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難民母親的「To-Do List」

2016/6/20 — 13:55

對於大部分母親,每天的生活待辦事項一般都圍繞著做飯、接送子女、上班、打掃、陪孩子做功課和哄孩子睡覺。在某些方面來看,難民母親的日常生活亦如是。她們也為家庭做很多同樣事情。只是,對於那些因戰禍逃離家園的母親來說,要完成這些事情殊不相同。

今日(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我們根據宣明會工作地區的難民和境內流徙者的經驗,整合了以下的資料,一起看看難民母親每天在做什麼:

廣告

今天的日程表:

廣告

洗澡,迎接新一天

我們的「家」沒有浴室,所以,我要包好沐浴用品,到外面排隊洗澡。

在約旦和伊拉克,多達50人共用一間浴室。

每天洗澡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我們常常都要穿著相同的衣服去睡覺。

這裡難有私隱,令我不僅為自己,也為11歲的女兒而擔心。

送孩子上學去

在我們所住的帳篷,有一個學前教育中心,由在這裡工作的救援組織所開辦,預備孩子去上學。如果他們沒有準備好進入黎巴嫩的學校,他們就無法跟上。

坦白地說,我們擁有它已很幸運――不是每個營地或營帳區也有這個地方。

但是,我的兒子奧馬爾(Omar)只是站在門外,看著其他孩子玩耍。他很猶豫,有時會踏前幾步。我可以告訴你們,他想留下來,但他不能完全做到。

我知道自己太保護孩子。我不知道怎能讓他在營地四周自由活動。我想保證他的安全,但是,這裡與我們在敘利亞時的家和社區的結構與安全情況很不同。

帶孩子上班

我們沒有一個教育中心――即使有了,我們也無法負擔使用費。如果我們不工作―― 我們所有人――都無法繳付這裡的租金。

因此,我們製造和搬運磚塊,每塊賺到八角。

我12歲的孩子祖瑪(Jomaa)很懷念上學的日子。他說已經忘記了以往所學到的。

我四歲的孩子薩得(Saad)應該去玩耍,而不是去鏟磚的灰燼。我們曾找出一個舊玩具消防車,他也不知道怎麼玩。他已經忘記了如何玩耍。

洗衣服

我們沒有洗衣機或乾衣機,所以,洗衣服添了很多步驟:首先是生火,從水箱取水並煮沸,再浸泡及擦洗衣服。然後,掛在外面晾乾。

如果太陽出來了,衣服應該可以在當天乾透。衣服沾上塵土和像煙霧的氣味,但還是比晾在室內為佳。因為下雨或下雪時,把衣服掛在室內數天,也不會真正乾透。

帶孩子去看醫生

檢查巴士時間表,因為我們必須轉車才去到醫生那兒。

我有時候沒有車費,所以,只有帶著孩子走路去。

賈馬(Jamal)喜歡到物理治療師那兒,因為這對他受傷的腳有很大幫助,他們也對他很友善。但是,我們很難負擔治療的費用。

打掃及陪孩子做功課

折疊妥當昨晚睡過的床墊和毛毯。我們一家七口住在一個帳篷裡,也是我們的作息間。

我們把鞋子放在門口,但是,乾燥時,地面塵土飛揚;雨天時,又佈滿泥濘。所以,我覺得自己總是常常在打掃。

我努力保持帳篷清潔,令它成為一個更好居住地方。我在垃圾中找到麵粉袋,把它縫合起來,造成帳篷的牆壁。我也發現了一些布料,用來裝飾帳篷裡面。

致電身處敘利亞的丈夫

我的丈夫是長子。所以,他要留在敘利亞,照顧他的家人。

他說那裡被圍困,有空襲、炸彈。我們非常擔心他的生命安危。

他不能從敘利亞致電給我。所以,我有時致電給他,也一直祈禱著他會接聽。

孩子需要父親,他們需要安全感,以及感到自己的家庭是完整的。孩子想念他,我真希望他在這裡,和我們在一起。

教導子女

我的孩子幸運地不用工作,但是,也沒有途徑送他去兒童中心。我很擔心他會自己跑得太遠。

我想孩子每天會問近萬次:「媽媽,我們可以做甚麼?」他們時常都很悶。我看到有的孩子只是在營帳區內到處跑,我不想我的孩子這樣做。

孩子總是在打架,令人筋疲力竭。

煮晚飯

我重複百萬遍地告訴孩子:「是的,我們的晚餐又是馬鈴薯。」這是我們唯一能夠負擔給我們11個吃的食物。

用了整個下午,才把所有食物去皮、切碎和煮熟。

我們用明火煮飯。在部分伊拉克地區,人們只可以共用一個單頭煮食爐。

無論怎樣,這好像是在露營。但請相信我,當你已經在此數月或數年,露營不再有趣。

哄孩子睡覺

拉出早上捲起的床墊和毛毯。

我們說晚安,孩子卻不睡覺。當他們入睡,便時常會對所經歷的事情做惡夢。

數月前,我們的農場被轟炸,我的丈夫死了。我和三個孩子發現他的屍體,我感到很無助,不知如何去保護和安慰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永遠無法忘記所看到的情景。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數字,目前全球約有6,000萬人被迫流離失所,當中包括約2,000萬名難民、3,820萬名國內流徙者和180萬名尋求政治庇護者。難民中更有超過一半為兒童。

面對生活上諸多的不足,母親要照顧這群流離失所的孩子,真是難上加難。希望你願意向他們伸出援手(請按連結 )。

 

文:宣明會傳訊主任龔小明

圖:宣明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