要求把在貨物上印有的報關日期「10-03-2017」中的連字號刪去,才被放關通過。

廣告

當然,我們知道在不少通商貿易慣例上,釜山的英文名稱「Busan」與「Pusan」也具有同樣的認定地位,即是寫上「Busan」或是「Pusan」未有很大分別。但其實隨著 2000 年當南韓政府通過劃一官方規定,以新式且較合乎韓語發音的「Busan」取代昔日的「Pusan」以後,中國大陸通關人員也一直樂意配合,不分兩者寫法同樣會為出口商妥善安排報關工作。然而忽然到 2017年 3 月時卻又推倒重來,表示只接受舊有寫法,這些安排轉變雖然在工作人員口中表示不牽涉到任何政治原因,但偏偏就在中韓關係跌入低谷時候出現,瓜田李下,總是叫少不免聯想到是與「限韓令」有關。

話雖說回來,「Pusan」與「Busan」的英語拼音寫法分別,是源自於兩套不同的從韓文到拉丁文字轉寫方法。早於昔日外國人學習韓語時,與其他語言類似,他們都是以羅馬拼音把原有語言的音調轉換,成為一個以英語字母拼音的字詞,讓他們可讀出來。1939 年兩位美國人 George M. McCune 與 Edwin O. Reischauer 創立了以他們二人名字命名的「馬科恩 - 賴肖爾表記法」,就是讓韓語透過羅馬字母轉拼出來。但當時轉拼為英文字的時候,為了保持韓語發音的標準,他們也會在適當的字母上,加上「上加符號」作出發音區分。

廣告

可是,由於書寫繁複,在採用「馬科恩 - 賴肖爾表記法」一段日子以後,不少人也慢慢約定俗成地只以英文字母標出韓語的發音,卻省去了應有的「上加符號」,結果便造成了讀音出錯的問題。例如韓國西江大學的英文拼音的正確讀法為「Sŏgang」,有位於漢江西邊大學的意思。然而隨著約定俗成,不少人也改為簡單地寫成「Sogang」,讀音便曲譯了原有意思,變成了「小江大學」,容易引起誤會。

因而到了 2000 年,南韓政府便頒下新政策,把原有的「馬科恩-賴肖爾表記法」修改為「新羅馬字表記法」,將當中的舊有的「K」、「T」、「P」、「S」、「Sh」與「Ch」,還有「ŏ」與「ǔ」的拼音,一律劃一修正為「G」、「D」、「B」、「S」、「J」與「Eo」及「Eu」。結果,就是從那時開始,原有的釜山英文寫法「Pusan」,便在2000年以後改為「Busan」。

17 年後的今天,當然要全面取締舊有拼音寫法,還不容易。且從經貿通商的角度考慮,以方便、慣常與易明的方式表達同一地方意思,轉變與否其實也不至於影響太大。只是今次中國海關卻忽然反17年來的慣例而行,不接受「Busan」而只接受「Pusan」,背後的考慮卻是叫人感到無比耐人尋味。

---
參考()、(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