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韓劇《我的黃金光輝人生》 — 從「想像癌」談到 21 世紀的父親角色

2018/1/17 — 11:59

《我的黃金光輝人生》(황금빛 내 인생)宣傳照

《我的黃金光輝人生》(황금빛 내 인생)宣傳照

近月每到周末時候,追看人氣不斷高企的 KBS 人氣周末連續劇《我的黃金光輝人生》(황금빛 내 인생),便成了留在家中最主要的活動之一。已在第 30 集時打破了收視 40% 的大關,成為韓國人稱為「國民劇集」的指標後,在剛剛過去周日播出的第 38 集裡,《我的黃金光輝人生》更也再接再厲地創下更高的收視紀錄,錄得 43.2%,是該劇播出迄今以來最高的收視成績。看著此收視勢頭,突破 45%,甚或至在大結局前後衝上更高的收視率,發生的機會看來越見越濃。

《我的黃金光輝人生》的收視屢創新高,男主角崔度京(朴施厚 飾)與女主角徐知安(申惠善 飾)二人因家庭關係而未能相愛的苦戀狀況,固然是叫觀眾沉醉得欲罷不能,每到周末總要留在電視機前死守本放的主因。但愛情線以外,此劇另一具感染力的地方,其實在於觀眾尤其關心作為女主角知安的一家之主,父親徐太秀(千虎珍 飾)在面對家庭關係破裂以後,因得不兒女的諒解而心碎得只想借面對絕症降臨在自己身上時,作為解脫而離家出走,從此與家人永別。那一段究竟父親會否鬱鬱而終,還是能與家人破鏡重圓,更是此劇最叫人動容的情節。

在剛播出的第 38 集裡,我們最終知道父親徐太秀一直以來以為自己患上胃癌,並借以死亡臨近而決議離家人而去,但卻在經醫生確診以後,發現原來那只是虛驚。實際上徐太秀根本沒有患上任何癌症,而他表現出與癌症類似的病徵,原因是他過份擔憂自己會患上家族遺傳的胃癌,因憂心而衍生出的「健康憂慮症」而已。然而,在醫生眼中,他認為父親徐太秀面對的問題,雖不是癌症,但卻比解決癌症更棘手。因為他其實是在想像自己患上癌症,希望借患癌而逃避現世家庭上帶給他的痛苦,並能早日脫離苦海。當時,劇集上醫生便把徐太秀患的心理病,稱為「想像癌」(상상암)

廣告

劇集播出以後,當晚在韓國最大的網上搜尋引擎 Naver 上,這個「想像癌」字眼,便忽然榮登韓國網民搜尋關鍵詞的首位。因為從沒有聽過這個疾病名稱,結果後來有不少媒體也追訪相關韓國醫生,查詢有關「想像癌」是否存在的問題。當然,從那些醫生的口中得知,我們知道根本從來不存在劇中所說的「想像癌」,這其實只是劇集製作團隊,借有些女性雖未有懷孕,但身體卻忽然呈現種種懷孕時的徵狀時,那種名叫「想像懷孕」的類似心理情形,來把它轉化為表達出劇中父親徐太秀因想借患癌而脫離現世苦海,那種同類型的心理病況,因而說成是「想像癌」而已。

這種「想像癌」雖然說來有點荒唐,但若能從故事發展與劇情結構流程角度考慮,其實編劇在設定父親徐太秀在經歷家庭關係破碎後,患上這種心理病,也是有它計算合理之處,因為至少它能夠帶出觀眾,更可集中焦點反思家中父親,其實一直承受著巨大家庭壓力,但卻往往得不到至親在心靈上的支持與慰藉,久而久之便因對家人的失望而引發了心理病,生無可戀地只想借死亡來逃避家庭關係的更大問題。

廣告

韓國的影視文藝作品中,大多都是以母親對子女的愛,作為談論家人親情關係中最主要的題材,反之父愛卻是往往被人忽略。 2000 年的一部韓國小說《刺魚》(가시고기),卻是鮮有地以講述一位對患上癌症的兒子,照顧得無微不至,甚至甘願奉獻上自己性命的慈父,與他的兒子關係撰寫成的小說故事。不但打動了不少韓國讀者的內心,更成為當年韓國年度最感人小說作品。故事中,最感人有關父愛的地方,就是看著勢利的家人,因知道兒子患上白血病而逐一離去,但父親卻對他不離不棄,連自己因照顧兒子後也不幸同樣患上癌症,因不想兒子擔心而未有跟他告知,只在一直留守在兒子身邊,出賣自己的器官來換以金錢,為兒子續命,自己最終卻獨自死去。

借 2000 年的小說《刺魚》,來反思 2018 年劇集《我的黃金光輝人生》中談論的父親與家人關係,其實也有它異曲同工之處。劇中的父親徐太秀,本來一家人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後來他卻因為生意失敗,破產而導致家道中落。但作為一家之主,徐太秀卻未有把生活之苦帶回家中,一直咬緊牙關地為照顧妻子與四兄弟姊妹而繼續奮力工作。奮鬥了一輩子,可惜的是,自從家庭環境出現變化以後,不論是妻子,連帶幾位子女終日也只對他因破產,而令家人生活越見困苦而埋怨:大兒子因經濟問題而責罵父親,自己未能與女友結婚;女兒知安卻一直抱怨因父親破產,令她根本找不到理想的工作。

受盡良心責難,覺得自己未有盡下照顧家人責任的父親徐太秀,自覺也是這場家庭糾紛的受害人,只可惜家人卻未有對他的處境給予應有的體諒與同情,慢慢他深感他作為家中的父親,其實只不過是一位「在家庭生活富足時才有存在感」的過客而已。因而,對家庭從此失望的徐太秀,結果竟然希望借患上家庭遺傳的癌症,作為他口中的「上天給予的禮物」,來擺脫現世家庭中帶給他無比束縛的痛苦。所以,劇中最叫諷刺的地方,卻是當徐太秀以為自己患癌的時候,卻是流露出解脫的笑容,並且在死亡臨近前夕,才能換上新衣、拿起昔日自己心愛的吉他,一邊彈奏來找到久違的心靈安慰。

其實早於 90 年代末期,當韓國經濟陷入 IMF 的經濟危機之時,作為不少家庭內的經濟支柱,大量父親因被大企業面對的緊縮壓力而大舉開除。自此以後,與今天劇中的父親徐太秀一樣,他們不少不但繼續需要面對照顧家庭的經濟壓力,同時他們亦因個人經濟危機,成為家人責備的磨芯。踏入 2000 年代,在 IMF 以後的韓國社會,傳統家庭一一被瓦解,被冠以生意與工作失敗之名的父親,他們的存在也變得有名無實。另外,如劇中女主角知安對父親的批評,我們也經常聽到今天不少父親,也被下一代視為「時代的絆腳石」。久而久之,「父親」這個名詞的價值,亦漸漸地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以,安排劇中父親患上「想像癌」,其實並不是苦笑的鬧劇,而是叫作為觀眾的我們,也要透過劇集,細心反思 21 世紀的今天,當我們的社會主流,只會勢利地把父親視為「時代的絆腳石」,尤其忽視他們面對因家庭瓦解而萌生的無助感與壓力時,究竟我們其實是犯下多大的過錯?

 


影片來源:TSKS 韓劇社
翻譯:鳳凰天使
參考:https://goo.gl/ytRS9G / https://goo.gl/LDKM3B

發表意見